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双叶]14. 请进行三等亲内乱伦的H描写

H文練習15題


除了OOC外这篇有黑化梗,慎入。





兴欣在季后赛夺冠带来的兴奋很快就被叶修退役的消息给掩盖过去。
对叶修退役的理由兴欣发出的官方消息只说是因为发生一个小车祸,基于身体考虑所以让叶修退役。没对外发表的消息是,因为那场车祸撞击到脑部的关系,所以预测未来叶修的视力将会持续衰弱下去。
不管现在外界对兴欣的未来有诸多揣测,重要的是该怎么安置叶修的将来。
在考虑了很多方面后,陈果满怀着不安的心情将叶修交给了她唯一认识的叶家人。
「我们以后可以去看他吧?啊,我不是不信任你的意思,只是……」
「当然可以。」跟叶修相似的那张脸带着笑容说,「你们都是哥哥重视的人嘛。」

「混帐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呢。」搂住叶修身体的那个青年,在凑近了他耳边后,低声地说出旁人听不到的这句话。

「早安,哥哥。」
叶修感觉他的身体被搂进一个怀抱中,但这体认却无法让他感到安心。
「叶秋,别这样……」叶修的声音带着一丝微微地颤抖,或许是出自于对背德的恐惧……也或许是最后的恳求。
「哥哥,我好开心,你这次没有拒绝我。」对方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欣喜,却让叶修感到绝望。
耳垂被含进了一个温暖的地方,带着热气的呼吸喷洒在脖子上的感觉让叶修有想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那人的冲动。
只是之前每一次的抗拒,换来都是接下来一整天的禁锢,被绑在床上连最基本的生理需求都被他人掌控的感觉让他不敢轻易再去挑战。
「别怕我啊,哥哥。我只是想让你跟我都舒服。」睡衣的扣子被一颗颗解开,湿热的吻从脖子一路往下,像蛇一样在叶修露出的身体上徘徊游移着。
胸前的两粒肉粒被舌尖来回碾压着、舔舐着,直到他们都因充血而立起。在跟叶秋发生这种关系前,叶修从来不知道男人的乳头也是敏感带之一,但这时他根本无法否认从被舔舐的乳头那里传来的阵阵酥痒感。
舌头渐渐下滑到腰间,刻意地绕着肚脐周遭打转。
叶修知道接下去会发生的事,但他无法阻止,也无力阻止。
当敏感的伞状前端被吞入温暖潮湿的口腔瞬间,他反射性地仰起了头。
顶端的小洞被舌尖刺激着,茎身也被舌头舔舐摩擦着。强烈的刺激让叶修的腰都在微微发颤,止不住的呻吟从唇缝中溢出。
叶秋很技巧地刺激着勃起的性器,却不让他解放。
两根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潜入后方的小孔内,熟练地做着拓展的工作。
指腹一再地碾压过前列腺的位置,从那处传来的快感已经剧烈到令人感到疼痛的地步。
「不要……叶秋……拜托……」叶修扭动着腰想要逃避这种快乐,却明显只是徒劳无功的努力。
「为什么要逃呢?哥哥明明很喜欢不是吗?」吐出嘴里那根已经胀到不能在胀地步的肉茎,叶秋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这里,都已经准备好要接受我了。」
涂满润滑液的四根手指顺畅地在肉穴内抽动着,撑开来时可以看到泛着红色的内壁。
「哥哥,放松哦……」听到这句话的同时,灼热的肉刃冲进了叶修的体内,就算充分进行过扩张的甬道还是因为异物的侵入感而感到不适与疼痛。
「啊啊!!」
「不管做几次哥哥这里总是这么紧……每次都会担心哥哥会不会被我弄坏呢。」被温暖狭窄的甬道紧紧包裹住的快感让对方声音里多了些急促。「不过既然哥哥这么饥渴地吸吮着,我就算粗暴点也应该没关系的吧?」
腰被紧紧扣住,肠道黏膜被粗大的肉茎狠狠来回摩擦过去的感觉让叶修觉得呼吸困难,头也因为缺氧在发昏。
拔出、侵入、拔出、侵入……他有种自己的身体只是用来承载男人性欲的器具的错觉。
朦胧的视界,总有一天将会完全变成黑暗的世界。
叶修觉得有什么热热的液体从自己脸颊上滑落了下去,那到底是什么呢?
「哥哥,你喜欢我这样操你的对吧?我操得你很爽对吧?你看,都流出这么多水了……对了,哥哥现在看不到了,怎么办呢……」
前面已经回复到半勃起状态下的性器被包裹进男性的手掌内被反复搓揉,直到他回到原先的硬度,从顶端的小孔里泊泊地向外溢出透明的黏液。
从前后方同时传来的强烈快感让叶修慌乱地晃动着双脚想逃离,却反而被捉住脚踝拉大了两只脚张开的度数。
「哥哥你听得见吧?你听,每一次我插进去的时候,这里都发出淫荡的水声,噗滋噗滋的就像在说好吃好吃呢。」床铺的晃动声、肉体撞击在一起时发出的啪啪声、抽插时淫靡的水声……叶修听得很清楚——从他视力退化后听觉却强化了——但心里上无法接受。
「不……住手!!」虽然是拒绝的话语但完全听不出力道,反而混杂着如同啜泣般的哭音。
「我爱你,哥哥,所以不要再离开我了。」


评论(12)

热度(319)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