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叶修中心]Lauriers

架空设定。




在这座繁华的城市内,内行人都知道一间名为「Lauriers」的酒吧。据说店名的由来是从法文而来,代表了荣耀之意,也是指用来编织桂冠用的树叶。
它藏身在住宅区内,外观跟内部装潢也没有一些常出现在电视或是杂志上的酒吧时髦,可以说是毫不起眼的小店。
狭窄长形的店内只有一排吧台座椅,连张独立出来的桌子都没有。
但是身兼调酒师的老板,总是能藉由一杯一杯的调酒带给客人不一样的感动。

因为是平日,所以在接近打烊的半夜一点前店里已经没客人了。
所以这时候推开门进来的青年就很引人注意。
最近气温明显下降,所以青年穿着长到过膝的深灰色风衣,那张俊秀的脸完全可以比美电视上出现的明星。
「是小周啊?」原本已经在收拾玻璃杯的店主,看到青年后微微笑了一下。「老样子?」
看着青年已经习惯性地坐到客席最靠近角落墙壁的位置上,店主转身走向酒柜想了想,挑出一瓶酒后开始调酒的工作。
琥珀色的酒液倒入量酒器中,再倾倒于玻璃杯内,混上一定比例的开水再用长勺调匀。
简单的步骤,店主却做得很专心。
店内唯一的客人则坐在吧台上一直默默地注视着店主精细的动作。
完成整个作业后,店主将酒杯轻声地放到客人面前。
「喝吧。」
「……嗯。」青年看着眼前那杯酒,端起酒杯啜饮了一小口。清水没有降低威士忌的香气,而原本高酒精度会出现的辣味则变得圆润柔滑,让入口的酒味显得更为温和。
「最近常在杂志上看到你呢。天才调酒师、调酒界的贵公子。已经到处都可以看到周泽楷这个名字了。」店主……叶修语气间带了些感慨。
「很累吧?」
周泽楷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只是无言地低下头。
叶修看着那张脸上带着的疲倦,并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走回水槽那里开始继续清洗玻璃杯做收店的整理。
一小口一小口,玻璃杯中的液体确实地在缓慢减少着,直到见底。
两个人之间没有对话,只有沉默的空气在流动着。
用干净的毛巾擦掉手上的水后,叶修走朝着周泽楷的方向走了过去。「今天可以让我来帮你调杯酒吗?」
听到叶修的话,周泽楷猛然抬起头,眨着那双黝黑透亮的眼看着对方。
「好。」
「辛辣琴酒、辛辣雪莉酒、不甜的苦艾酒、都伯尼特、柳橙甜酒。」叶修熟练地将酒液倒入玻璃杯内,看着它们渐渐混合成一体。
最后摆放在周泽楷面前的,是一杯颜色红得如同宝石般剔透的调酒。
「小周啊,你知道这杯调酒的名字吧?」
「……调酒师。」青年小声地,说出了这杯酒的名字。
「其实,调酒师是个不讨好的工作呢。」叶修盯着摆放在两人中间的酒杯,「调酒师也是人,但是站在吧台里的时候不能有情绪,要以顾客为上。」
周泽楷看了几秒,才小心翼翼地端起杯子将酒液含入自己口腔内。
是杯很美味又让人怀念的调酒。
「像你这样还要上电视、杂志采访就更累了,就像要一直戴着完美的面具一样。」
「我……」周泽楷低着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叶修的话。
他只是,对最近自己的曝光率感到有点疲倦,心中总有一股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的恐慌。
明明,只是想端给客人一杯美味的酒而已啊。
「所以说呢,在我这你就不必那么拘束了。」看穿青年的窘迫,叶修笑了。「都是同行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地方?就当你是客人来一间普通酒吧放松一下而已。」
「嗯。」青年低低地应了声,脸颊上染上了淡淡的红。
接下去叶修也不再理会周泽楷,回头就去做自己该做的工作。
然后,店里的门又再次被推开。
「小江啊,来领你家头牌调酒师回去吗?」叶修转个头,看到那张认识的面孔调侃说。
「是。」比起店内另外那已经坐了一阵子的青年来得更加圆滑的新客人,面对传说中的调酒师前辈也没有露出胆怯,只是淡然地跟着笑。
「我这也要打烊了,赶紧带他走吧。」挥挥手,叶修没停下整理的动作。「谢谢惠顾,记得下次早点来啊。」
江波涛走近周泽楷身边,小声说了几句话后在吧台上留下了钱,两个人前后走出店门。
周泽楷在走出店门前,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个还在吧台里忙碌的背影。
下次,应该还是会找机会踏进这家店。
因为这是那个人的店。



========

看王牌酒保(Bartender)时突然冒出的画面。
传说中的调酒师叶修隐藏在小巷内的酒吧里,然后跟客人们产生互动的故事。

明明是这么温柔治愈的梗,却被我写得一点也不萌……_(; 3」∠)_

总之是单元剧形式,不定期更新。

评论(4)

热度(53)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