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小段子


黃少天後來想起來時,覺得那天那個時刻他踏進自家隊長房間就是個錯誤。

他是為了隔天練習賽上場人員順序的事去找喻文州的,只是開了門卻看到一副從來沒想過的畫面。他想過他會看到喻文州坐在飯店提供的電腦前整理資料,也想過或許作為代表隊領隊的另一個人會在跟喻文州討論什麼,卻沒想到會看到一名年齡最多看起來不超過12歲的小孩,坐在室內唯一一張床的床沿,一臉無奈。

「臥操!隊長你從哪拐了小孩來啊?是親戚的孩子還是外面揀的?國家隊的管制有這麼寬鬆可以隨便放人進來嗎?」黃少天嘴巴上砲彈似地叨叨念著,可是看了一會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對,這小孩看起來實在很面熟。

國家隊統一發下來的制服外套披在小孩身上像個風衣似地,裡面那件黑色T恤打下露出的是光溜溜潔白如剛洗好的床單顏色的兩條豆芽似地細腿。

看看自家隊長,再看看那小鬼……黃少天思考著現代科技應該沒進步到可以男男生子的地步,可是他可是知道自己隊長跟另一個人之間不可告人關係的知情人——很明顯,黃少天忽略了就算現代科技可以讓男人懷孕,可是以喻文州跟他戀人認識的年份來講也不可能會有這麼大的小孩。

那小孩一副懶洋洋的模樣看了黃少天一眼,轉頭就對一看就知道已經失去平常心的男人說:「文州,哥想抽菸。」

「……對身體不好。」喻文州坐在電腦桌前的椅子上,難得露出一臉我頭很痛生人勿近的模樣,乾脆俐落地從抽屜裡掏出早不知道誰塞給他的棒棒糖,就這麼直接硬塞進小孩嘴裡。

「糖吃多了對牙齒不好。」雖然鼓著腮幫子咕噥著,小孩也還是知道對方不可能妥協,只好乖乖閉嘴。

「……葉修?」黃少天張大嘴,過了半晌才反應出來。

「現在才發現這可不是普通的眼睛不好,有辱劍聖之名哪。」葉修心不甘情不願地承認,以小孩子的味覺來講,棒棒糖的味道比菸草好多了。

普通誰會把一個死小孩跟那個氣死人不償命的葉修聯想在一起啊!!不對!!說話能欠揍成這樣子的肯定只有葉修一個人!!

「你、你這是……」黃少天好一會才拾回自己聲音,頭一次嘗到話被堵在喉嚨間的滋味。

「誰知道……」對自己變成這樣葉修也很鬱悶,誰知道被哄著睡了個午覺,起來就變這樣了。手小了不只一號,想摸個鍵盤打榮耀都有點操作不利的感覺。

「臥操!返老還童啊!欸、還是這算是逆生長?不過葉修你小時候意外長得很可愛嘛!」找回自己聲音後,看著小孩因為尺寸不合導致大開的衣襟露出的鎖骨上明顯不是蚊子咬出來的紅痕,黃少天看向喻文州的目光赤裸裸的寫了兩個字:禽獸。

喻文州表示自己很無辜。



=====


对不起我的WORD突然不让我繁简转换了,所以只能贴繁体……

评论(13)

热度(143)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