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小段子

其实这是湾家周叶婚礼茶会参加完後的感想(

感谢辛苦的工作人员们,今天有了一个非常棒的回忆。





周泽楷及叶修的婚礼是在一间小小的餐厅里举行的。

餐厅容客量不大,到了晚上八点过後还兼做酒吧的生意,但胜在位置清净,员工嘴巴也紧。

联盟里知道他们是情侣关系的人不多,所以参加的人几乎都是熟人。叶修在联盟里朋友不少,但仇恨拉得也多,真到这种时候能邀请的人,去掉兴欣的人後数来数去也就十根手指以内。

终归是叶修的大日子,今天就连平时最跳脱的包子都穿得人模人样,充分表现出人要金装这句话——只要无视他不停拉自己衣领活似领带会勒死他的动作。

陈果忙里忙外的,就没闲下来的时间,因为一停下来不知道为什麽心里就酸酸塞塞的。

这绝对不是嫁女儿的心情,陈果努力这样安慰自己。

不过想想嫁掉的是那个叶修,突然……好像……不那麽感慨了?


「所以说那时候就觉得那家伙看老叶的眼神怪怪的,没想到竟然就这麽不声不响把老叶给拐了!」黄少天对着身旁的熟人们不停叨叨念念着过去他的观察,恨不得证明从一开始周泽楷这人就没安好心,也不顾来敬酒的周泽楷站在那挺尴尬的。

「喂,别欺负我媳妇儿啊。」叶修今天也穿得很正式,一身剪裁合身的白西装,倒让他多了股平时没有的精英味。

他手臂搂着周泽楷的腰,一副耀武扬威的得意样。

「媳妇儿?哎,周泽楷你原来在下面吗?竟然被这弱鸡一样的给推倒,男人的面子还要不要呢?」黄少天别的没听进去,就这关键字是确切地把握住了。

我在上面……枪王红透了一张脸,这句话哽在喉咙里出不去吞不下。

看看叶修,脸上写满了委屈。

叶修笑着用手掌拍了拍周泽楷的腰後,安抚猫一样顺着脊梁上下轻抚。


一个热水澡能确实洗去身体的疲惫。

叶修从浴室出来,什麽话都还来不及讲,就被周泽楷给压到床上。

「小周你急什麽呢。」叶修双手拍拍眼前青年的脸颊,也顺着放松了自己身体。

「初夜……」周泽楷停了一下,脸颊上带着一片淡淡的桃红,「很重要。」

「……」那种东西早八百年前就没了好吗。想到之前滚过无数次的床单,叶修无语。

「不一样。」像猜到叶修在想什麽,周泽楷低下头蹭着叶修的脸。「今天,不一样。」

叶修凝视着对方那双感情浓得像能滴出水来的眼眸,笑了。


以下请自行脑补周叶初夜肉一万字。(被打死)



评论(9)

热度(136)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