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死神与佣兵(修改)

架空设定


夜晚的森林与白天像是两个世界,但绝不是平静的,仔细倾听的话可以从黑暗当中听到许多白日不会发现的细节。动物们的脚步声,夜雾凝结成水珠的声音,树梢的叶片似乎正在窃窃私语着交换情报。白日的森林如果是危险,夜晚的森林就是又再混杂了些许隐密气氛。
阴凉的空气中飘荡着一股混杂着树叶腐烂时的酸甜气味,今天又有无数的生命跟着植物一起化成泥土,滋养着森林。月光透过树叶在地面上制造出许多斑驳的阴影,随着月光缓慢地在地面上移动。
坐在树下的男人用手里的树枝拨弄着眼前燃起的火堆,木头在燃烧时发出劈哩啪啦的声响,偶尔还有爆出的火花。确认火势暂时不会灭掉后,男人将手里那根细瘦枯枝也投入了火中,坐在前面看着旺盛燃烧着的火势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
他是一名旅人,却也不是普通的旅人。
不管是在挑选休息的地点上,或是看似随意放置在一旁却随时能握入手里的武器,都表示他很习惯只身一人在野外讨生活。
无数树影在他身上晃动、交缠,如同层层交迭在一起的蜘蛛网,让人有种错觉他似乎正在被黑闇包裹住,下一秒就会被吞蚀进去。
「……你来了。」没有抬头,男人却突兀地对火堆外的暗影说出这句话。
那里竟不知不觉中站了一名全身罩着黑袍的男人,就算是夜晚的气温较凉也很少人会像那人一样全身上下像是被黑暗所包裹,除了帽沿底下露出的半张脸外几乎看不出轮廓。黑色的袍子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的布料制成,如同丝绸般柔软,却又再多了些许流动的光彩,甚至可以看到丝线交织出隐密的咒文。
旅人对这悄声无息出现的访客似乎并不意外,至少光从他的表情完全看不出有一丝讶异,甚至看不出太大的情绪起伏。
「我来了。」黑袍的男人伫立在那,伸出手将遮住脸的连帽掀开,那张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
直到这时,旅人才总真正直视那名访客。
微微瞇着眼,浑身散发出的感觉就像只伺机而动的野兽,几秒过后却像是之前的戒备只是错觉般整个人松懈下来。
「还不打算跟我走吗,叶修?」黑袍男人话里虽是感慨,语气中却听不出什么遗憾,甚至还带有点轻快。
「这么久了你还不清楚吗。」叶修面上一脸平静,看不出实际想法。
听到叶修这回答,那人只是笑笑,却没有再对这话题再说什么。实际上他们每次见面时都会进行这样子的对话,简直就像是开场白一样。当然,每次他都是真心去询问叶修,而叶修每次拒绝他也是一样。
「今天打得很痛快?」看着叶修身上那些细小的新伤,他微微瞇起了眼。
「还好。」耸了下肩,叶修慵懒地靠上身后的树干。粗壮的树木支撑起他的体重,也让他觉得好过了些。白天跟魔兽的激烈打斗并不是让他疲倦的理由,难受的是让人看到他身上那印记时,那些人露出的恐惧表情。甚至在捕捉到预定目标后,就像是要逃离般匆促地付出佣金后,当场就解除了与叶修的雇佣契约。
这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叶修很清楚,也懒得去计较。
「你可以呼唤我的,我很乐意为你服务。」男人从原本几乎退一步就能融进黑暗的位置缓缓走近了叶修身边,黑袍的衣摆在地上拖过却没沾上丝毫土尘。而且衣摆拖过地面应该发出的沙沙声却没有出现,但在他身上却好像十分正常。
「……」抬头看了看对方那张总是带着温和笑容的脸,叶修嘴角勾出淡淡的笑。「不叫你也会来。」
「……的确是啊,因为这是我的机会。」弯下身,男人拉起叶修的手,毫不介意那上面的脏污迭上了自己的唇。
男人的吻落在叶修手背上瞬间,那在锁骨之上的刻印似乎也跟着烧烫起来,逼得叶修不得不闭起眼忍耐,只是身体自然的痉挛出卖了他。
「很难受?」男人笑着问,挑逗似地用湿润的舌尖在指沟描绘着线条。「稍微忍耐一下。」
叶修深呼吸了几口大气,才压下皮肤上那种强烈烧灼感,还因为太近所以鼻腔里甚至还有错觉能闻到肉烧焦时的气味。
他知道自己身上那些伤口在迅速愈合消失,这是那枚被诅咒的印记带来的效果。
——被死神钟爱的人。
这是那枚印记里琐碎花纹代表的意思。
而在这片大陆上,这印记还有另一个意思——被厄运诅咒的人。
「真遗憾……」用手指细细确认叶修身上的伤口全消失了后,男人稍微叹了口气。
「遗憾我没能直接让你带走吗?」叶修哼了一声,甩了甩刚被对方拉住的手,却甩不掉似乎还残留在上面的感触。
「这当然是其中之一的理由,不过我主要是遗憾……要是你伤再重一点,就可以用另一种治疗法了。」对叶修的态度,男人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我很想念你温暖的体内。」
想起唯一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男人上勾的嘴角线条越发明显。
那时候叶修因为重伤的关系气息虚弱,白皙的皮肤上沾着鲜红的血液,包裹在自己黑袍之中的情景……既脆弱又带着说不出的淫靡。
非常的,美味。
「你那里紧紧绞住我,像是张嘴一样不停咬着怎样都不肯放我离去,在冲刺的时候你还会紧抱着我……」
「喻文州!」一向被说是没脸没皮的叶修,难得被激出些许气急败坏的模样。
「终于肯叫我名字了。」喻文州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叶修的脸颊,像是怕碰坏了般动作十分温柔。
「你以为我没注意到白天你玩的花招吗?」叶修瞬间就马上冷静下来,对着喻文州一笑,眼里却带着冰冷。
本来只是可以轻易解决的五级魔兽,最后一刻却出现魔力暴动差点灭掉三分之一的团员,要说这当中没猫腻谁都不信。
而且因为这样,让叶修原本想继续跟着这团再混一段日子的预定被彻底打乱,还因为这样暂时也没办去城镇补充日常所需,毕竟哪里都不会欢迎身上带着印记的人。
「对你来说,只是一点小小的麻烦不是吗。」喻文州那双看着叶修的眼睛里充满着柔和宠溺的感情,就像是看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般。不,实际上对他来讲叶修的确是最重要的宝物,所以他才会在叶修身上留下那个印记。
叶修哼了一声没回答。
喻文州偶尔会暗中玩些小手段给叶修制造困扰,但却一直把握在一个度上决不会超过叶修的底线,就像只是藉此提醒叶修自己的存在。
就像他以前说过的一样,他有很多的耐心去等待。
当然,如果叶修愿意早点点头就更好了。
「时间到了。」看着渐渐亮起的天色,喻文州有些遗憾,却不否认心中的期待感又增了几分。「真不考虑我的提议?」
「你真不肯放弃?」叶修反问。
「其实死亡并不可怕,那是母神平等赐给所有人的安宁,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喻文州心情很好地对着叶修眨眼,语调还是十分温柔带着蛊惑性。「我等着你主动到我怀里的一天。」
「滚。」叶修对着那即将消失的黑袍身影用力甩手。
「呵呵呵。」黑色的身影如同来时一样静悄悄地失去踪影,只留下最后那淡淡的笑声消逝在空气中。

=====


总之就是被死神喻队深爱的佣兵叶修……喻队无时无刻想把叶修拐进死亡里,却被叶修一次次拒绝,两个心脏间的勾心斗角啥的梗

后续神马的……不一定有……


评论(11)

热度(16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