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张叶]6. 请用你偏好的体位描写强制H

H文練習15題





张新杰是个联盟里公认十分严谨的人。
自律、理智、认真,还有,私底下被某些人信誓旦旦绘声绘色地传播着的……强迫症。
这样的他唯一一次不理智的决定,大概就是跟某个人成为情侣关系。
他有时候都会有冲动回到过去摇晃那时候的自己,怎么就这样想不开呢!谁不好选偏偏选这样一个人!你到底是看上这货哪点了!!你是找虐呢还是找虐呢,果然是找虐吧!!

「……叶修,去洗澡。」
看着那名坐在旅馆提供的桌前对着笔电连头都不回的那个人,张新杰感到有点头痛。
按照他平常的规律,这时间他或许在锻炼身体也或许是在观赏过去赛事的影片为接下去的比赛作准备,总之绝对不是让他像现在这样在这里浪费生命。
联盟的赛事规则排得很紧凑,两个人平常都为了自己的战队奔波各地,像现在这样抽出时间来见个面的机会并不多。但是对方却像是一点都不在意这难得的会面,还是老神在在地……刷着游戏。
张新杰手指敲着小沙发前的矮桌,看着床头柜上面的时钟时间,决定一秒不多一秒不少刚好隔个五分钟提醒对方。
「叶修,去洗澡。」十五分钟过了,这已经是第三次提醒。
「再等等,再等等。」可是计算机前的那个人却是往后挥挥手,又点上了新的一根烟。
然后,荣耀联盟第一巨乳……不对,第一奶妈他,耐心终于断线了!!
不过面对全联盟都被轰炸祸害过,光靠一张脸可以当T的荣耀教科书,他能坚持这么久实在是太令人欣慰。
张新杰站起身,抽出叶修手指间刚点上的那根烟,狠狠地按进旁边的烟灰缸里。
不知道是不是人相处久了气质都会相近,张新杰现在黑着一张脸的气势堪比他家霸气威武的队长,真不亏是同一个战队的。
他一把拉起错愕的叶修,淡定地结束了笔电上的游戏画面,然后温柔地……可以用神速两字形容,把站在他面前恋人身上衣服全部剥得精光一丝不剩。
这大概就是有锻炼跟没锻炼的差别了。

叶修整个人被压制在浴室的墙上,本来应该让人可以悠哉地躺在里面的大浴缸现在一点作用也没有。
就算他想反抗但双手却被浸湿的毛巾绑住固定在身后,胸前的两粒红樱因为不停地与墙壁进行亲密接触所以早就挺立起来。
「新杰……唔……啊啊——!!」
从头上浇灌下来的热水不停地沿着他身体的轮廓往下滑落,闭锁在空气中的闷热水气熏得他整个头都晕陶陶的。
男人的手指在他后穴里转动抽插着,强烈的刺激让双脚都快撑不住自己体重而只想向下滑
颈项被凶狠地啃咬着,就像动物在标记着主权似地。
勃起的性器被对方的手掌握住,温柔却又强硬地撸动着。每当指腹擦过前端的小孔时,他腰都在发颤。
眼眶有种酸痛感,从脸颊滑落的水珠却不知道是热水还是泪水。
被撑开的内壁流进了热水,烫得他脚趾都蜷缩起来。可是张新杰一点也没有顾虑他身体承受不承受得了这种快感,只是按照着固定地节奏按压着前列腺。
「不要了……会死……真的……」叶修像条缺氧的鱼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用力摇晃着头,扭着腰拼命想要躲避。
「扩张要做满十分钟。」
听到身后传来的这句话时,叶修确切地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的,已经够了,你可以插进来了!」深呼吸了一口气,叶修移动臀部凑近对方的跨下上下磨蹭着,那硬梆梆的感触让他红了脸。
「还有五分钟。」
「……」叶修真心觉得自己快哭了。
所以当后来张新杰那硬挺的肉茎缓慢地拓开已经松软的穴口时,他突然觉得自己可以再爱了。
浇淋两人身体的热水已经被关掉,但让热水烫得带上了粉色的皮肤颜色却没有褪掉。
看起来,很可口。
张新杰缓缓操弄着肉穴,感受着饥渴的肠道绞紧自己肉棒的感觉。
他不急,就两手扶住叶修的腰,有一下没一下地往深处顶。被他压制住的身体在颤抖着,每次当他顶得深了总是会听到一声低哑的呻吟声。
好像,有哪里感觉还不够。一边操着叶修,张新杰脑里却冷静地运转着。
将肉茎拔到接近穴口处,再突然用力地一口气没入到底。
「啊啊……嗯……」拔高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甜味。
「叶修……」性器被狭窄紧窒的甬道紧紧包裹住,臀部的肌肉紧绷,可以察觉到那具身体在痉挛抽搐着。
「放开、放开我……」叶修扭动着,从半勃着的肉茎前端滴落着透明的液体聚集在浴缸底,但却得不到解放。想要自己用手好好照顾一下,双手却仍然保持着被绑住的状态。
「理论上,男人是有被操射的可能的。」
「你……不是吧?」听到张新杰嘴里吐出的话,叶修脸都黑了。
但接下来他就根本没有力气再继续担心了。

现在,离张新杰固定就寝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

评论(8)

热度(33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