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Valentine kiss-1

※继续努力情人节标签
※乐子太太点的周周周×叶
※没有逻辑就是个砂糖文



=====



叶修在情人节前夕做了个毫无逻辑的梦。

梦里他在一座水池前对着一个穿得像是古希腊人一样,白袍还自带发光状态的——江波涛,或着该说是长得跟江波涛一模一样不知道是个什麽东西的家伙。

「你掉的是这个18岁正值青春年少有着如猴子一样充沛体力的周泽楷呢,还是32岁风华正茂体力虽然有些下降技巧却有所提升的周泽楷?」姑且叫这个不明生物叫江波涛吧,总之那人笑咪咪的询问着叶修,左右手分别牵着一个周泽楷,看起来就是所谓两手花状态。

年轻的那个周泽楷对着叶修毫无反应,像是对着个陌生人一样;年长的周泽楷则是看着叶修露出微笑,嗯,或许可以称上是宠溺的笑容。

「……两个都不是我掉的。」叶修面无表情,淡淡地回,不然他会觉得自己蛋蛋很疼。

以为他没听出那话里带着的暗示吗?呵,他已经脱离成为魔法师的命运了。

「好吧,为了奖励你的诚实,我就把这两个周泽楷送你吧。」江波涛面色不变,双手往那两名本来站得好好的周泽楷背上猛力一推。

叶修明显看到最年轻的周泽楷脸上带着的错愕,但对倒向自己这侧的两个身体毫无办法,虽然他反射性张开双臂试图阻止两人,但毕竟他是个战斗力只有0.5鹅的宅男,结果只是跟着两个周泽楷压过来的冲力无奈地往地面倒去。

果然还是应该要抽时间锻炼身体才好,不然碰上这种事别说是救美了,只有被被连累的分。想起陈果过去苦口婆心的劝告,叶修心中有些感慨。

然後在身体接触到地面那瞬间,甚至还没感觉到痛觉前,叶修醒了。

不过他左看右看,总觉得自己其实还在梦中没有醒。

因为在他左右侧躺着的明显是同一张脸。

叶修朝着自己右手边看去,躺在他身边的那人稍微年轻了些,俊秀的眉目之间还带着一丝稚气。而左边那张脸更接近叶修看熟的那个人,却又多了几分沉稳。

哪个看过去都是那名号称联盟的脸,冯主席的强心针,最会射♂(符号无意义)的枪王.周泽楷,

他闭上眼睛几秒後又重新睁开,非常遗憾地再次确定自己并不是在梦里这件事。

怎麽不是梦呢……不应该啊。

就算叶修想逃避现实,也要看现实肯不肯放过他。就在他的理智还在跟突然一下子奇幻了的现实抗争时,两侧同时传来了动静。

这下可好了,不管叶修心里有没有准备好,左右两边的周泽楷同时看向了他,叶修有种自己背部躺着的不是柔软的弹簧床,而是冒出缕缕寒气的寒冰床。

「……早安?」叶修脑袋转了一圈,选了最保守的方式打破现在的僵局,虽然他嘴角的线条看起来有些僵硬。

现在这状况无法解释,当然不解释,叶修自己都没搞懂这两个怎麽到他床上来的,怎麽解释!

不对!一个周泽楷跑他床上来叶修大概就心知肚明当作是恋人间的情趣忽略过去了,但现在是两个!两个周泽楷!!这不合常理!没有逻辑!!

「早安。」左手边成熟的周泽楷对着叶修眨了眨眼,动作非常自然地凑上去在叶修额头上落下了一个轻吻,接着顺势又让嘴唇在叶修鼻尖及唇瓣上点了点。

叶修背上冷汗直流,搞不清楚这是什麽发展。

嗯,他的确跟周泽楷是恋人关系,不过那是跟现在处於当打之年25岁的小周,不是跟这个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霸道总裁爱上你的3x岁周泽楷。

至少叶修认识的周泽楷不是这模式的,他们从告白到交往也不过才1年,周泽楷在他面前还是个听话温顺的後辈……好吧,或许偶尔在床上时露出的本性可能霸道了点,但不妨碍叶修对他印象还停留在乖巧好孩子的模样。

但刚刚那几乎可以称上调情手段的轻吻是怎麽回事,这还是他认识的周泽楷吗?

3x岁的周泽楷似乎还保持着不怎麽爱说话,而且更加奉行坐而言不如起而行的方针,他俐落地从床上起身後,把仍僵直在床铺上的叶修拦腰抱起,轻轻松松朝着房门走去。

「呃丶小周,这是要做什麽?」就算是叶修这一向算是冷静自持的人,这时讲起话来声音还是有些磕磕绊绊。

「刷牙洗脸。」明确的交待了自己目的地,看着叶修不自在的表情,周泽楷忍不住低头吻了吻怀中那人发红的耳垂。那吻里带着缱绻,还有一股缠缠绵绵的情意

混着他人热度的气息喷在叶修耳朵边,又痒又麻,叶修不自觉缩了缩肩膀。

他不习惯现在的发展,有种醒过来世界整个不对的感觉,但周泽楷动作实在太过自然,自然到似乎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叶修正纠结是不是该叫周泽楷把他放下自己走,这会不会伤到周泽楷的心,没注意到抱着他的周泽楷眼中几乎要满溢出来的柔情。

不过这两个进到某种可以称上两人世界的人,好像是彻底忘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

18岁的周泽楷以一种目瞪口呆的表情坐在床上,独自被留在房间里。



评论(31)

热度(686)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