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小段子

在想写Lollipop Luxury这篇时起的头,不过改了三四次都不满意写出来的东西,乾脆就舍了重写。
这个就是残留下来的头,拿出来混更一下……
经历整整一星期身体各种不舒服我也是泪了(躺地)


==



从各方面来说,喻文州绝对是个合格标准以上的情人。

容貌虽说比不上联盟的脸,但也是中上以上水准。性格温和有礼,对待情人更是温柔体贴,挑不出什麽问题,但要讲做他情人完全没烦恼那是不可能的。


「叶修……」喻文州的声音并不是那种重低音炮的磁性类型,但谁要说这偏清亮的声音不具吸引力,就太不了解喻文州这个人,他是个就连喊名字都能给你玩出朵花的人。

语气间的暧昧不说,稍稍上挑的声线更是像小猫爪子抓人时的感觉,不痛但是特别深刻。

叶修觉得一股酥麻感沿着自己耳边一路向下流窜,连肩膀似乎都受到了那种异样感觉的影响不太自在,对方却好像还嫌不够似地用嘴唇轻啄着耳垂,双唇间吐出的热气不断撩拨着变得敏锐的神经。

「好了,喻文州,适可而止啊。」耳根子处发烫的感觉让叶修无意识缩了下肩,那种挥之不去的痒意让叶修有种想拿指甲狠狠在上面抠一抠的冲动。

喻文州笑了笑,咬了泛红的耳垂一口後坐回了原处。

「所以你到底来我这做什麽的?」叶修将身上那种不自在的感觉暂且放下,手却不自觉地伸去揉了揉自己耳垂。

「不是说了,给你送礼物。」喻文州笑得满面春风,语气万分真挚,彷佛他就是个穿着红衣蓄着白须还养着驯鹿的和蔼老人。

叶修上下左右以各种角度仔细打量着眼前那名坐得端正的男人,十分头痛。

「我怎麽觉得你是来找我麻烦的?」对於这份送上门来的生日礼物,叶修只觉得自己根本没怎麽动过的屁股跟腰都在发疼。

「不喜欢吗?」朝着叶修挑眉眨眼,一贯稳重的喻文州难得露出这种调皮的神态。

今天我是你的,随便你怎麽操都行。

呵呵,任谁被这麽说都会感到不靠谱吧?尤其说出这话的人还非常自然地拉起他的手,用拇指在手心上绕着圈摩挲。

想起在自己耳边用气音特别强调的那个操字,叶修简直坐立难安。

他俩也已经交往多年,所有该做不该做的在男人都懂的生理冲动下早都做尽了,但叶修对於喻文州在床事上特别没脸没皮这点还是感到相当伤脑筋。要知道当喻文州需要你往那个方向想时,绝不会让你有不想歪的机会,这耍花枪的功力可一点都不比在赛场上的战术差。

「行啊,跪在地上给哥唱首征服如何?」叶修可不想被喻文州带进沟里去,话锋一转硬是把暧昧的气氛给彻底打散掉。

什麽操不操的,大白天的还是赶紧把节操捡起来吧。

喻文州听完一愣,嘴角笑意更盛。

「唱完我有奖赏吗?」

「你不是礼物吗?」



评论(3)

热度(17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