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all叶]小段子集

在噗浪上甩[bzzz]欠得债,这边也留个纪录。

CP:伞修、王叶、周叶、双叶、方叶




伞修


叶修眯着眼,缓步迎向前面等待他的人。

他并不急,一步接着一步,坚定地往前走着。

那只有十多岁的年轻人看着他,脸上挂着叶修熟悉的笑容,就连明亮的眼睛里总藏着一股不服输的倔强这点也没有变化。

「37胜,怕了吗?」叶修伸手捶了捶对方肩膀,笑了笑。

「又不是38胜,好意思拿出来讲。」还带着一抹未成年青涩感的那人拍掉叶修像在挑衅的手,毫不客气地回嘴。

「呵。」叶修对这答案倒是一点也不觉得意外,「这不是特地留给你。」

「好说好说,你就洗好脖子等着看。」少年脸上满是自信带来的锐气,就像刚铸成的利剑,将要斩去所有阻挡他的荆棘。

然後,叶修在兴欣宿舍的床上醒来。

这世上能挑破他37胜纪录的人,已然只存在於记忆的长河中。



王叶


B市的冬天,虽然没有说冷到天怒人怨的程度,但到零下几度还是常有的事。幸好有暖气这种现代社会的福利存在,免去不少皮肉之苦。

只是暖气这东西虽好也不是万能的。

「这暖气有点太热啊。」

王杰希眼睑虽跳动了一下,却没有理会那懒洋洋的声音。

「大眼你这不是浪费感受四季变化的机会,冬天没个冬天样,少了不少乐趣吧。」

太阳穴上突突抽动了几下,也不知道是被这话给激得还是气得。

在外头正处於零下八度的情况下,感受四季变化?在得到乐趣之前就先把自己手给冻僵了吧?

王杰希啪一声阖上自己正看着的书,乾脆起身去把房间内的暖气开关给关上。

所以说魔术师的心思你别猜。不是抱怨说没有感受乐趣的机会吗,好啊,人直接就让你有这机会。

虽说这一下子暖气的热度还不会散去,但要是等会睡下去了,到半夜肯定得冻醒。

叶修正想着自己这是不是挑出仇恨值了,却被走回来的王杰希一把扯住手往床上带。

「上床,睡觉。」用最简单明确的两个词解释自己的行为,不难从中听出王杰希的决心。

随着外面天色越晚,寒气一点一点从窗缝从墙壁从地板渗进房间内,而躺在床上的两个大男人却光裸着身体一起裹在被子里用彼此的体温温暖对方。

这种时候就算没有暖气却也没觉得冬日的寒意无法忍受。




周叶


男人晨勃不是什麽尴尬的事。

叶修身为男性,也很能体谅这种身不由己的正常生理现象。

……只要那精神奕奕的小东西不是正抵在他的大腿上彰显它的存在感,他真的很愿意无视这种尴尬感。

叶修纠结着是不是要叫还睡着的那名後辈起床呢?还是起床呢?的时候,对方倒是非常即时地睁开了眼睛。

「……早啊,小周。」叶修看着对方睡得还有点迷糊的眼睛,嘴角诚实地上翘。

「前辈,早。」非常自然地,周泽楷将他发丝乱翘的脑袋凑过去叶修脸颊旁蹭了几下,这动作简直就像只大型犬类在跟主人邀宠。

只不过接下去发生的事就跟清爽的早晨不怎麽和谐了。

「前辈,难受。」周泽楷努力眨了眨眼,搂住叶修腰际的手是松开了,却是转而去拉住叶修的左手往他自己腿间去。

小周,你学坏了……叶修有种看着自家孩子长歪的感慨。




双叶


叶修才刚出门转了圈吃了晚饭回到饭店房间没多久,就有个意料中的客人来访。

「混帐哥哥,你不是说要回家的吗!」等门一开,叶秋一双手立马扯住自己哥哥的领口,恨不得用力摇晃几下好发泄积蓄的情绪。

「我这可不是没回去,是被老头子赶出来的。」叶修拍了拍叶秋的手臂示意他松手,免得被直接勒毙,「你脸别凑那麽近,哥压力很大。」

叶秋自然也是听到叶修刚回去就被踢出家门这事,也知道理由是什麽。

对自家哥哥一直以来的坚持终於得到老爷子承认他还是高兴的,但又觉得有点忿忿不平,凭甚麽这人就一直逍遥在外,现在还直接就过了最大BOSS。

「我说你都到这把年纪了,还想着要离家出走?羞不羞啊。」叶修手脚俐落地拿出一根烟,点火。「叛逆期早过了吧?总不能当个万年中二期吧?」还讲得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语气间那是多麽真心诚意情感真切。

叶秋简直是要被气笑,直接拖着叶修往外走。

「欸?你这是要把哥拖去哪?」

「吃饭。」

「我吃过了。」

「我还没有。」

联络兄弟感情嘛,就先从人的三大欲望开始吧。




方叶


方锐一直以为叶修是个Alpha,不然最少该像自己一样是个Beta,所以进了兴欣後知道这位荣耀大神竟然是个Omega的时候,有种自己的世界观都要被颠覆的感觉。

不过这也解释了为什麽当初嘉世时期身为队长的叶秋很少露面的理由,想想那些比赛时在场边嘶吼着「叶秋我要给你生猴子!」的Alpha跟Beta们,要是知道斗神竟然是个Omega的话……那画面太美不敢看。

叶修被从他背後传来的视线给盯得浑身发毛,重点是如果光明正大的看也就算了,还是那种看一下转开看一下转开,恋恋不舍又舍不下面子,简直像是个怕人发现正在偷偷打量城里美女的乡下土包子。

「猥琐方,你这是被哥的魅力吸引了吗?」叶修乾脆放下手上的训练,连着椅子一并将身体转过来。

「靠靠靠,叶修你自己讲这种话自己不想吐吗?」既然被发现了,方锐也不掩饰,正经地打量起眼前这人来。

「谁叫我是个稀奇罕见的Omega呢。」叶修一脸有种你不用解释我懂的神情,让方锐在心中再次把叶修的下限下调了一格。

「……你这种人当Omega真的有人会要吗?」

「怎麽没有,很多人抢呢。」叶修嘴角上勾,自信满满。

方锐再次想起过去嘉世比赛时的盛况,嗯,这尊大神的确应该是不会没人要。如果放在霸图地盘上,就不知道霸图场外应援团口号一贯的干死他会是哪一种意思的干死了。

不知道为啥,方锐总觉得有点恍惚与不真实感。

「欸,叶修你有想找个人过吗?」不自觉地,这句话就这麽问出了口。

「你是想跳出来当候选人吗?」没直接回答,叶修只是露出一种莫测高深的笑容。

「有什麽不可以。」这世道谁说Beta跟Omega不能谈恋爱了,方锐越想越是这麽一回事,语气自然坚定了起来。

「等兴欣拿了冠军,我会考虑的。」说完叶修就转过头,继续他停下的训练去了。


评论(4)

热度(19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