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Fullness

√ 架空设定,教授.叶修跟助教.周泽楷
√ 肯定OOC
√ 作者文笔不行还故作文青
√ 肉不美味……

请能接受者再往下看。





XX大学是所不新不旧的大学,论师资比不上几所知名大学,论教学硬件可能也不值得一提。
可是它却是一间有着出名图书馆的大学。
不管从这里毕业几年,从这所大学出去的学生都会记得那个迭放了层层书籍,陪伴他们度过大学生涯的温暖空间。
只是很少人知道,在那间老旧的图书馆的某层书架后面,有个窄小的空间。
不大,塞几个人进去可能就会卡死在里面。
谁也不知道这像是秘密基地一样的空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又是为了什么理由而存在,但是有些人却对这里有着忘不掉的怀念。
可能是心情阴郁不希望别人打扰时的救赎地,可能是逃课时不想让人找到的躲藏之地。不论是什么理由,很多人在这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回忆。
阳光照射不到,就像是高大树木下的树荫,那是属于共同爱护着这空间的同胞们,才默默口耳相传着的小秘密。

叶修用左手遮住自己的嘴,右手则扶着眼前的书架,头低下的角度让汗滴一粒粒从额头上滴落至木质的地板上。
模糊的视线里全是半透明的一层水雾,脸颊上透着旖旎的红。
他忍得很辛苦,快感一波波从底下涌起,几乎让他溺毙在这温柔的快乐里。
「小…小周……唔……」手指缝隙间,他断断续续念着拒绝的词句,带着颤的声音听起来却带着勾人的媚。
又一次,背后那名青年从他敏感的地方摩擦过去。
那在体内律动着的脉搏,不只冲击到肉体,还撞击着他的灵魂。
他的世界一次一次让对方侵入,几乎能从结合的地方感受到对方心脏鼓动的声音。
噗通、噗通。
与他的重迭在一起,噗通、噗通。
隔了一层书架的外面还能听到人交谈的声音,轻轻地,保持着在图书馆中的礼仪。远处的脚步声忽远忽近,让他的神经总是绷紧成毫无弹性的线。
「教授……叶修…教授……」青年低低的声音传进叶修耳里,在耳膜上震动着。
隐藏在衬衫尾端下的性器被一只纤细又带着力道的手握住,仔细且温柔地摩挲着。
一滴泪就这样从眼角溢出,伴随着汗水一起落到地面。
叶修稍微抬起了头,模糊的视线里还能勉强分辨,从书本的夹缝中,对面书架地三层的第七本是泰戈尔全集中的哪一册。
他曾经拿下过那本书,沉迷在那优美的文字海里。

——我的朋友,你的声音,像海的呢喃,像林间的细语,缭绕在我的心灵
  低回不已。


不明理由,脑海里突兀地浮现出这诗句,似乎能表现出青年每次唤他名时带来的那种深深的撼动。
在透过上方的玻璃照进来的阳光下,图书馆特有的尘埃在光中飞舞着跳动着,就像有着自己的生命。鼻腔吸进的空气里满是许多书籍堆栈在一起时特有的纸张气味,还有那种浓稠得化不去的怀旧感。
这里是叶修最喜欢的地方,现在却有种自己正在亵渎他的感觉。
这的确是亵渎没有错。
自己跟另一名青年,正在用人类的情欲试图染指这寂静的空气。
皮肤周遭感受到的空气与最初相比虽然依旧温柔,却又带着泡在温水中那种沈滞感,而伴随着歉意而来的是无法解释的兴奋。
除了握住叶修勃起性器的那只手外,青年的另一只手在衬衫下的皮肤上游移着,挑逗着他的兴奋。
胸前两粒乳粒被捏得有些疼,又有些麻麻的,透过白色的衬衫几乎可以看到乳尖的颜色。
后颈被青年湿热的舌头舔舐着,来来回回,带着热气的呼吸喷在皮肤上的感觉让他汗毛都竖了起来。
身体被敞开,被侵入,被迫……或着说是自愿接受着属于另外一个人的温度。
呼吸到的空气都像高过自己的体温,烧灼着肺部。
身与心都像是被火焰延烧着,一笔一笔刻下对方的痕迹。
「啊……」这种带着鼻音的甜美呻吟,叶修一点都不相信是自己嘴里发出来的。青年温柔的动作让每次的侵入几乎没感觉到痛,反而身体像是被取悦着一般颤抖着挽留那根肉刃。
「叶修……」落在发上的吻,太轻了几乎感受不到。
青年加快了速度,那如同烙铁的温度深深地刻印在他的体内,烫得他直发抖。
温暖的液体喷洒进仍在收缩着的甬道内,他自己也跟着将自己的种子留在青年的手中。
他错觉高潮延续了很长时间,慵懒在身体深处弥散开来,正足够他默念诗集中的某句话。


——把我做成你的酒杯,让我将整个杯奉献给你,奉献给你的人。




=====

诗句取自泰戈尔的漂鸟集。


评论(3)

热度(123)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