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小段子

周泽楷较之跟他同年的小孩来讲,是个过於沉默的类型。

在他的同学还在因为跟同桌发生摩擦气愤地跑去跟老师告状的时候,他却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等待。

或许因为他的寡言,或是因为遗传而来的优秀外貌,周泽楷在女孩子间一向很受欢迎。他没有尝过这件事给他带来的好处,却受到很多小男生们因为心仪的小女生对周泽楷的好意而吃味的小动作。但周泽楷从来没有抱怨过这些事,这也让老师们私下对他的评价很不错。

「多想丶多听丶多看,但少言。」

这是长辈对他的训诫。

周泽楷一直努力遵从着这点。不是他太听话,而是他有不得不遵守的理由。

因为祖上血统,周家子孙偶尔会出现像周泽楷一样的异类——他的话语具有『真实』的力量。

在这个神魔妖的血液已经混杂的人世,周泽楷说出的话就是一面明镜。

他不能讲那个因为嫉妒推翻他桌子的小男生有着熊妖的血统,就算他看见了对方因为威吓耸立起的耳朵,但只要他将这话说出口,会变得所有人都能看见对方的异貌。虽然每个人身体里或多或少都有稀薄的异种血脉,但大多数人都安於自己人类的身份,并不想也不愿看见与自己不同的生物——那些俗称的妖怪或魔物。

周泽楷的存在就是戳破那层假象的利针。

他能说出每个人的真实,这让他的话语有了无人可敌的能力,可这却不是每个人乐於见到的事情。

为了在这尘世间能更好的生存下去,人们善於隐藏自己的真实,更奋力排除每一个可能会危害他们的因素。

而这个世界也并非是那种万物平等十分和平的理想世界,有些人察觉了自己的血脉,毅然地舍弃人类身份只为了能让自身活得更加惬意——而大多数他们的惬意都是建立在普通人的血肉上。

周家以及其他几家隐世家族一直都在努力抹杀这些狂欢分子造成的负面影响,如果没有意外,周泽楷未来将会是对上那些异类的前锋。

他的能力注定了他的未来无法作为一个普通人过活。

可以说,周泽楷的能力就是一把双刃剑。他能打破所有人都想无视的现实,也能成为对付那些狂欢分子最锋利的利刃。

他是保护者,也是破坏者。


周泽楷从自己指尖挤出一滴血液滴落到面前泥偶身上,这是他十五年来从没有断过的仪式,而今天就是收成之日。

以他的血为基,以他的肉为粮,以他的话语作为灵魂。

这是一个降神仪式。

每一个跟周泽楷有着同样能力的家族成员,在十八岁成年时都要举行的仪式。

他们虽然话语具有可以破敌的力量,但本身却只是个普通人,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武器或一个盾牌来协助,而这种用自己血肉养成的人偶是再衷心不过的道具。

庆幸的是周泽楷能力觉醒的很早,所以他有了十五年时间来滋养自己的人偶,这也让他的人偶在降神仪式过後肯定会获得更强的能力——毕竟他多了比别人几乎翻倍的时间。

周泽楷深呼吸了一口气。

脑子里虽然清楚该怎麽进行,但实际上还是第一次操作,紧张是必然的。

对他即将多一个同伴这件事周泽楷心底其实有着小小的期待,降神之後的人偶——那时应该改叫灵俑,除非真的受到不可修复的损坏,否则除非主人死是不会消失的。可以说,灵俑几乎等於是他的半身。

不知道会是怎样的人……周泽楷抿了下嘴,开始喃喃在嘴里复诵起降神的咒语。

在那长得像叙事歌一样带着古老韵律的咒语下,泥偶渐渐开始起了变化。从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尺寸开始等吋放大,迅速地到达周泽楷的腰间高度,而且还在继续。原本只有一个简单粗略形状的人偶脸部轮廓也渐渐清晰起来,就像是泥土包裹住的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一样。

到了咒文结束时,那个人偶——灵俑的高度已经只比周泽楷矮了一些,外层的泥层也开始出现均匀的龟裂。一块接着一块,厚重的泥沙从那人身上掉落到地面。

周泽楷往後退了一步,但扬起的灰尘还是遮蔽了他的视线。

等到尘埃落定,周泽楷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成年男性。

那人身上乾乾净净的已不见一丝土尘。

「你是……我的主人?」抬起头凝视着周泽楷的黑色瞳孔慴慴发亮,就像黑夜中满片的星光。

「……周泽楷。」周泽楷皱了下眉,莫名的他不是很喜欢主人这种称呼。

「君莫笑,或着你可以叫我——叶修。」



=====


好了,把占据我脑袋两天的东西出清出去,真是一身轻松。(呼)

评论(10)

热度(184)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