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小段子


喻文州敲了敲眼前的门,在长年岁月的洗涤下门板用的木头已经自然呈现出一种古朴的气质。

「叶修,我可以进去吗?」

隔了一会,才听到门那面传来应答声。


喻文州接手的这个城堡是个很有年代与来历的古董品,它前一任主人还是血族里少数的上阶亲王——当然,这是在他违反第三公约前。在他被教会那些可以充当蜡烛光线的老古板们拿木桩刺进心脏後,这地就属於喻文州了。虽然帮喻文州初拥的血族阶级并不低,但才过了几十年新生命的喻文州在那些老人眼里还是个稚嫩的孩子,他能继承这座古堡的确是凭藉了一点运气。

越是古老的东西就会吸引奇妙的生物,喻文州是接手了这古堡後才对这点产生了体会。

他知道他接手了一个麻烦——可是拥有一个自己领地的诱惑力足以抵掉那些麻烦带来的困扰,只是他没想到麻烦还会附赠麻烦。

他踏进的房间就像个书房,架子上摆满了不比黄金价低的珍贵古籍,内容从大陆游记到禁忌的黑魔法都有。空气中充斥着木头丶纸与墨水的香气,这种气氛能使人心灵宁静。

喻文州要找的人正漂浮在书架之间,就算书架遮去了墙上燃着的蜡烛带来的光线,但喻文州身为血族自然能看见对方身上充当衣服的白色布料。

叶修说他是借住者,虽然喻文州有点怀疑古堡前任主人到底知不知道他的地盘上有这麽一个房客存在。但喻文州并不是小气的人,况且与叶修相处其实是件很让人愉快的事,所以他默许了对方继续居住下去的权利。

「怎麽了?劳驾你跑我这来?」叶修把原本拿在手上的书本塞回架上,轻飘飘地从半空中降了下来。

披在他身上的白布在他飘动时跟着摇晃,不时会让底下的白皙皮肤若隐若现地裸露出来,对那名借助者这种无意间露出的风情,喻文州已经从最初的尴尬演变成现在完全不当一回事,甚至有意无意让目光扫过白布包裹住的那个令人遐想的身体曲线——既然对方都不在意,他也乐意表现出自己的从容。虽说血族能力里带有魅惑效果,但喻文州觉得这部份手段叶修玩得比自己好。

「你会接受因为我想你的这个理由吗?」喻文州笑着,视线对着已经降到跟他同高的对方脸上。

「哦?」叶修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很明显是不相信。

「过几天会有客人。」喻文州虽然对叶修的表现露出一脸遗憾,只是语气出卖了他并不介意的事实。

「不请自来那种?」

「或许只是觉得拜访他人家里不需要邀请函。」对那些自称要替神扫荡一切黑暗生物的狂信者,喻文州感到很无奈,但这也是他一开始就知道的麻烦。

「然後?」

「不觉得我们应该好好欢迎客人?」

「『我们』?」

「我想你应该不想之後打扫起来太麻烦?」对着叶修眨眨眼,喻文州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笑意。「欧比地域特产的黑卷菸?」

「好吧,你说服了我。」叶修听着这摆明就是贿赂的话眼睛都眯了起来,不过并不是不快。

喻文州其实很难定义自己跟叶修的关系。

他们偶尔会一起下棋丶聊天——就算种族不同,可叶修是个聪明又懂得礼貌的幽灵这点没错。喻文州清楚自己喜欢叶修这个人,只是这个喜欢会增长到什麽程度他并无把握。但喻文州觉得暂时只需要保持现在的关系就好,他们两人都有很长的时间。


评论(7)

热度(11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