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Lollipop Luxury 02


喻文州的手指顺着叶修的手心悄悄往上爬去,透过触摸他能感觉到这只手臂上每一寸肌肉,皮肤下跃动的脉搏。他试着用轻缓的力道去揉捏着手臂上的肌肉,确切地感觉到它在逐渐放松。

这感觉很好,虽然他看不见叶修,可他又是「看得见」的。

不是用他的眼睛,而是他的身体与他的心。

一边继续这近似按摩的动作,一边在脑中描绘出他现在抚摸的地方该是什麽样的形状,喻文州发现他几乎不需要多麽用力去想像,因为叶修这个人是如此清晰地刻印在他的记忆中。然後他的手指落到了温热的颈间,鼓起的喉结在叶修呼吸时会跟着起伏,还有些许热气拂在皮肤上。

这是叶修的身体,一名成年男性的身体,虽然不算太瘦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匀称,因为很少见阳光所以肤色十分白皙,两条长腿并没有多馀脂肪显得更加修长。喻文州碰触过这具身体很多次,每一次带给他的都是同样强烈的欲望。那让人晕眩,却也让人沈迷。

叶修又重新含住了他的乳头,这次是像小鸟啄米似地有一下没一下轻吻着硬起的乳粒,偶尔还能听见轻轻一声啵的声响。其实声音并不大,但在黑暗中却足以将意识全部吸引过去。

指尖在叶修的後颈上巡弋了一阵子,接着滑下去沿着肩胛骨的形状在背上描绘出情欲的花纹。叶修的皮肤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气,应该是没有擦乾的关系,但喻文州却想起另一种时候叶修也是像这般摸上去带着水气。因为运动造成的薄汗在潮红的皮肤上发出水光,张开的嘴唇内泄出细小混杂着喘息的呻吟,白色的齿列後可以窥见到柔软红润的舌头。

这种时候的叶修一直都是可口的,像是融化的冰淇淋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在上面舔一口。

喻文州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叶修的舌尖已经不再满足於他的乳头,而是像蛇一样滑溜地往下游窜,在他皮肤上留下一条唾液织出的银痕。但始终没有到达肚脐以下的位置,而是以此为界在上方打转徘徊。

这刺激让他股间的热度又再次升高了几度,丝毫不隐藏他对叶修的渴望。

「握住。」叶修并没有满足喻文州的想像,反而是扯着在他背後作乱的手回到他们之间,压着探向那显着隆起的部份。

就像一个轮回,喻文州之前说出的话现在却让叶修扔了回去,这让喻文州心中苦笑了一声,却听话的照叶修的指示握住自己硬挺的性器。这感觉并不陌生,男人普遍都经验过,只是还是有所不同,该怎麽说——只有叶修能让他变得这麽硬。这或许只是一种心理暗示,但至少也是一部分的事实。

「叶修,你想要我怎麽做?」可能是因为体内燃烧得越发炙热的火焰,嘴唇有些乾燥感,喻文州无意识地用舌尖去润湿它。「是想它插进你的洞里?还是想含住它?或者你想看我平常怎麽想着你安慰它?」手指在柱身上轻抚,就像是刻意放缓速度好让叶修可以看得更清楚。

职业选手的手大都很好看,喻文州在这点上也非常合群,而现在他的手指灵活地上下搓弄着那根硬物,像只蜜蜂般忙碌不停却不失优雅。那根挺立的性器形状并不比手指差,并且够长也够粗,绝对是能让人上天堂的好东西。

他听见叶修稍微急促起来的呼吸,这很好,他并不是对叶修没有产生丝毫影响。

喻文州喜欢这样,这让他知道自己可以带动叶修的欲望,这是双方面的交流而不是一厢情愿。叶修在床上跟他一向配合得很好,他们知道彼此需要的是什麽。

「你不想『操我』吗?叶修。」喻文州再次重新强调了那两个字,语气中带着蛊惑。「是我不够让你硬吗?」

虽然握住下身的手维持原来的动作,另一只手却是朝着叶修伸了过去,几乎就像是磁石相吸一样,手指没有一丝迟疑准确地落在叶修嘴唇上。男人的唇瓣还是与女性不同,更多了份棱角分明的感觉。喻文州细细地描绘着嘴唇的轮廓,动作如同羽毛扫过般轻柔。

「你没自信让我硬吗?」叶修咬住还在唇上流连不去的指尖,当然不是真咬,而是半含半吮的方式。

讲话间的笑意让舌头产生微妙的振动,这让他的舌尖像是在戏弄手指一样在口腔内摇摆着。

「怎麽可能。」喻文州笑了。「这点上,我一直做的很好不是吗?」

趁势探进口腔内的手指压下了不安分的舌头。



===


……不知道为什麽每次写喻叶我都有种为啥我要写一对狗男男花式秀恩爱的感觉(喂

还有,我果然写文标(上)就是个错误,又……爆字了啦。

评论(4)

热度(231)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