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小段子

看到 http://chanpeho.lofter.com/post/224aef_130154b 这张图後群里小夥伴哀号着想看的梗。

试写了一点,虽然查了规则什麽的,不过还请……不要跟我较真……

=====


叶修目光落在桌台上白色的母球及以及被打散在各处的子球,脑袋里不停计算着角度和撞击轨道。

「文州,你还真是擅长给我找麻烦。」吁了口气,叶修不得不承认对方打出了一个漂亮的局。想要破这个局面,的确得花些心思。

「能让前辈称赞,深感荣幸。」嘴上虽这么说,站立于一旁的喻文州脸上可没有流露出一点想要谦虚的意思。

喻文州是个清楚自己弱点的人,但他同时也深知自己的优点,所以他永远用着自信且傲然的态度对着外界,就算面对的人是叶修也一样。

「六号球落三号袋。」叶修拿起自己手中那柄已经使用多年的球竿,利落地做出拉杆的动作。杆顶瞄准了那白色母球,就像已经上膛的枪,就差最终击出子弹的时刻。

叶修击球的姿势很标准,完全是教科书中描写的样板模式,但就算是这种标准姿势,由他做起来时却带着十足的优雅。

虽然王杰希说过那是最土的打法,但也没有人否认那也是最有效的打法。

喻文州眼睛顺着球竿一路过去,扣着球竿的手指,握住杆柄的手,那张一贯看起来有些漫不经心的脸上,锐利的眼神却出卖了身体的主人,接下去是那人弯下的背部、腰身……臀部。

砰的一声撞击声后,圆球在球台上骨溜溜地四处滚动。

六号球滚进了三号袋内,就如同叶修之前的宣告。喻文州不意外,因为那是原本散落的球中最能轻易解决的路线。

叶修还在想接下去要怎么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这个游戏时,喻文州却悄声贴近了他的身后。

「怎么?要对哥用美男计吗?」感受到背后传来的热度,叶修懒洋洋地问。

「如果叶神觉得我有这个资格的话。」喻文州声音里带笑,却是不否认。

他们身高差不多一般高,体型也相似,所以这种姿势时该贴近的都贴在一起,不该贴在一起的部位……当然也黏在一起。

喻文州的头埋在叶修颈窝上,就像交颈依偎在一起的鸟儿,只是少了羽毛的阻隔。

叶修可以感觉到喻文州的体温,喻文州也能感觉叶修身体上散发出的热度。

「这边可以用挑球。」嘴唇凑在对方白皙的耳垂边,喻文州轻声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呼吸的热气喷在叶修皮肤上,带来一股会让人烫伤的灼热。「之后会更轻松。」

喻文州手带着叶修的手举起球竿,叶修也没抵抗就这么让他轻松地掌控了主控权。他并没有想藉此支配对方,只是手把手地带着叶修找到了适当的位置,剩下的还是叶修自己出力。

这么近的距离,紧贴在一起的身体,喻文州可以感受到叶修身体上肌肉在蓄力,一直到出力那一瞬间的绷紧,甚至是调整姿势时那臀部从胯部摩擦过去的刺激。

如此甜蜜,如此折磨。

又一个带着鲜艳颜色的圆球落进了属于它的位置。

这是个游戏,属于两人间默契的游戏。


评论(8)

热度(202)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