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邱叶]一目经年

R18

修真设定,师徒关系


只是想到啥写啥,不会补完←





邱非第一次见着那人时,他才约莫六七岁的年龄。

穷人家的小孩当家早,那日邱非也是从家里那几亩田地里忙了一阵子后才朝返家的小径走。

三月天的天气,还是有些冷的,但那人站在村口的桃花林中,一袭单薄白衣,柔软的衣料随风飘动着。点点桃花红衬着那抹白是如此鲜明,却又整个融入这风情间毫无突兀感。

像察觉到邱非的视线,那人原本仰望着枝头桃花的目光朝着邱非所站处不经意地一扫,流盼间尽是肆意。

那是名很好看的男子。

至少邱非觉得自己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就算是村中被所有人称赞的姑娘都未及上这人一丝风采。

邱非一瞬间红了脸,觉得现在自己浑身上下都沾染着土尘的模样实在不能入那人的眼。迟疑着要不要赶紧离去,心中却又舍不得想再多看几眼。

「咦?」在看到邱非后那人似乎略惊了下,但情绪收敛得很快。「真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能见着这种根骨。」

风吹过,邱非觉得自己才一眨眼对方就站在自己面前,这让小孩忍不住连连往后退了几步。

人类是不可能有这种速度……是妖?想到年迈的村长讲过得那些妖魔吃人的故事,一想到这,让邱非脸上出现了惊慌。

「别怕,我不是妖魔。嗯,应该还算是人吧?」那身着白衣,身形虽瘦却挺拔的男子,瞧着邱非的眼中挂着柔和的笑意安抚说。

对方唇上那抹笑意如此温和,去掉邱非心中不少惊惧。

近看更感觉那人不似凡人,眸中尽藏万物,闪烁着点点烁目光华。

「你……是谁?」邱非将口中唾液吞下,鼓起勇气问,他肯定自己从来没在村子里见过这人。

「小孩,你叫什么名?」但那人没回他,反而反问了他这个问题。

「……邱非。」想了半晌,小孩才小小声地回。

「愿不愿意跟我走?」男子弯下腰,不嫌弃邱非才从田里回来满头大汗和泥土,用着洁白细长的手指摸摸小孩那柔软的头发。邱非想躲,可是仍被那人捉来狠狠搓揉了几下。

「上哪?」明明知道该直接拒绝,可是邱非却鬼使神差地问了这句话。

「修仙。」

邱非眨着眼,看着那人脸上露出的笑容,一瞬间竟然失了神晃了眼……三魂七魄彷佛都落在对方身上。

只觉得自己可以一直就这样子看着这人的笑容不会腻。

很多年后,邱非才知道自己那时候的感觉名为心动……名为劫。


白帐内两名男子肢体纠缠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气息及两人的喘息声。

「邱非……你慢点……」被压在身下的男子,墨色长发散乱,面色潮红。原本穿着的白色亵裤早被褪到右脚脚踝处,露出修长白皙的腿与对方皮肤厮磨。

暖暖的真气随着少年入侵的动作流转进男子体内,绕得他体内四肢百骸无一不舒爽,最后又再经由经脉回转到少年体内。

「师父你适才才叫我快些,现在又说慢点,我到底该听哪边才好。」虽然修仙之人对岁月流逝并无太大感觉,但这几年下来邱非已经从当初孩童长成约十七八岁的少年模样,而且在叶修细心栽培下,竟比叶修还要高了半个头。

听到这话,叶修很想握拳狠狠敲自己徒儿的头一把,可是这场漫长的双修过程已经消耗他不少体力,疲软的手肘竟然撑不起身体,自然也没办法按照自己意思行事。

后穴被少年已经发育成型的肉茎给顶弄得又酸又麻又胀的,源源不绝的快感顺着真气灌进体内,让穴肉不住地紧缩着。

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不知经过多少时辰,这要不是因为两人都已经修炼有成,怕是光是出精次数就得让这场欢爱给折腾掉半条命。

白嫩臀肉间那隐密的穴口周遭因为溢出的精水给弄得黏黏腻腻,躺卧处的被襦上早就一片狼藉。邱非紧抓着自己师父窄瘦的腰间,让自己的肉刃不停在穴内出入着。

「唔啊……」龟头又一次顶到穴内敏感处,叶修身体忍不住打着哆嗦想要躲开,却让少年给拉了回来。

叶修被肏得嘴唇都在发颤,紊乱的喘息不住从他口中泄出,眼神涣散。他们身下的床板被两人的动作给弄得嘎叽嘎叽作响,这声音让叶修更感羞耻,可是却无法抑止自己被勾起的欲情。

而他越是因为羞惭不肯正眼看邱非,那体内的巨物就越发捣弄得凶狠,次次戳刺在那敏感处上,逼得叶修嘴里不住发出带泣的呻吟。

香油与穴内淫水还有之前射出的浊液混合,在被抽差得殷红的穴口处磨出一圈细细的白沫,看起来淫靡至极。

少年本就才初尝这性事趣味,毫不懂得节制两字,看一向冷静淡然的叶修被自己肉茎给插弄得眼神迷离,更是鼓起精神专心攻击着会引起叶修激烈反应的地方。

湿软的穴肉紧紧吸附在肉茎上,身体内真气流转时快感就跟着蜿蜒而上,两人同时都因为这说不出的舒爽感到头皮发紧发麻。

随着他们交合的过程,灵气源源不绝地涌入体内,转化成真气,这过程比平时自己修行时要增快了两三倍。

难怪会有人在尝过双修乐趣后就开始乐此不疲,甚至会刻意去寻稀少炉鼎体质的修士。

失去抵抗力气的叶修被少年动作顶得如河上小舟不停晃荡,后穴被粗壮的肉茎磨得又麻又烫,最后只能低低呜咽一声,跨下的性器又喷出几滴已经淡薄的白液。

后穴因为快感收紧,痉挛着一阵阵绞紧埋在深处不住转动的肉茎,终究还是少了些经验与耐力,邱非忍不住袭来的快感,闭起眼睛将积蓄的滚烫阳精喷洒在肠道内。

此时的叶修一身凌乱,裸露出来的净白皮肤上尽是深深浅浅的斑驳红痕,还渗着一层细密的汗珠。

「师父……」邱非喘着,恋恋不舍地将自己肉茎从那温暖滑腻的穴内拔出,牵引着内里的浊液也跟着从穴口泊泊涌出。

「不行。」沙哑的声音尚带着高潮的余韵,叶修皱眉,只觉得全身上下竟没有一处不在酸疼。他感到自己徒弟炙热的目光,直接干脆地断了对方念想。

再多来几次恐怕命都得交待在这张床上。

少年也知道自己做得太过,脸上浮起了羞愧的红。

「让我休息一下。」叶修替自己施了简单的清洁术法,让那种缠在身体上挥之不去的黏腻感稍一退去,也顾不得满床狼藉就这么昏昏睡去。

「是。」邱非应了声,看着叶修才刚一闭眼似乎就已陷入熟睡,眼里不由得出现笑意。

这些年来叶修外貌一点也没有变,还是当初见到时那副模样。修仙者寿命长,短短十载光阴不过晃眼之间。

对叶修,虽已经没有当初那种觉得无法亵渎的自卑感,但他对这人的情感却从来没有变过。

想一直留在这人身旁,想永远看着对方对自己露出的笑容。

将叶修白净修长的手指握入自己掌心之中,拇指细细摩挲着那圆润的指尖。


「师父,你又乱丢书物了。」看起来最多十一二岁的小童,一张稚嫩小脸皱着眉头的模样颇为喜人,只是他面对的人却对他视若无睹。

「嗯。」一身白衣的青年倚在窗边的躺椅上,悠哉地浏览着手中书册。

小童……邱非叹了口气,认份地收拾起地上那些杂乱迭放或是散落在各处的书籍古本。

这些书册中不乏珍贵古籍,但在他师父眼中却似乎不值一提。要说青年不在意也不对,每年时间一到那人总是会指挥着邱非将这些书册一本本晒在架上,几本特别珍希的更是由他亲手整理裱誊。只是其它时间里,那些古籍也不过落得跟其它普通书册一般的待遇。

从被带到这儿已过几载,偶尔邱非也会想起幼时的父母兄弟。叶修带走他的时候,除了留了足够财物给邱非父母,也说明了要邱非拜他为师踏上追寻大道的修仙之路。而那对朴实的夫妇听到儿子有修仙的根骨,虽然不敢置信却也露出喜悦的表情。只是从邱非踏上修仙路后,就注定了与尘世再无纠葛。

虽两人关系名为师徒,但在最初教导邱非识字跟基础的吐吶之法以后,叶修从来不禁止邱非做些什么,看些什么,一切随邱非自己意愿。

邱非根骨好,天赋虽不算特别聪敏,却胜在勤奋。他花了数年将叶修书斋里收集的书籍一本本看过,粗略地对这世间有了理解。毕竟还年幼,一些太过深奥的东西就只能囫囵吞枣过去。

叶修看着他一天天进步,偶尔会在修行上指点一两句。次数虽少,但指点的都恰好是邱非钻研许久却不得解的部份。

「邱非。」将注意力从书册里收回,叶修抬头看向这几年长开不少的小孩。「你来这几年了?」

「五年多。」邱非停下手,语气恭敬地回答。

「……你现已初知大道,有些事尽信书不如无书,也该带你出去历练了。」阖上手中书册,叶修脸上浮起温和的笑意。

「是。」小孩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心中有着些许兴奋。

这一去又是五年过去。

叶修不只带邱非在修真界中四处晃荡,也偶尔会落脚在尘世之中。

这五年邱非看尽过往从未想过会踏足的地方,也见识到许多现实的残酷。

「师父,修仙不是应该要戒除七情六欲吗?」又一次看到为了争夺所谓至宝互相残杀的修士,邱非迷惘了。

「你认为修仙是什么?」叶修不直接回答,只是淡淡地回问身高已经渐渐拔高的小孩。

「……追寻大道。」书上这么写,邱非就这么回答自己师父的质问。

「那大道又是什么?」

「……不知道。」小孩低下头,对自己的驽钝感到有些羞愧。

「邱非,人哪,是无法摆脱欲望的。」摸了摸小孩柔顺的头发,叶修柔声说。「像你想追寻大道这件事本身就是一种欲望,而凡人追求温饱也是一种欲望,想追求关乎自身利益的欲望其实并没有错。」

「……」邱非不太懂叶修话中的意思,如果欲望没有错的话,那岂不是说那些杀人夺宝的行为都是应该的?这跟他认知的修仙差距太大,让小孩一下子无法接受。

「欲望本身没错,错的只有人。所以修仙其实修的是自己的本心。」叶修指指自己的左胸,那在身体内脉动着的生命之源。「你要修的道,就在你本心里。」

小孩听明白了却还是有些似懂非懂,但还是知道叶修并不赞成那些行为,这让他感到一阵安心。

「回去吧。」叶修笑了笑,并不指望邱非马上会懂。不过时间还长,有些事可以慢慢来。

「嗯。」邱非伸出手握住叶修的手,是这几年来养成的习惯,那人的手掌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快要变得与自己一般大小。



评论(4)

热度(189)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