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小段子


周泽楷把脸洗干净后对着镜子,看着洗面槽旁的长条玻璃架上两个放置在一起不同色系的杯子,眼神不自觉放柔。抿了抿嘴后拿起新的刮胡刀,对着自己的脸比画着衡量下刀的弧度。

「小周要刮胡子吗?」身后突然传出的声音让周泽楷心一跳手一抖,锐利的刮刀差点要割到皮肤。

他放下手,回头看着刚刚出声的那个人。

叶修似乎是才刚爬起来,头发还有些凌乱,发稍乱七八糟地外翘,赤裸的身上除了内裤外就随意披了件外衣,看起来还像是周泽楷轮回的队服外套。他两手交叉,坦荡地就像现在身上穿着十分整齐,而他们两人昨天也没有滚了一夜的床单。就这么随意地倚靠在浴室门口,仰着头悠哉地看着周泽楷。

就算他身上留下许多暧昧的红痕,两条白净的长腿上还有少许没来得及清理干净而干涸掉的精液。

「……嗯。」或许是因为叶修的坦然影响到他,觉得没有必要表现得太过在意,周泽楷迟了一秒后就应了声。

「坐下。」叶修理所当然指挥着自己恋人,周泽楷也顺从地坐到了马桶上。

叶修用热水浸湿毛巾,稍稍拧干后转身就敷在周泽楷的脸上。那湿热的感觉覆盖在自己下巴与嘴上的感觉让周泽楷皱了下眉,却没有说话,只是直勾勾地望着叶修。

没有解释什么,叶修只是笑着用手指隔着毛巾抚摸着周泽楷的脸像在安抚也像在确认。

几分钟后热毛巾的温度已经降低,叶修这才拿开然后拿起瓶子挤出白色的泡沫,像在玩一样缓慢地涂抹在周泽楷脸颊、下巴及嘴唇周遭。甚至还当着周泽楷面吹了吹那浓密的白泡,看见年长的恋人在自己面前表现出那么轻松惬意,周泽楷忍不住脸上也浮现起笑意。

拿起刮刀,叶修仔细地顺着周泽楷的脸颊从上往下刮,毕竟不是自己的脸,叶修的动作虽快却十分轻柔。周泽楷能感觉到自己脸上贴附的白沫渐渐消失,还有刀片刮过皮肤时那种微妙的痒意。

因为这亲密的行为,叶修的身体极为靠近周泽楷,两腿岔开在马桶两侧,下半身几乎要贴上周泽楷的身上。

周泽楷上仰着头看着叶修认真的表情,似乎想把这个人一举一动都刻进自己脑海里。鼻腔里闻到的都是叶修身上的气味,甚至可以感受到那人身上传出的热度,这让他想起昨晚这个人也是如此靠近自己,因为自己的进攻在怀里颤抖,双腿紧挟住自己的腰上。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声音里带着浓厚的哭腔……他抿了抿嘴,努力将那些遐想都扔出脑袋。

叶修已经把泡沫大致刮过一遍,正在反过来用逆刀清理没刮干净的胡渣部份。甚至还用手指拉平周泽楷的脸皮,好将藏在下面的胡根都刮干净。这动作比之前更加缓慢,就怕一个不小心伤到周泽楷的皮肤。

最后拿起旁边毛巾将剩下的泡沫都擦干净,露出底下干净光滑的皮肤。

把刮胡刀往洗脸槽一丢,叶修手指压在周泽楷嘴唇上,恶作剧地隔着手指给了他一个吻。



=====


我觉得我的萌点一直在奇妙的地方。
比如攻受帮对方刮胡子或是受披着攻的衣服啥的……
……还有其实我觉得我需要个人把我打回去做正事Orz

评论(7)

热度(17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