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all叶]KISS.KISS.KISS

乔叶


「小乔,你还在啊?」本来叶修只是打算去找早上忘在训练室里的资料,却意外在房间里发现另一个人。
「队长!」被捉包的少年脸上浮起一层淡淡地红晕。
「努力训练是好事,不过该休息时也要休息。」
「……是。」
看着对方听话地退出计算机上的训练画面,叶修走回自己位置开始找寻一开始的目标。
找到那几张纸转过身后才看到少年默默停在他身后。「有事?」
扭捏半天,少年才吐出藏在心底很久的真心话。「那个……真的,很谢谢队长。我会努力的。」少年红通通的脸颊及闪亮亮发着光的双眼不知道为什么让叶修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少年啊别拿这种崇拜的眼光看我我压力很大。
但就在他还在纠结这种突来的心虚感出自什么心理时,嘴唇上却飞快地被什么柔软的东西掠过。
呃,刚刚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叶修楞住。
「……年轻真好。」看着少年飞快往外窜出的身影,联盟中已经分属于老选手那挂范围的男人,搔了搔头只吐出了这句意味不明的感想。


魏叶


这是谁先开始的吻已经无法判断。
不过既然已经发生两个没脸没皮的凑一起也就不怎么在意理由,很快就放开了节操享受。
舌头就像两条交尾的蛇般交缠在一起,发出黏腻的水音。两人都不急着分开,只是试探性地彼此挑逗着。终究是魏琛多活了那么几年经验丰富些,很快就掌握了节奏。
舌尖舔舐过口腔黏膜,偶尔还擦过牙龈的感觉说不上是刺激还是什么,既然没打算那么快就结束这个吻,所以也就任由对方慢慢磨着。
对方的嘴里带着的烟草味是他不熟悉的,属于另一个人的气味。
而在结束吻之后,那个味道却似乎依然留在自己嘴里。
「啧啧,老魏,下次换个牌子抽吧,这味太冲。」
「换你妹,老夫就爱这味。」


韩叶


这个吻就跟男人的角色给人的印象一样霸道。
那人的手掌紧紧锁住叶修的头,指节埋在杂乱的黑发里,不给他任何逃离跟拒绝的余地。
交迭的唇齿间距离就是两人的战场,不管是哪边都不肯相让分寸所以胶着着、僵持着,直到叶修被吻得通红的唇瓣因为过于激烈的动作被牙齿咬破。
「嘶,老韩你够狠的。」好不容易有了空隙让他可以张嘴抗议,舌尖刷过被咬破的唇瓣还能尝到些许血味。
回报他的是更为浓厚的吻。
舌头被用力地吸吮着,从相接的唇缝间漏出的唾液已经无法分出是来自哪一方,伴随着唾液交换的还有微微的铁锈味,而这似乎更刺激了男人的兽性。
腰被一只手臂箝住更加贴近男人的身体,距离已经近到可以从紧贴的身体上听到彼此的心跳。
男人的攻击终究是有了效果,叶修觉得自己肺部空气都快被抽光所以热辣辣地疼着,脑袋发胀着还从耳膜处传来轰隆隆的声响。
叶修有种自己正在被慢性谋杀的错觉,不过如果再继续下去,或许很快就会变成不是错觉了。


张叶


叶修整个人懒散地倚靠在座位上,任由俯身在他上方的男人亲吻着他的脸颊、鼻梁,再缓缓进行到嘴唇上。
真不习惯这种像是被人掌控的感觉,果然霸图的人不管外表显示怎样内里都是一个样。
不过这个人的吻还是一如他本人的个性一般严谨认真,一板一眼就像照着教科书进行,几乎可以预测到接下去的步骤。
几分几秒该做什么,几分几秒该进行下一步。
就在叶修心中倒数的秒数终于归零时,那人的舌头熟稔地撬开本来闭着的唇瓣侵入到口腔内。
果然吧。
心里忍不住想笑,也真的笑了出来。
这下子就打断了那已经熟得不能再熟的节奏。
看着对方皱起眉头的表情,叶修并没有解释的意思。
「至少接吻的时候把眼镜拿掉。」叶修伸出手将张新杰一直戴着的眼镜摘下,而对方也没有阻止他这个动作。
随意将取下的眼镜往旁边的桌上一放,叶修用双手勾住面前青年的脖子,自动自发地凑上自己的唇。


邱叶


邱非经过训练室的时候发现灯还亮着,所以他想了想走了进去,果然见到预想中的人。
因为是假日的晚上,训练室只有一台计算机开着,而屏幕前的男人意外地却是闭着眼趴在桌面上,睡着了。
虽然训练营的同伴跟本队的人都说着因为这人状况不好判断失误才连累了战队成绩,可是少年始终无法这样想。
因为那人趴在桌面上的脸,看得出眼窝下带着一层薄薄的黑。
这人有多认真在打荣耀为什么都没有人注意到呢?
不知道多少次在练习室碰到对方,有时候甚至只剩下对方一个人对着一台计算机默默地做着那些基础又枯燥的日常练习。一开始少年对这位曾经带领战队三连胜的大神还有些拘谨,但几次之后也渐渐放松下来。而且对方总能一针见血地指出自己技术上哪里不足该怎么去弥补,这让他更加感激。
邱非停在原地不知道该要叫醒对方还是让他继续睡下去比较好,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对方的睡脸,总觉得跟场上还有平常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
不受理性控制,少年的手指发颤着小心翼翼地从那人薄薄淡色的唇瓣上擦过,下一秒就像受惊般缩回去。
明明只有几秒的时间,但指尖上似乎残留下了温热的属于另外一个人的体温。
可能是因为空调,没有水分滋润让那瞬间的触感有些干燥粗糙。
鬼使神差地,邱非将还带着对方体温的手指迭上了自己的嘴唇,然后才像是意会到这举动代表什么般脸瞬间涨得通红,迅速转身轻声地退出了房间。


黄叶


「叶修来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叶修扶着额,听着那一连串没停下来过的声音觉得他快不认识PK两个字的正确写法了。
要是面对QQ可以屏蔽,面对游戏可以关麦,面对真人的黄少天……总不能撩起袖子真人上阵打荣耀吧,资深宅男叶修晃着两只略带蝴蝶袖的胳膊表示他真心伤不起。
联盟在联赛迟迟不肯开放语音绝对有八成原因是这人的存在。
「停,上次全明星哥跟你分明挑了一场,你竟然还没满足吗?」叶修此时恨不得自己有那十年宿敌的气场,只要一瞪眼就可以让耳边清静下来,最好还会自动奉上钱包——要知道兴欣是很穷的战队,嘤嘤嘤携家带眷养孩子神马的很辛苦地。
「不够不够不够不够那次那个短小怎么可能够!!!再来PK一场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问题:要让一个话唠闭嘴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答案:堵住他的嘴就好。
所以叶修就这么干了。
嗯,黄少天的嘴唇很柔软,不过大概是只顾着讲话所以嘴唇有点干涩吻起来不太舒服,重点是他耳边终于没有噪音了。
被叶修吻住的那个人眨着眼睛呆楞了几秒,终于反应过来就喜孜孜地将舌头往叶修口腔里钻。
总之,黄少闭嘴了,耳朵安静了,世界和平了(?)。


周叶


叶修现在觉得压力很大。
现在放在他面前的构图是前.荣耀第一人VS现.荣耀第一人,应该、大概、或许,如果对方不拿那种闪亮亮的眼神盯着他看的话。
「呃,小周啊……」
「……」
听到叶修叫他,那位年轻人的眼睛瞬间发光就像是100w的灯泡般闪闪发亮光彩照人。
人正真好,叶修第一次出现这种感慨。
不亏是冯主席的爱(?),周泽楷的外貌真是无可挑剔让人想义无反顾地苏,除了无口这点让人烦恼外。
对,现在身为荣耀枪神自动翻译机的那位副队长不在场,所以叶修很烦恼,因为他发现他跟对方无法顺利沟通。
姑且不论两人的身份被观众脑补的那些血雨猩风爱恨情仇(欸?),就讲兴欣跟轮回是季后赛的对手对吧?这看起来像是求安慰求虎摸的小眼神是要闹怎样?
江波涛快来把你家队长领回去!!!
「……算了,有话就讲吧,哥心脏够强。」
然后,然后叶修眼睁睁看着那张姣好的面孔贴近自己,接下来叶修就发现他被吻了。
周泽楷的吻很轻,明显没什么经验只懂得像小鸟一样啄着叶修的嘴唇,有点痒。大概是用啄的已经不满足了,这位后辈开始用舌尖小心翼翼但仔细地描绘着叶修的唇瓣,在上面涂抹上一层水光。
近距离看着那张透着粉色的脸,叶修脑中第二次浮现人正真好这种跟现实脱节的感慨。
叶修闭起眼,默默地将在唇上徘徊的舌尖迎进了自己口内。


伞修


两名少年刚结束一场热吻喘吁吁地倒在地上翻滚。
其实以他们这种年纪来说,技巧不可能有多好,只是凭着一口气就是不肯输给对方所以每次接吻的时间越来越长,直到哪一方呼吸不过来为止。
两人的嘴唇都因为沾上对方的唾液而显得水亮亮的,再加上充血成了非常可口的颜色。
「真的要签约了呢!」先缓过气的少年平躺在地面成大字形,睁着眼盯着天花板。
「是啊,真不敢相信。」另外一名少年理所当然地占据了对方身边的位置,躺成同样的姿势。
「会碰到很多很强的对手吧?」
「一定。」
「到时候来比成绩吧,输的人要罚吻怎样?」
「你还欠着我上次输的一个吻别忘了。」
「啧,知道啦。先欠着等我下次讨回来。」
少年们现在心里满满都是对未来的憧憬,梦想着明天、后天、大后天,还有之后的每一天。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欠了一个吻的少年终究没有机会将这个吻还上。

评论(8)

热度(157)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