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小段子

虽然这长度感觉并不怎麽像小段子……
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想写啥了……


=====



足以容纳百人左右的大厅内充斥着雪茄燃烧的气味、扑鼻的香水或是香粉的味道、红酒的香气,忙碌的仆从身影时不时在客人中穿梭,适时地递上新的一杯酒或是擦拭手用的热毛巾。

在吊灯下穿着各式豪华晚礼服的女士们很自然地分别聚集成几块小圈子,明明这是化装舞会,参与者都看不见其它人的脸,但划分出的圈子还是有着层次的差别。有部份是在炫耀着自己身上挂着的珠宝是用多少金币或是晶石买来的,抱怨着丈夫不知羞耻的找了新的情妇或是听说哪位夫人的新情人床上功夫如何老练并且可以坚持多长的时间。

男人们也一样分成了几个圈子,聚集在一起畅快地讨论国事或政策的,也有私下偷偷交换着投资情报的。聊着荤话题的那些人躲在一角,批评着参与这次舞会的女士们身材,哪些人看起来就是会在床上勾人的淫娃。

这些人唯一的共通点,就是享受着这面具带来的自由。其实他们可能猜出面具下是谁,但只要还戴着掩饰身份的面具,彼此之间就是陌生人。

这是只有少数人被允许参加的狂欢之宴。

喻文州深呼吸了一口气,觉得有种快窒息的缺氧感。他很想揭开遮住自己半张脸的面具,那面具虽说是上好的皮革制成,但皮肤不透气的感觉还是令人很不舒服。可是就算这样,他却还是有礼地回复着前面那些男人的话题,装出自己对他们口里所谓的新投资计划很感兴趣。

嘴上应合着,喻文州脑子里却已经开始走神想着其它的计划。

虽然他极不愿参加这种根本没有任何价值的舞会,但他的身份让他无从选择,就算他宁愿拿这时间多研究些遗落世纪的古魔法也一样。

他虽然是王国里最大几个佣兵团之一的团长,但同时他也是拥有贵族爵位的古老血统传承者。他贵族的身份需要他有时要跟这些人应酬打交道,就跟他在佣兵团里时需要接取任务并且去完成它一样,这些都是他应当要背负的责任。

或许是因为他的走神,所以他是第一个发现原本已经关闭的大厅门口走进一名新的客人。

那人脸上戴着足以完全遮住上半脸的黑色面具,面具上有着镂空的雕花及细碎的宝石,边缘上少数的金线让那面具呈现一种奢华感。可是跟面具给人的感觉不同,那位年轻男性身上穿着的黑色礼服质料很明显仅仅是过得去而已。

喻文州看着那人在大厅内像条滑不溜手的鱼一般悠哉灵活穿过人群,似乎是在寻找什么,却像是单纯来参观的不打算参与任何一个团体,这也让喻文州看不出他的目的。

只在一瞬间,他们两人的目光曾在空中交会过。

「……我先失陪了。」喻文州承认,那个人勾起了他的兴趣,所以他朝着原本交谈的对象们陪礼后,迈步向着那人所在的方向走去。

那名青年像是没有察觉到喻文州的接近,还是自在地漫步在人群中,直到被喻文州的身体遮住了去路。

面对这该是十分失礼的行为,对方却没有流露出一丝情绪的波动,只是笔直地注视着他。

那是双很有力量的眼睛。

这是喻文州对那个人的第一印象。

显得有些散乱的黑色头发、黑色的面具、如墨玉般黑色的瞳孔,三种不同的黑更衬出他肤色白皙,而在面具外的嘴角挂着微微向上的弧度。虽然半张脸都掩盖在面具下,但喻文州直觉认为对方应该长得很好看。虽然质料不怎么样,但那身黑色礼服还是很尽责地包裹住青年的身体,正确来讲,是太尽责了。剪裁合身的利落线条勾勒出对方精瘦修长的身体曲线,强调腰线的收窄设计更是突出了对方紧窄的腰际,不过喻文州长年与危险为伍所锻炼下来的眼力可以看出这人并不是外表上显露出的那么无害。

他在观察着对方同时,对方也同样在打量他。喻文州能察觉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却依旧保持着面上温和友善的笑容。

对每个人他一贯都以笑容相待,这是他的教养,却也是他的武器。

而在他面前的青年似乎完全放松了戒备,浑身散发着一种可以称作是慵懒的气氛,只是喻文州从来不敢大意。

因为他知道,这也可能是代表对自己的自信。

不管发生什么突发状况,都能够立刻做出反应并且反击的从容。

「很抱歉拦住你,不知道我有没有荣幸可以请问你是谁吗?」两人中是喻文州先开了口,他并不觉得先开口就代表主控权不在自己手上,更何况世上还有先发制人的说法。

「我以为这是化装舞会。」青年原本就往上的嘴角又挑高了几分,眼睛里却看不出配合的笑意。不明说参与者身份,是这里唯一被默认的规矩。

「是的,只是觉得你跟我知道的某位故人很像。」喻文州淡淡地笑着,不为所动。「基于一种怀念的心情罢了,请勿见怪。」

明明只是短短的交谈,喻文州却愕然发现他心中正愉悦地享受着与对方的对话。

是的,虽然是彼此试探的对话,却比之前跟那些脑子里只有金钱或是权势的那些人之间无聊的时间更为有趣。

看着对方那张像是看透喻文州心理的表情,他并不觉得尴尬,只是转动着头脑思量着接下去该如何反应时,却被青年突兀的行为给打断了思考。

不知道看到什么,原本还露出似笑非笑神情的青年对喻文州伸出了手,攀住他的脖子让两人的身体变得极为贴近,甚至接下去更是突然地送上了自己的嘴唇。

很柔软。喻文州脑袋中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只有这个感想。

他毫不客气地收下了这个吻,舌头放肆地撬开对方的唇瓣,侵入的舌头也跟着缠住了青年嘴里的软舌。

他们两人的位置原本就靠近墙边,喻文州不需要花多少力气就将对方压制在墙上,更是凶猛地掠夺着对方嘴里的空气。

喻文州的腿很霸道地卡在对方双腿间磨蹭着,一只手则伸到对方背后揉捏着那虽软却又紧实的臀瓣。像是在暗示什么般,隔着布料指尖不断从臀缝上掠过。

这种场合也有人不携带女伴,而是更乐于带着自己男宠出席。因为方便与同好交流,甚至是当场交换玩伴。

所以他们现在这种脱轨的行为并不少见,也没有引起太多人关注。

只有喻文州跟对方都明白这只是一场表演出来的戏,而现在明显失去优势的人是那名青年,喻文州也乐于在戏落幕前配合对方的投怀送抱,所以他十二万分认真地撩拨对方,试图勾起对方的情欲。实际上他的确做到了,透过布料传递过来的体温逐渐升高,他大腿上也能隐隐感受到出现在对方双腿间明显的硬度。

在那群高谈阔论的人群走过后,他们两人总算是分开黏着在一起的身体。

看着青年那被自己吻得水润的红唇,还有那双显得有些湿润的双眼,喻文州的笑容里多了一些真心。

「……你想知道什么呢?蓝雨团长……喻文州阁下。」青年一口气还没喘回来,因为身体在刚刚行为下自然涌上的情欲,声音里还带着些许隐忍。

「应该是我该问你,你想从这里获得什么呢?叶修。」到这时,喻文州已经完全确定对方的身份,也大概猜出青年来此的目的。

传奇的3S级佣兵,喻文州从前只是从远处见过对方,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来,但这并不妨碍喻文州知道对方创下的丰功伟业。

只是前阵子听说叶修接下某个机密任务后就失去踪迹,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喻文州默默等着叶修的回答。

有时候,有些人是你第一眼就知道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人。在喻文州眼里,叶修就是属于这一类。


评论(10)

热度(162)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