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一叶之秋x叶修]7. 请描写双方身分地位不对等的H

H文練習15題






叶修觉得自己一定在做梦,一定是自己今天上床方式不对。
不然怎么可能会看到一叶之秋站在他面前,而且还高了他一整颗头让他只能仰视。
「主人。」站在叶修身前的青年开口唤他的声音,如同大提琴的声音般,浑厚中带着磁性。当初让系统随机拼凑出的脸,却是意外地俊秀。
对着那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让叶修心情有些复杂。
「为什么当初要舍弃我呢?」
这个指控更是让叶修无法承受,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
一叶之秋闭上嘴,看着眼前那名青年,看着那张写满了复杂情绪的脸。
虚拟的世界里,他陪伴着这个人度过了许多年,曾经以为会这样一直陪伴他下去,可是……
他执起了叶修的手,轻吻着那人的指尖。
就是这双手,带着他一起冲上了荣耀之巅,也是这双手,将他交给了别人。
他知道那人其实并不想,但结果却是他换了操纵者。而那人,使用了新角色重回了同一个战场。
黑色的情绪在他心中蔓延,几乎克制不了。这让他捧着叶修手的那只手,带着些微的颤抖。
还处在震惊下的叶修没有注意周遭的场景迅速转换成了一间密室,四方形的密室中只有正中央放置着一张大床。
「主人,我会满足您的,所以,不要反抗我,好吗?」
放下叶修的手,一叶之秋笑了,笑得如此灿烂。
然后他撕开了叶修身上的衣服。

「住手!我叫你住手!!」叶修扭动着身体想从这尴尬的状况下逃出,却被对方轻松地制住。
身下的床很柔软,睡起来很舒服,但这不是重点!
他全身赤裸着,臀部被高高抬起,大腿则被压着贴往他的胸前。
一叶之秋的舌头绕着那还未绽开过的菊瓣打转,他舔得很用心,连一丝皱折都不肯落下。
当那湿热的舌头已经不满足于舔舐而是试着探入那狭小的入口时,叶修僵住了几秒,开始更剧烈的反抗。
显然叶修的反抗并没有造成对方任何困扰,因为叶修很快地感受到了自己体内黏膜被舌尖擦过的感觉。有些粗糙的舌头舔过敏感的黏膜,引得内壁阵阵收缩,还灵活地模仿着性交的动作在穴口出入。
叶修觉得自己快疯了,因为伴随着羞耻感而来的是无法否认的强烈快感。
他扭动着臀部想避开对方攻击,可是还是听着那淫荡的水声不间歇地传进自己耳中。
那种酥痒的感觉从穴口直直向上窜,逼得他的理性溃提,发出可耻的喘息。
一直以来的冷静在这种一面倒的状况下没有任何用处,叶修的眼里渐渐带上一层朦胧的水气。
「主人,很舒服,不是吗?」收回了攻击的舌尖,一叶之秋问。经由他的手在他眼前慢慢绽开的花朵,可怜兮兮地一缩一缩地吸引着男人的目光。
想要这个人,想要到都快无法呼吸了。只是对主人来讲,自己到底是什么呢?
等不到叶修回答的一叶之秋垂下眼,用他早已充血勃起的肉棒缓缓摩擦着臀瓣间的间缝。
那比正常男性明显还要更加粗壮狰狞的物体,让叶修感到恐惧。
「不、不可能……进不去的!不可能!!」叶修慌乱地转动着唯一自由的上半身想要逃开,但腰跟大腿都在对方禁锢底下动弹不得。
「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到主人的。」龟头顶在那处入口磨蹭着,却不急着插进去。那灼热的肉块就一直在附近徘徊、磨蹭,有时候像是无意般撞击着会阴或是穴口。
那种微妙的感觉让叶修咬紧牙,身体一直处在紧张的紧绷状态下,紧抓住床单的手指指尖都在泛白。
在一叶之秋将那根巨物抽离那危险的地方后,叶修精神稍微放松的下一秒,那根肉棒顶破了括约肌的抵抗长驱而入。
「啊啊!!!」叶修瞬间睁大了双眼。
后面被填满的地方很撑,撑到觉得下一秒就要被撑破了。
「不痛吧?我怎么可能让主人痛呢,只是稍微……抽掉了痛觉而已。」一叶之秋伸手抹去叶修脸上的汗水,这动作让他跨下的那根巨物更深入了穴内。
叶修已经听不清楚他在讲什么了,耳膜里只剩心脏跳动的声音。
肉茎缓缓地在被撑开的狭窄甬道内动作起来,每一次的拔出都是为了插入而做准备。
被扩张到极限的内壁紧紧咬住侵入的异物,像在抵抗着侵入却只是增加了插入时的快感。
好热……被激烈摩擦的黏膜就像火烧般地烫。
「除了……抽掉痛觉以外,主人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吗?」被紧紧包裹住的快感让一叶之秋的声音也开始不稳。
叶修脑内的警钟开始狂响,下一秒他就用自己的肉体明白对方的意思了。
肉茎摩擦过黏膜的刺激感突然遽增,所有神经几乎都被彻底激发出来。到这时一叶之秋才开始放纵地开始用力动作,快速地抽动着那根肉茎在叶修体内横冲直撞。
「啊啊……啊!」甬道被拓开、压迫着,龟头一次次碾压过前列腺的位置,席卷而来的快乐太过激烈几乎成了痛苦。
叶修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哭了出来,但他根本无法克制这种本能的泪水。
臀部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收缩着,每次肉棒拔离时都像是依依不舍般咬紧着不让他退出去。
就这样抽插了不久,一叶之秋突然停止了动作,叶修根本无法思考对方的理由,只是闭上眼趁机喘口气。
原本被对方手掌禁锢住的腿被松开,叶修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整个人拉起坐到对方腿上,速度加上自己体重让停留在自己穴内的肉刃侵入了更深的地方。
大腿根部痉挛着,往后倒去的身体被对方拉了回来。
「太、深……太深了……会死……」就连抗议的声音里都带着浓浓哭音,根本没有力道。
「不会的,我怎么可能舍得主人死。」一叶之秋吻着怀中人的脸,舔掉眼角溢出带着咸味的泪珠,毫不顾忌叶修适应的问题开始用力地从下往上冲刺。
叶修有种自己陷入漩涡的错觉,只能攀着眼前唯一的救命之物……就算明知这种痛苦与快乐其实是由对方带来的也一样。
硬梆梆又火烫的肉茎每次都准确地从腺体处压过,让叶修的腰都在打颤。
太过深入的肉块每次插入就像要撞破内脏一样,呼吸都被压迫着无法顺畅,脑子因为缺氧而晕眩。
一叶之秋用力吸吮着叶修的喉结,用手掌握住了叶修那被忽视了许久的性器上下套弄着。
「不要!放开……不……」叶修哭叫着扭着头,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抗议什么。
思考只剩下被一次次贯穿的肉穴,还有那在对方手中流淌着淫荡液体的肉茎。
他失去了对时间的把握,对自己身体的掌握,只能呜咽着哀求对方。
在射出精液的同时,他大脑一片空白,内壁反射性地痉挛着绞紧了体内的异物。
他整个人往后倒去瘫软在床上,这次一叶之秋没有阻止他。穴口还抽搐着收缩咬住插在深处的肉茎,而肉茎的主人很明显在享受着这种快感。
叶修大口喘着气,睁开的双眼内失去了清明,眼神涣散找不到焦距。
「主人……舒服吧?很舒服吧?要记住,这是我带给您的……」一叶之秋拉起了叶修软在一旁的手,热烈地亲吻着。「这里不是现实,所以不管主人高潮几次都没有问题的。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主人的。」
「不……」察觉到一叶之秋又开始小幅度地摆动起腰,叶修几乎要崩溃了。再来几次这种快感,他会疯掉的。
朦胧的视线里突兀地出现了一个人影,在这之前完全没有一点迹象。
「……果然是在你这。」突然出现的青年也长了张叶修熟悉的脸。
君莫笑……那是他现在使用的角色。
「随意闯入别人地盘是很失礼的。」
「按照规则,你应该是去找那个失礼的小鬼。」不理会一叶之秋语气中的嘲讽,君莫笑冷静地指责着。「你这是挑战规则。」
「这是我的主人。」
「正确来说,应该是曾经的主人。」
「你!」
叶修哭了。
不管这两位是要吵架还是干架,甚至是干♂炮都没有关系,能不能把那根该死的东西从他屁股里拔出去啊!!!!!!!
他开始诅咒这不靠谱的世界。

评论(28)

热度(632)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