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魏叶]4. 请描写自渎的情节

H文練習15題





魏琛向来觉得自己运气不错,但也没想到一回房间会看到这种场面。
跟他同房的那位青年,上半身倚靠在床头上,裤子则是脱了一半,很明显正在进行某种男人都懂的……自我安慰中。
打飞机、打枪、撸管、自慰、自渎,喜欢哪个词随便用,反正说白了就是在活用五姑娘伺候那根孽根就对了。
看看对方有点发红的脸,再往下看看被握在那双手中半露出头那可怜的小玩意,魏琛干脆关起门大大方方坐到自己床上看了起来。
「老魏,非礼勿视这词你懂吗?」
「呦,这种时候就要脸了?平常不是把下限都喂狗去了。」魏琛嗤笑一声。
「这能比嘛。」
看到魏琛像铁了心打算观赏到底了,叶修也没打算多说什么,手上那根东西在他俩打嘴仗的时候已经软了一些。
男人嘛,生理需求神马的都很能彼此体谅。
都已经做到一半了现在叫他收工回家,只要是个男人都不能忍。
「别害羞别害羞,老夫可是身经百战技巧纯熟,需不需要手把手指点你这毛头小子一二啊。」
「得了吧,你这把年纪还是攸着点,免得肾虚没性福。」哼了一声,叶修也没打算继续跟他耍嘴皮子下去。
其实荣耀圈里男女比例失调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职业圈刚开始的时候别说是女选手了,连个性别女的工作人员可能都找不出根毛来。
选手的年龄层又是气血正旺的年轻人居多,平常宿舍里打打闹闹互相帮撸顺便耍个嘴炮互相嘲笑一下子孙根大小的情况还真不少见。
这或许也是叶修现在可以如此淡定的理由之一。
「我说叶修你换来换去就那几种花样不腻吗?」魏琛兴致勃勃看了半天后,觉得有点无趣了。
叶修撸动的动作很明显虽然不青涩但也不熟练,看来看去除了手指上下套弄着竿身外半点新意都没有,这是要打到哪年哪月去。
「撸个管还需要什么花样。」对魏琛的嘴炮叶修完全不放在心上。
「欸?小子你不会以前都是这样撸过来的吧?」魏琛突然间非常同情叶修的小兄弟。
有这样的主,以前这小兄弟得过得多悲惨啊。
嘿嘿笑着魏琛凑了上去,也没问过对方意思就伸手捏了捏底下的囊袋。「好歹这边也伺候一下吧。」
突然被这样碰触到敏感的地方,叶修身体僵了几秒,挥手拍掉那只猥亵自己的手。
「哎哟,哥这可是看你小兄弟憋得实在可怜才想帮你,不识好人心。」
「随便你说。」
其实对这种事叶修还真没上过心,在他感觉反正最后射出来就好,又不是点技能数技能越多越好。
「听话,照哥的话试一次,保证你小子爽得不得了。」哄小孩似地,魏琛一点也没放弃的意思。
「你这话听起来怎么那么像诱拐小孩的怪叔叔。」
叶修嘴里嘲讽着但还是分出一只手往下探去,轻轻搓揉起囊袋,另一只手则照旧上下撸动着茎身部份。
很难形容这感觉,跟直接刺激肉茎的快感不一样,最明显的就是从顶端涌出液体的速度加快了。
手中的柱体比以前都还要更硬,热烫烫地感觉随时都会发射一样。
「掐住掐住,别这样射出来。」
耳中突然传来这句话,叶修反射性掐住根部硬生生将射精的冲动给憋了回去。这种感受并不好受,他张大了嘴用力呼吸着,眼睛里都是水雾。
「上面速度放缓点,对,就这样慢慢撸动。欸,底下手不要停啊。」
就像被蛊惑住一般,叶修手上的动作完全照着魏琛的指示走,耳膜上全是噗通噗通心脏跳动的声音其它什么都听不见。
「好了,用指尖去抠马眼,轻点不要太用力。」
「唔!」手指上沾满了透明的前列腺液还不停地往下滴,强烈的快感让叶修腰都在发颤,他忍不住闭起眼,呼吸的节奏已经完全乱了。
魏琛不知不觉看呆了,其实这样看,叶修长得其实算不错,至少有中上以上水平。只是那张嘴实在太招仇恨,所以平常没人在意过而已。
现在那张脸透着淡淡的红晕,露出的大腿部份看起来洁白又滑腻,突然让他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
「啊!」
被刺激到再也忍耐不住,带着情欲的沙哑声音从叶修嘴中泄出,硬挺的肉茎前端终于断断续续喷出一股股白浊的液体。
看着叶修瘫软靠在床头上刚高潮完失神的表情,魏琛尴尬的发现自己裤裆好像……鼓起来了。

评论(3)

热度(204)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