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黄叶]万圣节小段子其之一

今年的荣耀官方特别不一样,还是该说今年发病发得特别严重?

总之除了游戏里的万圣节活动外,还要拍个宣传活动用的短片,就放网路上,当作是制造舆论的噱头。

不过对被捉去宣传的职业选手来讲就感觉不那麽美好了,他们宁愿彻夜挂网上抢怪也不想穿成这样子让人笑话。

尤其是短片还是提前就得拍,九月的天里穿成个妖魔鬼怪,走在路上八成连爹娘都不认识。

「卧操!叶修你不会就披个床单下面啥都没穿吧?要不要脸啊你这打扮!」对於在眼前晃来晃去的身影,黄少天打从心底表示羡慕嫉妒恨。就算摄影棚里开着空调,可是聚光灯一打也没凉快到哪去,尤其他这一身皮毛穿上简直热得像是盛暑站在大太阳下的感觉。

他这是得罪造型师了吗?当初怎麽就给他订了这种模样?毛茸茸的耳朵跟尾巴哪里符合他剑圣的形象了?

「哪能呢,里面穿着内裤呢。」叶修叼着根菸悠哉地翻找着挂在架子上的道具服,跟黄少天一比他就显得太过凉快了。

一张白床单,乾净俐落解决这麻烦大神的造型。叶修都怀疑是不是主席在报私怨,不然怎麽其他人都还挺正常,到他就只剩一块布了呢。

「什麽样子的内裤,给我看看!欸,你别躲啊?又不是什麽见不得人的东西!大家不是都一样吗?!」黄少天越想越觉得自己热的半死的时候看到老对手如此清凉,简直就是在挑战他的自制力。

「别乱碰,小心被告性骚扰啊,少天。」打掉黄少天差点摸到他屁股上的手,叶修对着房间里另一人讲:「文州你也管管你家黄少天。」

「他不小了管不了,而且也不是我家的。」一身吸血鬼贵族打扮的喻文州坐在沙发上,用手端着杯子优雅地喝着工作人员准备的咖啡,毫不留情地否决了叶修的提议。「况且叶神你这打扮在我眼里的确有碍观瞻。」

「这又不是我定的造型……」叶修嘟囔了一声,也就放开了。乾脆一屁股坐到喻文州旁边,看时间离他们进摄影棚还有段空白,现在根本是无所事事的待机状态。不过他这一坐就让周遭人眼睛不知道往哪摆才好,因为那床单遮得恰好,就刚好挡住内裤裤摆,然後从中露出那白花花亮瞎人眼的白嫩大腿。

就在叶修脑子里转头开始想着兴欣接下去的训练计画,他嘴上的菸却被乾脆地抽掉,紧接着就有个柔软温暖的东西代替菸堵了上来。

喻文州嘴里被化妆师给装上獠牙,这让本来熟得不能再熟的接吻这活多了点刺激——好吧,事实是叶修舌头被戳得挺疼。偏偏喻文州还不放过他,硬是用舌头卷着勾引叶修不让他逃。

等喻文州终於大发慈悲地放开他时,叶修只觉得自己舌头都已经肿起来了。

「叶修,你硬了。」喻文州用舌尖舔了舔叶修的唇,眼睛里带着笑意。「我也是。」

「……要不要脸啊,这种话讲出来不丢人吗?喻文州。」薄薄一层布料根本遮掩不住显着的生理反应,叶修乾脆破罐子摔破似地往沙发上一靠,把刚刚黄少天用过的词再用了一遍。

「帮你打出来?」惯於跟叶修打嘴仗的喻文州根本不理这种垃圾话,自顾自地用手指从布料上撩拨着那鼓胀的部位。

「以你的手速吗?」叶修放了嘲讽,只可惜对手太强大,这点攻击力完全不放在眼中。

「别忘了我也在呢!」黄少天突然从旁冒出来。

叶修看看黄少天,再看看喻文州,「我怎麽有种进了狼窝的感觉?」

「这也算是万圣节应景。」喻文州耸肩,手从床单下窜了进去。



====


说是其之一就是表示还会有二←
本来是想拿去1025会场做个无料小报的,不过因为修罗场结束得太晚,然後就没有然後了……

评论(9)

热度(174)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