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楼叶]11. 请描写榨汁属性的角色的H

H文練習15題






楼冠宁其实觉得自己挺好运的。
跟朋友凑了个战队,成绩虽然在联盟里不上不下挺尴尬的一个位置,但也算是圆了自己的梦。
而且在决定成立战队后,他还认识了一直崇拜的大神。
叶秋啊……玩荣耀的哪个不知道这名字的份量。当初第一次见到大神那会儿他跟朋友们都还在争论对方到底是不是大神本人,当然这点质疑很快地就被刷掉了。就算实际认识对方后才知道大神真不是普通人能HOLD住的,但也不妨碍他对大神的景仰之心啊。
兴欣因为赛事来到B市的那个晚上,理所当然的就由富二代的楼冠宁负责招待。
虽然白天才以高比分狠狠输给对方,但是楼冠宁心态调整得很好。兴欣可是有着一位大神两个全明星的队伍呢,输了不奇怪,赢了的话那一定是自己队伍人品爆发。
不过……谁来跟他讲讲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状况的?

他崇拜钦慕的大神现在正骑在他身上,对,骑在他身上,正确说来是骑在他跨下那微妙的位置上。
「大大大大大大大神,你醉了?」
楼冠宁满脸通红,拼命眨着眼睛看着对方,很心虚地承认了自己小兄弟不争气地抬了头这件事。
叶修黑色的头发因为没有吹干还带着潮湿的水气,同样因为水汽让贴在身躯上的白衬衫下透出了薄薄的肉色,衬衫的下摆刚刚好遮住了尴尬的部位,露出两条赤裸裸洁白修长的腿。
那坐在自己跨尖的臀部,就像在骑马一样缓缓前后磨动着。
楼冠宁觉得口干舌燥,完全挪不开眼光,腹部底下就像有火在烧一样。
「你说呢?」歪着头,叶修脸上浮起似笑非笑的表情。很少晒到太阳的大腿内侧,白得亮眼。
被蛊惑住的男人,忍不住伸出右手摸了下那处皮肤,摸到的触感滑腻而又细致让他的手指留恋不去。在听到叶修鼻腔中传出的闷哼后,才又像是受惊似地缩了回去。
「怎么?没做过?」
「不是……」
「还是我没那魅力?」叶修的笑容跟平常完全不一样,带着一股能蛊惑人心的媚意。
「不是!当然不是!」楼冠宁惊得差点从床上弹起,却忘了他还被对方压着当然没能成功。
看到他窘迫的模样,叶修笑了。
他拉着楼冠宁的右手,探到自己后方那隐密的入口,再引着对方的手指插进了穴内。
狭窄的穴口并没有多大的抗拒,还在迎进了男人的手指后死命地绞紧着像是想阻止手指退出去。
「很热吧?」叶修弯下上身贴近身下的身体,咬着楼冠宁的耳朵讲。「动下呗。」
楼冠宁觉得他一定是在做梦,所以他才会照着对方的指示转动着手指在那处搅动着。狭窄又火热的内壁紧紧吸附着手指,每次拔出手指时都可以听到噗滋噗滋的水音。
着魔似地手指的动作大了起来,数量也渐渐增成三根。
他忍不住想着如果是自己的性器插进去会是怎样的感觉?想象着潮湿温暖的肠壁吸吮着自己那根的感觉,楼冠宁觉得自己都快疯了。
叶修脸上满是潮红,胸前两粒红樱因为他趴在楼冠宁身体上扭动所以早就挺立起来,摩擦着衬衫衣料感觉酥痒得很。
淫秽的水声噗滋噗滋地响着,刺激着听觉也同时刺激着欲望。
「够了……够了……」叶修喘息着喊停,低哑带着颤音的声音完全反应出他被勾出的情欲。
休息了几秒后,他撑起自己身体稍微抬高了臀部,低头解开楼冠宁的裤头。拉下拉炼,楼冠宁也配合着叶修把裤子从脚上踢掉。
蹦出的肉刃早就处在蓄势待发的状态,握在手中热烫烫地灼人。又粗又硬,连血管都暴出来的肉茎看起来实在有点吓人。
叶修喘了口大气,扶着那根东西对准开拓好的后穴,用龟头蹭了蹭还滴着液体的穴口几下后,才慢吞吞地将肉刃收进体内。包裹住茎身的内壁又热又紧,边吸着还边收缩像是在按摩肉棒一样,让楼冠宁忍不住倒抽一口气。
像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力一样,叶修的动作很慢,只是一吋吋慢慢吃着,一点也不着急。等了半天终于失去耐心的楼冠宁,红着眼扶住叶修的腰一口气将自己那根宝贝顶进那温热的穴内。
「啊啊!!」拔高的声音尾端带着颤音,叶修整个人软倒在楼冠宁身上。
一插进去男人就像终于找到目标一样,开始用力动了起来。一开始还只是在穴口处抽插着,后来干脆直接死命地往深处操,柔软湿滑的肠壁一缩一缩地绞住肉茎让他舒爽得差点就要这样射出来。
「慢点、啊……慢一点……」叶修扭动着腰像是要逃避这猛烈的攻击,却又像是在迎合一样。
被肠液跟龟头流出的透明液体沾湿的肉茎,闪着一层水亮亮的光泽。
在某一次撞击时,不知道是碰到了内壁上哪个点,就听到叶修发出一声带着哭音的尖叫。本来都已经被操松的后穴死命地绞紧着肉棒,整个人都软在楼冠宁身上一抖一抖地抽搐着。
楼冠宁终于忍耐不住那袭击过来的快感,将精液喷洒在叶修体内。
俩个人都喘息连连瘫在床上不想动弹,过了许久是叶修先回复过来。他深呼吸了口气坐起身,那刚射完还软着的性器仍旧在他体内彰显着存在感。
「再来?」他挑挑眉,微微瞇起的眼睛里带着笑。
空气里充斥着情欲的气味,房间温度连开了空调都降不下去。

楼冠宁觉得自己快死了。
他还年轻,并不想死在肾亏或是马上风。
「叶、叶神……您还要继续吗?」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既无力又软弱还带着哭音真不像个男人。「不行了……真的……」
「这样就不行了?年轻人要多锻炼下体力,比赛可不只是比技术而已,有时候耐力也很重要。」骑在他身上的男人,红嫩的舌头舔过有点干的嘴唇后,笑了。边说,穴口还夹紧了插在里面的肉茎。
「可是……叶神……我们现在并不是在比赛啊……」更重要的是,他是三次元人物而不是二次元啊!!!一夜七次郎神马的,哥真心办不到啊啊啊!!亲儿子的皮都快被磨破了啊!!!!

评论(4)

热度(199)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