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我的邻居是个鬼.番外04

周泽楷觉得他从叶修嘴里尝到了比蜂蜜更甜的味道,或许这也不算是错觉,而是他内心真实的感觉。叶修是甜的,就像是热巧克力上漂浮的棉花糖,也像是餐前的甜酒,或是冬日清晨的一杯温热蜂蜜水,让这股甜意缓慢地浸透他身上每一个细胞。

他享受这个过程,放任叶修的气息一点一点沾染到自己身上,不去抗拒,而是完全的交付,而同时叶修身上也逐渐染上属於周泽楷的气味。那是很神奇的感觉,明明没有动物般灵敏的鼻子,可是周泽楷就是能从叶修身上闻到自己的味道。

他与他的,混在一起不分彼此。

意识到这点时,周泽楷脸颊原本退了不少下去的温度又上来了。有些兴奋,有些害羞,但更多的是一种陌生的情感。那让他胸口发暖,热意缓缓在身体内流动,暖了他的心暖了他的身。

他很喜欢这种感觉,温暖又明亮,就像是叶修这个人给他的印象。也只有叶修一个人,能让周泽楷产生胸膛中有鲜活的心脏在噗通噗通跳动的感觉。他嘴角不自觉往上微翘,瞬间让少了绷带遮盖的俊脸上更增添了几许亮眼的光彩。而在思考动起来前周泽楷的手就已经无意识地朝着叶修左胸摸去,手掌贴合在赤裸的胸膛上,试图去确认那个人现在是否也跟自己一般紧张又欣喜。

噗通丶噗通。隔着一层薄薄的肉与肋骨,似乎能感受到底下的脉动,那具有固定韵律的节拍如同荡漾开来的水波拍打在自己身上心上,震得周泽楷头晕目眩。

叶修没有妨碍周泽楷,只是在过了一会後把那贴在自己身上的手捉起,拉到唇边含住对方修长的手指。就算离了刚像烙铁般烫在他左胸上的手,现在仍能感觉到那股烧灼感。叶修知道那只是种错觉,却拂不去周泽楷带来的温度。

酥麻的刺痛感从指尖如电流般瞬间窜流至体内,让身体发麻,但对周泽楷来说,那感觉给他带来的是一种喜悦。

叶修含着他的手指,洁白的牙齿以不轻不重的力道啮咬着他的指尖,犬齿甚至抵在肉上辗转研磨。

「我可以吻你吗?」周泽楷着迷地看着自己喜欢的人,从没想过的问句就这麽脱口而出,一讲完就感到自己耳朵发烫。

「为什麽要问?」叶修吐出嘴中含住的东西,那双明亮的眼睛中带着一丝戏谑的味道。「小周想吻,就吻吧。」说这话时,叶修的嘴唇已经无限接近周泽楷张开的嘴,而这次这个距离,由周泽楷自己亲手打破。

这个吻比刚刚要来得更为亲昵,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唇齿间流动酝酿,越来越深的吻就像一个无底的漩涡,将两人脑海中除了欲望以外的情绪都卷走吞噬。

比起之前,周泽楷这次要更为主动大胆,他积极地探索着那人温暖的口腔,用舌头舔舐对方的唇瓣,就像想用这个吻来证明他有多麽喜欢这个人,又是多麽渴求着这个人。不只是嘴唇,他想亲吻叶修的脸颊丶额头丶鼻尖丶喉结,叶修身上的每一个地方,他都想用自己的嘴唇去探索去征服。

他们吻着的时候,周泽楷身上缠绕的绷带正在被解开,这速度当然有周泽楷的配合,飞快地露出大片苍白的肤色。如果说叶修的肤色是近乎透明的白,那周泽楷就是那种常年不见天日的白,同样的色彩却是有着不同的色差。

叶修的手指好几次在不经意间擦过周泽楷股间那硬挺的部位,却似乎对它丝毫不感兴趣一样从不曾停留超过一秒的时间。对一名雄性生物来讲,这简直是种折磨,却是周泽楷甘愿承受的甜美痛楚。

情欲的累积是个水到渠成的过程,一点一滴的聚集到名为肉体的水杯中,直到满到临界点就再也抑制不了往外溢出的势头。

现在就是这样,周泽楷觉得自己已经被情欲撑得满满当当再也无法承受更多,只有往外倾泻一途。或许雄性本能这种东西就是一种天性,就算是看起来再温顺乖巧不过的男性终归也还是雄性,侵略与征服是隐藏在骨子里的血性。亲吻不再是单纯的唇齿相依,周泽楷的舌头用力卷着叶修的舌狠狠吸吮,手掌从後方压着叶修的头只能面向他,像是想把这个人彻底拆吃入腹,成为自己的血自己的肉,只有这样才能满足他现在的饥渴。

「小周轻点……嘶……」叶修的唇被啄着被啃咬着,几乎连空气都要被对方这浓烈的吻给夺走。叶修相信如果自己只是个普通人类,他现在应该已经窒息了。但就算他对氧气的需求并不高,这时也被吻得晕头转向。

状况有点失去控制,在被周泽楷掀翻到床上时叶修还能保持冷静地这样想着,这场已经无法阻止发展的性爱主控权不知道何时已经从叶修身上转到了周泽楷那方。但看着对方那双漂亮的眼睛中隐含的委屈和欲望,叶修不得不承认自己之前大概是玩过火了,所以现在得到报应也是应该的。

周泽楷托起了叶修的手,低下头去吻着手心,叶修从来也没发现那边是如此敏感的地方,周泽楷的唇瓣压在他手心上的感觉,有些粗糙的舌面舔舐过时带来一股麻痒感都是如此清晰,清晰到他脑子像是突然被断电一样失去了思考能力。很快地周泽楷便不仅仅甘於亲吻手心,他开始模仿着刚刚叶修的行为将手指送入自己嘴中舔舐轻咬。

唔,或许他现在应该开始担心对方有没有经验这件事——虽然叶修自己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具备基础理论知识,不过看样子周泽楷比他还要更为紧张。想到这,叶修原先紧绷的脊椎放松了下来,湿热的气息缠绕在手上,但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周泽楷的绷带被他扯松不少,松垮垮地挂在身上,露出结实精壮的体格。周泽楷不胖,却也不是竹竿一样的瘦法,实际上解开绷带後他看起来比叶修还要更壮了些许。匀称的肌肉遍布在那具造物者精心雕琢过的躯体上,肢体比例十分协调,身体流利的线条在腰间收紧,搭配上俊秀的面貌如同一幅美好的画。叶修的目光中毫不保留地带着对美好事物的欣赏,一点也没觉得需要感到不好意思。

似乎是在叶修注视下回复了一些理智,周泽楷的眼中带着一丝羞赧与愧疚,弯下身像刚离奶的小狗似地用舌尖舔舐叶修被他咬红的唇。

那感觉有点痒,叶修轻易就能察觉这行为中带着的讨好意味。他笑了笑,忍不住伸手在对方头上搓揉了几下,看着一部分头发被搓得都翘了起来。

「想做什麽就放手做,我没那麽容易受伤。」张嘴咬住对方发烫的耳垂,叶修声音中都带着笑意。

明显能感觉到这句话说出去後,周泽楷的肌肉松了下来,这让叶修的嘴角又往上翘了几分。

接下去或许是因为叶修的安抚起了效果,两人间的动作不再如之前那种慢斯条理循序渐进,多了些仿如野兽在争夺领地的急切与粗暴。这反而更激起欲望的火焰,

周泽楷凶狠地吸吮着叶修的喉结,这让叶修又再次感受到那种呼吸困难的窒息感,但他不打算制止对方。他的手同样在周泽楷身上悠哉巡弋,探索着敏感处及宣示自己的权利。



=====


突然發現其實還沒寫到肉,我可以更啊!←

评论(5)

热度(13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