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王叶/黄叶/周叶/韩叶]小段子

小册子3的万圣节梗 ^^
终於有时间写出来了




喻叶

 

吸血鬼优雅地举起了他的手,让苍白的手指能抚摸着眼前人的脖子。

那处皮肤下淌流着温暖的生命之源,浓醇而又甜美。

「哎,别乱碰啊,哥可没法提供你食物来源。」那披着床单的幽灵——叶修缩了缩,用手拉扯着床单像是藉那层薄薄的布料来保卫自己身体。

「是吗?」喻文州笑着,手指却仍是执着而又坚定地碰触到了那人的身体。

就像磁铁两极抵抗不了彼此相吸的诱惑,他放纵自己热切的欲望。

叶修像是惊到了,被触摸到的那处肌肉瞬间绷紧。

喻文州凑上前,像个真正的吸血鬼一样——用牙齿啃咬上叶修裸露出的颈项,深深地,热烈地,沈醉在那醇香里。

 

 

王叶

 

叶修利落地办完正事,反正也没别的事好做,干脆就窝在沙发上看着对面那男人那双大小不一致的眼睛盯着手上那颗玻璃球,专注地似乎能从中看出一朵花似的。

「我说王大眼」人处在禁烟区内嘴巴有点寂寞,叶修话也多了起来。「图画书里女巫不是都会蹲在火炉前拿根勺子搅啊搅的?你也要做那种事吗?」

想象了一下眼前那被一身黑袍男人拿着巨大的勺子弯着腰在生火的壁炉前搅动着冒泡的大锅液体,想想就觉得会热死。

熬汤?熬魔药?治痛经通乳的吗?

叶修差点忍不住笑出来,可是看见对方漠然的表情赶紧把笑意扼杀在喉咙内。

「叶修,」王杰希目光从那玻璃球上离开,笔直地看向叶修那方向。「你有接下去一星期碰不到烟的面相。」

王杰希面上表情很认真、很严肃,让人毫不怀疑他说出那话的真实性。

「……你这是改行当神棍了吗?」叶修楞了一下,呵呵笑了起来,心里却想着「卧操玩大发了!」。

平静地将那剔透的水晶球放回桌面上,王杰希站起身走向叶修,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抽走了叶修藏在身上的烟盒。

 

 

黄叶

 

无视身边那吵闹不休的同伴,叶修淡然地走着,视线时不时在周遭漂移。

「叶修你在找什么?」黄少天察觉叶修的心不在蔫,皱着眉问。

「找有没有掉落的骨头。」

「你找骨头做什么?别告诉我你这把年纪还要喝骨头汤?」这回答让黄少天乐了,完全无视他其实还比叶修矮的这件事。

「给你啃。」叶修偏过头回答,对这人早就练就一身听话只听重点的功力。

「什么!叶修你要不要脸!竟然随便就想找根骨头打发我?」黄少天怒,再转念一想不对怎么思考被这不要脸的家伙给拉跑了,「不对!我是狼人不是狗!不需要啃骨头!」

「狼也是犬科的。」对黄少天的抗议,叶修只是凉凉地说。

 

 

周叶

 

叶修看着眼前那名后辈,对方左手拿着身上绷带的尾端,就像献花一样朝着自己递过来。

「小周你这是?」叫我接过绷带吗?现在小孩的思考方式已经让叶修不懂了。

「给。」抿了抿嘴,周泽楷很坚定地看着叶修。

无可奈何地,叶修伸手接过了连接着包裹住周泽楷身体的绷带。叶修看看眼前笑得开心的青年,再看看手上洁白的绷带,脑中突然冒出要是现在用力扯动绷带会发生什么事的念头。

对方该不会像陀螺一样被甩出去吧?

想象了一下那画面,身体不由自主地转着圈,然后身上绷带一圈圈被解开,总觉得是种很危险的PLAY呢……叶修赶紧把这念头给甩出去。

可是,似乎跟随着绷带一起传过来的,还有那青年的感情。

明明是冰凉的绷带,却好像还带着周泽楷的体温。

 

 

韩叶

 

「叶修你穿好衣服。」韩文清看着那个披着床单在他面前走动的身影,越看越不顺眼。

「啊?穿好了啊?」抬起头,叶修拉了拉身上的床单左右看看,确定那整片布料还好好地待在自己身体上。

「联盟没穷到让你穿这个吧。」偶尔从洁白的床单的空隙中露出的赤裸皮肤,走动时下摆还能看到裸露的大腿肉,让韩文清觉得叶修现在简直是个会走路的妨碍风化。

「那些装扮全都太麻烦了,床单简单。」叶修趁四下无旁人,伸出手想掏走桌面上的烟盒,却在他如愿拿到前一只手臂环住他的腰间,紧接着就被强大的力道给拖走,「哎!等等,老韩,你要拉我去哪?」

「……去重挑衣服。」对这多年的老对手,韩文清学习到绝对不能客气,直来直往绝对比绕着圈子得到的效果好。

「我说都是男人你到底是在意什么。」叶修叹口气,满心无奈。

「不像话。」韩文清觉得这三字最能解释他看到叶修这装扮的感觉。

 


评论(9)

热度(33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