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黄叶]放逐

√ 不明觉厉的架空设定
√ 军服PLAY
√ 总之就是日!




------------------------------------------------------






“报告,五分钟前收到消息叶准将已经安全返回A03基地。”士兵朝两位长官敬礼后读着刚刚才从电报发回来的消息后,动作利落地离开房间。
听完报告,喻文州跟黄少天对视一眼,一直吊着的心才总算放下来。
“那个叶修就是不让人省心!”黄少天看着铺放在桌面上的地图,咬牙切齿地说。
将身体的重量完全交给椅背,喻文州深深吐了一口气。”……从A03基地回来最短需要半天时间,他恐怕会在那边直接联络本部报告,所以可能至少还要再花两天。”
“就让他这样下去吗?他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被发配到这块地域来的自觉啊?”跟平常相比,黄少天火气有些大。从听到那人接了任务出发失联到现在整整半个月,心就没安定下来过,就怕收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他打算玩掉自己的命吗?”
“自觉吗?”喻文州靠着椅子让两手的手指交叉,笑了笑,”是有的吧,但他在乎吗?”
“长官,你笑得让我有点寒呢。”虽然喻文州为人亲善,总是笑得一派温和,不过作为长期一直相处下来的战友,黄少天还是知道什么时候不能相信对方的笑容的。
“当然,要让他受点教训。”喻文州闭上眼,开始静静思索起来。



“我们开始吧。”叶修边说着脱掉了碍事的厚重军用风衣,还有积雪从衣服上落下,化成地面上的一摊水。
在外面天寒地冻的温度下还好,可是基地里开着空调根本不需要。
风衣底下整齐的军服没有沾到一丝灰尘,烫得笔挺的衣料服贴在叶修身上,勾勒出底下的身材。
喻文州看着叶修,眼色稍微暗了暗。
“少天。”他一开口,本来就等在一旁的年轻军官就应声上前。
“是。”黄少天凑近叶修身边,动手帮他解开军服上衣的扣子。只是因为设计关系,表层扣加上暗扣让他动作显得有些急躁。
“轻点,别那么粗鲁。”叶修也不反抗,任由对方扯开他的上衣,再解开衬衫,露出底下洁白的胸膛。”我这可是刚领到的新衣呢。”
“叫你自己一个人出任务,叫你不说一声就失联,叫你回来只知道打报告。”连续数落着叶修的罪状,黄少天像是气了,手指在暴露在空气中的乳粒上狠狠扯了一下。
“唔!”瞬间疼痛从胸上传达到脑部神经,叶修忍不住哼了一下。
黄少天也不管他,继续往下解开他腰间的皮带,拉下拉链,手就往裤裆里面那还软着的肉块伸去。
叶修的性器没有反应,就这样瘫在黄少天手掌中,捏起来还软软绵绵的。
“痛!你是想废了我吗?”命根子被粗鲁地捏住,叶修疼到眼泪都快挤出来,只好出声抗议。
“废了最好。”黄少天嘴里虽然这么说着,可是揉弄那根棒状物的动作明显柔软许多。但大概是因为叶修这阵子神经一直处于紧绷状态下,也没有太过重视肉体累积起来的疲倦,所以黄少天用手撸动了半天还是只到半勃状态。
黄少天啧了一声,正想换个方式时,他一直站在旁边看着的长官出声制止了他。
“帮他戴上。”喻文州从自己风衣口袋中掏出银灰色的两个环状物,扔给黄少天。黄少天接过看看后,吹了声口哨,反手就将两个环分别套在叶修两手手腕上。
“这是什么?”那两个环一套到手腕上就自动锁紧,叶修皱起了眉。
“研究室那群人搞出来的新式手铐,据说是打算用来对付凶恶罪犯的。”喻文州没有隐瞒的意思,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型椭圆状控制器。
按钮一按下,那两个环状物就像是磁铁似地澎一声紧密接合在一起,把叶修两只手牢牢锢在身后。
“这看起来没什么特别啊?”叶修试着转动手腕,除了紧了点外效果跟一般手铐似乎没什么太大差别。
“所以说还有其它功能。”面对叶修的质疑,喻文州觉得还是让对方实际体验一次比较明白,随手拨弄了下那控制器。
瞬间电流发出劈哩的声响从那两环间窜出,才几秒就让整个手臂的麻一路蔓延到全身,直接就让叶修跪下了。
“看样子那群人这次搞出来的东西成效还不错,可以考虑叫他们发一批试验品过来。”喻文州冷静地看着叶修双膝软倒着地不住喘气的模样,下了结论。
黄少天没去管这两人在讲什么,只是伸手把叶修身体拉着往自己这边靠免得他倒到地板上去。
叶修现在的模样挺狼狈的,那一瞬间电流通过身体的感觉太过强烈,让他到现在还只能张着嘴呼吸发不出声来。
原本整齐的军服已经被扯的乱七八糟,黄少天解开衬衫的动作也不是多温柔,所以被拉扯开的衬衫凌乱地挂在上半身,露出底下大半的白色肌肤部份。裤子虽然还穿着,但前方大开,稍微动一下就看得到底下露出的春光。
黄少天弯下腰从叶修裤裆间掏出那又软下的肉块,重新开始前后揉弄撸动起。另一只手则捏住了右胸上那点乳粒,拉一下放一下地玩弄着。
因为位置的关系,叶修他头刚好就靠在黄少天两腿间那微妙的部位上,让他稍微动一下脑袋都觉得尴尬不已。
他可以感受到头顶那本来软软的位置渐渐开始变硬,连带地连他自己情绪都开始有点波动。
“变硬了呢。”像是在刺激叶修一样,黄少天捏了捏手中那开始胀大的柱体,顶端已经开始渗出少许透明的液体。
“我又不是阳痿,当然会硬。”哼了一声,叶修将差点脱口而出的喘息咽回自己喉咙中。
右胸上那粒乳头被捏得红肿不堪,现在稍微碰下就发疼。
黄少天笑了笑,凑上前用手固定住叶修的下颚,狠狠吻住那张嘴。
舌头灵活地勾住叶修想躲的舌头,让他们像发情时的蛇一样彼此纠缠在一起,溢出的唾液伴随着舌头间的磨动在两人唇齿间交流着,发出黏腻的水声。
长年握枪的手指上有着老茧,在茎身细嫩的皮肤上摩擦时有种奇异的快感。拇指跟食指在把顶端那层薄皮拉下,还绕着下面那圈沟状处来回用力磨蹭时,激得叶修忍不住就想让那根往对方手里送去好获得更大的快乐。
“啊啊……嗯……”心跳得激烈,耳膜上似乎都是噗通噗通跳动的声音。
不过在叶修即将到达高潮前,黄少天却将手抽了回去。
叶修低着头喘着气,身体因为快感而在发颤。他被黄少天撑着腋下拉着站起身,却因为腿没什么力气只能靠在对方身上。
黄少天手脚利落地将叶修原本还贴在腿上的裤子剥掉飞快踢到一边去,露出底下那两条光滑白净的长腿。
被卡在射精前显得又红又胀的肉茎垂在两腿间,前端还可怜地滴着透明的淫液。黄少天用手指弹了弹那根肉茎,前端小孔就晃动着喷出少许黏液。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出现什么羞耻心,就被黄少天连扶带拖地带到一边的单人椅那去。
黄少天自己先坐了下去,再把叶修还软着的身体抱到自己膝盖上,黄少天两脚一分开,叶修两条白净的大腿就这么大开地摊开在喻文州面前。
“少天,你温柔点。”对黄少天这迅速的动作,喻文州倒是没有什么异议,只是还是提醒了下。
不过其实就算是他不特意提醒,黄少天也不会做出伤害叶修的事就是了。
“我知道我知道。”黄少天从后面舔着叶修的脖子,嘿嘿地笑说。
他从自己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管状润滑液,挤在自己左手手指上后朝叶修大腿间伸去,感受着倚靠自己的那个身体一开始因为紧张而僵住,然后又放松。
透明的润滑液因为一开始没找对地方,大部分都被留在叶修的大腿上,让那白嫩的大腿内侧看起来还油光油光的闪着光泽。
不过手指再次沾满润滑液往下探时,就精准地找到了窄小的穴口。
黄少天手指在一开始将液体涂抹在穴口周遭后,并没急着马上插入,只是在会阴跟囊袋附近打转着揉弄搔刮。
叶修难受地弓起身,被禁锢在身后的两手夹在他跟黄少天中间让他很不舒服。
在这样逗弄了一阵子后,那总在四周打转的指尖才总算试探性地插进穴口,而且只在浅处来回抽送着。
“嗯……”那种微妙的异物感让叶修发出闷哼,穴口一缩一缩地咬紧手指。
这样进行了几分钟,本来还很温柔的手指渐渐加快了速度,数量也从一根增加到三根。
咕啾咕啾,穴口处发出液体跟手指接触搅动时的激烈声响。
看着叶修潮红着渗出汗珠的脸,喻文州觉得喉咙深处开始干起来,只好咳了几下开始说出叶修应该感兴趣的情报。
“你这次去出任务的半个月内,中央进行了一场大规模人事调动。七八年前上去的一些老人都被找了理由解职或调任清出去,换了一批新人。”喻文州倚靠在桌边,看着叶修两腿间被三根手指撑开的穴口,几乎能想象出里面粉嫩的嫩肉是怎样绞紧了正在进行扩张动作的手指。”当初待过第三军团的人大部分都在这次斗争下失势。”
“……有人下来,有人递补,多正常的事。”叶修咬着牙,忍耐着在内壁上按压探索的手指。
“我听说邱非被调去南方。”手指无意识地轻敲着桌面,喻文州继续说。”应该是被夏仲天要去的。”
“是吗?”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叶修脑里浮现那名跟着他一路从少年成长成青年的面孔,一瞬间有点失神。
“我说你们两个一定要在这种时候讨论这么无趣的话题吗?”察觉叶修的恍惚,黄少天报复似地恶狠狠咬了叶修脖子一口,让手指捅进能达到的最深地方。
“啊!”剧烈的快感让叶修身体震动一下,仰起头汗水就这么从额头上滑落。
三根手指不停地交互按压戳弄着前列腺的位置,那种感觉都不知道该说是疼还是舒服了。
括约肌不停地收缩再收缩,却妨碍不了对方手指抽动的频率,肠液混着润滑液随着手指的动作在穴口磨出一圈细小的泡沫。
叶修被逼得闭上了嘴,不然肯定会发出奇怪的声音。
“……也是。”喻文州笑了笑,转身去桌子抽屉里翻找。”既然说是惩罚,就要有点受到教训的样子。”
“那是什么?”叶修看着男人拿着奇妙的器具朝他们这方向走来,有不好的预感。
“研发新型手铐的那组组员里,有人做了有趣的副产品,被我要来了。”喻文州手中的器具,外型像是小型蘑菇,也像把小伞。光这样看完全看不出这到底有什么作用,不过研发部那群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这让叶修忍不住背脊发凉。
喻文州走到他俩面前,黄少天自发性地就停止了动作。男人用手将叶修勃起的性器扶起,盯着底下被撑开的穴口几秒后移开了目光,指甲在性器顶端小孔上搔刮了几下后,迅速地将那个器具对准套上了还冒着液体的龟头。
就跟手铐一样,套上后那个器具自动地贴合皮肤固定,像伞柄的细长部份则插入了尿道内。
疼痛只有刚开始的一瞬,但接下去却是无法言喻的肿胀感跟酸软。
叶修眨着眼,视线被泪液浸得模糊。
“体谅你年纪大,戴着这个免得因为射太多次肾亏。”手指轻柔地抚摸着叶修的性器,确认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后,喻文州松开手退回原先的位置上去。
“……我该道谢吗。”叶修微微勾起嘴角,但笑容却有点苦。
“这倒是不必。”喻文州笑着,眼睛里却明显也带上了欲望之色。
这下子,今天肯定不好过了。叶修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决定就听天由命吧。


叶修瞇着眼,承受着来自喻文州的吻。
那人的舌头在唇瓣上来回舔舐,让被吻的发红的嘴唇上满是水光。
心脏跳动得太急太快,让叶修有种下一秒自己心脏就会这样突破自己胸膛的错觉。
来自后方的狰狞肉棒在他后穴中肆意抽插着,肠道黏膜紧紧贴合着对方肉茎的每一吋皮肤,几乎可以感受到粗壮的茎体上一根根爆出的血管。
被禁锢的双手已经开始发麻,但是他已经没有抗议的力气。
喻文州的两手轻柔着搓弄着叶修胸前曝露出来的两粒乳头,那两粒原本如同小豆般的大小,渐渐变得红肿发硬,由一开始的青涩蜕变成熟透的红果。
每次指甲刮过乳粒上凹陷的地方,都会引得叶修腰都在颤抖。酥酥痒痒的感觉透过神经传递到大脑,麻痹了多余的思考能力。
柔软的臀肉被黄少天的手掌掰开并抬高,再因为体重而重重落下。
穴口因为这样剧烈的冲击忍不住收缩了一下,咬得黄少天都忍不住发出舒爽的吸气声。
括约肌被龟头撞开,肠道上每一个皱折都被撑平,涂满润滑剂的内壁湿湿滑滑的,又热又紧。
“舒服吗……叶修……”从后面将那白中透红的耳垂含入嘴里,黄少天说话的声音带点含糊。不过他本来就没有想得到答案的意思,所以也不在意。
叶修根本不想理他,事实上他也没精神继续跟身后那人斗嘴。
喻文州的手已经下滑到腰间,抚过发颤的腰后,落到那胀得发疼的肉茎上。
叶修的性器不算小,勃起后形状还满挺直的,颜色则因为没有经常使用所以还是呈现较深的粉红。
但现在因为禁锢在龟头上那个器具关系,整根茎身都肿胀得比平时都大,又硬又烫,血管突突地交错在茎身上。
男人不急不徐细细地抚慰着那些暴出的血管,一根一根,就像在确认着位置一样仔细。
对叶修来讲,这种刺激无谓是火上加油。
液体不停地因为尿道管被阻塞而回流,导致根部的囊袋饱满浑圆地像是随时可以采收的果实,真真是难受至极。
喻文州的动作很轻很慢,可是酥麻酸软的感觉却不停地从那处的神经反馈到脑中,叶修原本带点苍白的皮肤现在早就因为情欲而染得通红。
“文州,这么多年交情,你忍心看我这么难受?”眨着眼,叶修努力表现出无辜的表情,只是眼睛中那氤氲水汽跟沙哑声音早出卖了他。
“呵呵。”喻文州手指使力在已经硬得不行的肉茎上揉弄一把,惹得叶修腰间一软差点从黄少天膝盖上摔下,还是对方眼捷手快把他给捞回来。”当然不忍心。”
轻轻吻了下叶修的脸颊,喻文州放开了手中握住的那根性器。
“但是惩罚就是要让你记得还有人在担心你的安危,免得你老是不记得回来。”修剪得干净的手指,点在叶修左胸上的乳粒上。”所以一次。”
“……什么?”叶修靠着黄少天的身体不住喘气,就连这种时候深入他体内那根柱体都还在不停冲撞着。
“少天跟我各射一次就让你解放。”喻文州笑着说出了底线。
“……我可以抗议吗?”肠道被肉茎激烈的抽送插得酸软不已,叶修被磨得只能哼哼着提出意见。
“抗议驳回。”看着叶修满身带着情欲痕迹的模样,喻文州心中默默有种满足感。”想舒服你还是想办法让少天早点射出来吧。”
……就是这点麻烦啊。叶修忍不住在心中翻白眼。
“我可没那么容易打发。”果然喻文州话一完,黄少天的声音就从后面冒出来。
叶修两条腿被黄少天分别用手拉开,那根将后穴撑得满满的肉棒就这样开始猛力抽送起来。
他倒抽一口气,咬紧牙关忍耐着甬道涌上那排山倒海般的快乐,而且这姿势让那根柱体插得更深,有种内脏都会被戳穿的感觉。
“唔……”眼角一热,生理性的泪水就这样从叶修眼角往下滑。”轻点……”
甬道一阵阵收缩着,深处的软肉将那硕大的龟头咬得死紧,就像想吸出里面的精液一样。
喻文州就这样站在旁边看着叶修跟黄少天的交媾,不发一言。
已经被抽插了二十几分钟的穴口早已红肿不堪,可怜兮兮地吐出多余的润滑液跟肠液,把叶修下半身搞得滑腻腻油亮亮的。
可是穴内却依旧很紧窒,丝毫没有被操松的感觉。
每次拔出时都受到穴口的慰留,插入时则要突破内壁的阻碍,包裹住黄少天性器的穴肉因为痉挛绞得内壁不断收缩,好几次都差点逼得黄少天就这样缴械。
叶修可以感受到体内那根肉块的体积又胀大了几分,很明显对方也忍到了极限,所以闭起眼试着自发性刻意让肠道一下一下收缩起来。
“叶修你这不要脸的!”黄少天被突然夹紧的内壁吸得头皮都在发麻,恨恨地啧了一声后开始由下往上重重顶弄了起来。
几次之后,将灼热的精液射进了深处。
好胀……叶修只觉得肚子胀的难受,可是黄少天却明显不想这么快拔出,还不停地从后面吻着他的颈项。
汗湿的黑发紧密地贴在叶修脸上,大粒的汗珠顺着轮廓向下滑落。
而抱住叶修身体的那个怀抱,暖暖的很舒服。
黄少天就让叶修枕在他身上,手自然地就搂住了对方的腰。
因为一场激烈的交媾,两人身上都带着汗,幸好室内空调的温度不算低,所以也没觉得冷。
叶修体重不算轻,但是也没重到抱不动,重点是这样抱着他会让黄少天感到安心。虽然大多数人对叶修都有种盲目的信心,从来没想过对方会死在任务里。不过只有这时候会真的觉得这人回来了,是活生生待在他们身边,那种深怕会失去对方的恐慌感才能够被埋藏起来。
听到叶修的呼吸声渐渐沉稳下来,黄少天依依不舍地松开环住对方腰间上的手臂,稍微调整了下自己座姿然后用双手撑起了对方那两片柔软的臀瓣,原本还留在甬道内的性器因为这动作发出啵的一声脱离了。
“唔……”那种原本被填满却突然拔空的感觉,让叶修闭着眼轻喘了声。
被留在深处的白浊液体因为堵住出口的东西终于消失,就这样跟着拔出的肉棒从张阖着穴口内流出。少部份滴落到黄少天的裤子上成了一点一点的污渍,不过看起来他并不是很在意。
“叶修……”吻着对方脖子上那带点咸味的皮肤,黄少天低低地唤着。”叶修。”
“别叫魂……我还活着呢。”叶修懒洋洋带点沙哑的声音传来,瞬间打破这旖旎的气氛。
黄少天忍不住狠狠在叶修大腿上掐了一把,松开手把这人身体交给了另一个等在旁边的男人手里。
叶修被操得手脚都有些发软,就算被喻文州伸手接了过去也只能靠着对方站立着。
在刚刚叶修跟黄少天最后那段冲刺时候,喻文州已经脱下了上半身原本穿着整齐的军服,仅剩里面一件衬衫。
看着倚靠着自己还在调整呼吸的叶修,上半身的衣服已经凌乱得不成样,下半身赤裸着还有可疑的液体不停从两腿间在往下滴。这种模样要是被外人看见了,一定会成为军方最大的丑闻。
“怎么出去一趟体力变差了?”修长的手指顺着叶修背部向下滑,钻进了大半被衬衫下襬遮住的臀部缝隙间,在穴口处浅浅地抽送起来。
才刚经验过一场性事,穴口没什么阻碍地吞进了一根手指,还可耻地缩紧了像是叫嚣着不足。
“嗯……”叶修闷闷哼了几声,并没有打算回答。喻文州的动作比黄少天温柔,可是叶修知道这家伙骨子里也不是什么温柔的家伙。
能在军中爬到上将位置的,又有多少是好人呢。
这样说起来,自己不是也一样。叶修在心中自嘲着,虽然只是曾经的上将。
军功跟肩上闪亮的徽章,哪个不是用遍地的人血换来的。
“满足了吗?”察觉到叶修的走神,喻文州自动将手指增加到两根,有一下没一下地在前列腺上按压着,力道不是很重,更像是在试探。”少天操得你舒服吗?”
“别……别弄那……”叶修忍不住扭动屁股想要逃避这种微妙感觉,”文州……”
本来前面稍微有些软下去的性器,被喻文州这样一玩又开始发胀起来。而且只在浅处抽动的手指,勾得内壁不住收缩着。
“叶修,你知道你这里现在有多热吗?”喻文州看着叶修带点迷离的双眼,忍不住吻了吻那张清醒时老爱气人的嘴。”怕是我一插进去就会融化了呢。”
“啊、啊啊!”腺体被重重戳了一下,叶修整个身体都震得往后仰,却被喻文州紧搂住。
手指抽送的频率开始激烈起来,每一下都擦过前列腺的位置,叶修双脚都在发软要不是喻文州撑着他恐怕连站都站不住。
噗滋噗滋的水声不停地从底下发出,显示手指在穴口抽动的动作有多激烈。
“我听到一些传闻,据说最近有几个隐身在民间的高手被人招募了……”喻文州咬着叶修耳朵,在他耳边悄声地说。”可是是谁招募他们却没有任何线索留下。”
叶修无语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手指只能无力地扯着对方衣服。说是扯着,还不如说是挂着。
“我不会问的。”吻着叶修带着红晕的脸颊,喻文州只是笑笑。
盯着喻文州那张温和的笑脸,叶修心中浮现起一股奇妙且复杂的感情。
他知道这男人这时候说出来的理由,无非是拐着弯在提醒他收尾工作要做好,别被人抓到把柄。
尤其是现在中央有些人恨不得把他拱出去当献祭用祭品时,随便一个理由,恐怕他能待的地方就不是这片绵延的战线而是军方监狱了。
说不定军方监狱都不能满足那些人的嗜血。
“你不必这样。”叶修的笑容里带点苦味。其实说招募也不对,他跟那几个人也不是刻意遇到,只是有时候缘份就是这么奇妙。
有些人你付出了就能得到同等的感情,可是有些人却不是。
想到那些已经成了无法挽回的过去,叶修不由得神情有些恍惚。
“我知道。”喻文州点点头,并没有打算继续这话题的兴趣。对他来讲,只要这人好好活着,就足够了。
抽出在叶修体内的手指,感受到退出前穴口不自觉的缩紧,喻文州轻轻笑了出声。
感觉到甬道那种空虚的骚痒,叶修有点不自然地并紧了自己双腿。
“叶修,”看着叶修面带潮红的脸,喻文州开口。”吻我。”
两人的身体本来就贴得近,让嘴唇相迭在一起也不过花几秒的时间。
虽然这吻是叶修开始的,可是之后他却失去了主动权。
喻文州的舌尖先是细细描绘着叶修上下唇瓣,就像是要连每条唇纹都记住位置。在舌头侵入口腔后,他仔细品尝着叶修口腔中的每一部份,就连牙龈都不放过,然后勾住叶修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这吻很温柔,很缠绵,却也很情色。耳朵中不时听到喻文州吸吮着舌头时的声响,而每次对方舌头舔过敏感的上盖黏膜时总让叶修身体忍不住发颤,
男人抱着叶修身体的力道不弱,就像是想把怀中这身体揉碎好融进自己体内一样。
本来叶修体内深处就没有完全熄灭的欲望之火,因为这个吻开始沸腾叫嚣着。
在喻文州终于结束这吻松开叶修时,这人的嘴唇已经红得像是可以滴出血来似的。或许男人本能就具有掠夺的天性吧,看着那唇色,喻文州真的涌起一股想尝看看叶修血是什么味道的冲动。
他咳了几声找回自己的理智,注意到叶修皱着眉的模样。
“很难受?”喻文州看到叶修底下性器已经翘得老高像在彰显自己存在,又因为不得发泄所以胀得红中带点紫的模样。
叶修不满地哼了一声,那张满脸不高兴就差没写上你自己试试的表情让喻文州忍不住笑了出来。
“不这样就不是惩罚了。”轻咬着叶修脖子,喻文州温和的陈述事实。”你要站着做还是我们去椅子那?”
“……椅子。”想起之前哪次站着做,之后因为腿软跌坐在地板上,让黄少天给狠狠嘲笑了一顿的事,叶修觉得他还是不要太勉强自己。
喻文州笑了笑并没有对这选择做任何评论,只是搂着叶修的身体朝椅子那走去。
距离并不是很远,叶修却希望走得越慢越好。他也知道自己这心态简直像是等着送屠宰场的羔羊,可是有时候他是真的有些害怕那种忘我的强烈快乐。
但终究他们还是走到了椅子旁,喻文州轻轻将叶修放到椅子上,然后把他两条腿分别架在两边扶手上,让他整个下半身包括那有些红肿的穴口都暴露在喻文州面前。
这种姿势让叶修无法忍耐地扭开头拒绝去看喻文州。
“忍耐一下就好。”知道叶修的感觉,但是喻文州在这件事上并没有打算迁就他。
喻文州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穴口,就像在检查有没有受伤一样。这种感觉反而比之前二话不说就插进体内搅动时更耻,叶修忍不住闭上眼。
已经脱掉上半身衣服悠哉地在旁边看着的黄少天,这时候伸手把润滑液递给喻文州,喻文州笑笑着接过,也没刻意道谢。
其实之前的润滑再加上黄少天射出的精液并不需要再做润滑,只是多做准备总比受伤好。那种带点凉意的液体被手指涂抹在内壁黏膜上,很快因为体温马上就完全感受不出一开始的凉。
因为目的不同,喻文州很小心不让手指按压到前列腺的位置上,只是让手指在穴内轻轻抽送着让润滑液被推进深处去,不过这反而让肠道像是欲求不满似地收缩起来。
叶修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本能反应,真觉得自己脸都被丢光了。
不过这姿势让被压在后面的双手不管怎么调整位置还是很难受,他忍不住开口抗议。
“文州,放开我的手。”
“好。”
看着叶修皱着眉,喻文州凑近吻了吻那张因为情欲染成粉红色的脸颊。
他将自己手指从小穴里抽出,瞬间穴肉像是因为不舍而收缩着缠绕住手指。
喻文州从自己衬衫口袋中掏出手铐的控制器,拨弄了几下后解开了两个圆环的联系。两只手自由后,叶修开始轻轻甩动着手腕,因为长时间被束缚在身后让他动作有点僵硬。
不过叶修还没来得及感到轻松,喻文州的性器已经狠狠地插进了他体内
“啊!”叶修头禁不住地向后仰,顶在椅背上,发出不知道是舒爽还是痛苦的呻吟。
痉挛的肠道能感受到那根柱体是怎样一吋吋破开阻力推进深处,不过还没等龟头顶到最里面,就又拔出到接近穴口的浅处然后再次插进去。肉茎一次比一次深入,一直撞到深处的嫩肉上顶着磨着。
叶修颤着嘴拼命呼吸着,不然总有种自己即将窒息的错觉。
一开始喻文州顾虑到叶修还没有适应所以只是正常的抽动着,偶尔让肉茎在穴内转动磨动,带来另一种刺激。不过这样抽插了几分钟后,他终于开始真正进行这场性事。
跟黄少天比,喻文州的性器偏长却没有那么粗大,可是这种时候在甬道里抽插起来的力道却一点也不输他。
叶修不自觉地用两手攀住了喻文州的脖子,断断续续发出的呻吟里面也渐渐渗出勾人的甜味。他眼角微微渗出泪液,晃动着臀部试图想逃避那种开始缓缓涌上来的快感,却被喻文州拉回。
男人惩罚似地用力揉弄了叶修柔软的臀肉几下后,开始重重地顶弄起来。
“啊……文…州……”肉茎顶得甬道又胀又酸,可是还带着点甜美的酥麻感,叶修忍不住喊着对方的名字,却很矛盾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希望对方停下还是再插得深一些。
喻文州伸手拨开沾粘在叶修额头上的黑发,看着他大张着嘴像条离水的鱼用力呼吸的模样,还可以看到张开的嘴里露出那粉色的舌头。
“叶修……”他凑向前,安抚似地吻着叶修额头,但这却带动了叶修臀部也跟着他的动作上移,反而让那根肉茎又更插深了几分。
“呜……”这种肚子要被贯穿的错觉让眼角的泪水不停滑落,打湿了叶修的脸颊。
喻文州温柔地用舌头舔掉叶修眼角的泪液,咸咸地还带着点苦味。
椅子因为他们的动作嘎吱嘎吱作响,叶修的耳朵被男人含着,湿热的舌头在耳垂上不停打转。
“叶修……”肉茎被痉挛的内壁绞得死紧,让喻文州的声音里也带着点喘。
男人的声音很好听,温和清亮又带着如珠玉般的圆润感,是那种听着听着会让人心情平静下来的那种类型。
叶修睁着那双因为泪水而朦胧的眼,看着眼前男人的脸。
这张脸,已经脱离少年时期的不成熟,完全已经成长成为一张成年男性的脸,只有眉目间隐约还有当年军校时那名清秀少年的影子。
到底什么时候起,他叫自己的方式从学长变成了名字……好像是从那件事后,喻文州就再也没称呼过叶修为学长。在那之前,就算是升到跟叶修一样的上将时,被叶修一调侃还是只会苦笑着叫着学长的青年,已经哪里都不在了。
“叶修。”从那乱晃的视线察觉到叶修思绪不知道游离到哪去,喻文州只能微微苦笑。
做这种事的时候都能分心,实在不知道该让人说什么才好。
“所以说长官你太宠着叶修了,这种人还是要操得他什么都不能想脑袋里只有你才成!”黄少天倚在旁边之前喻文州靠着的位置凉凉地说,话中带着点搧风点火的意味。
对黄少天的话喻文州并没有做出评论,不过胯部摆动的幅度明显加大,每下力道重得像是打桩似的。
倒是叶修回过神后忍不住想打爆那个落井下石的,但抗议的声音全变成断断续续的呻吟声。
柔软的内壁受不住这种激烈的刺激,抽搐般地一阵一阵紧缩着。但这种像是吸吮般的收缩却像是在帮肉茎按摩般,反而更增加了肉茎的硬度。
“文州……不行……啊……”硕大的龟头顶在深处的软肉上转着磨动,那种感觉让叶修身体不住发颤,臀肉也哆嗦着缩紧。
耳膜嗡嗡作响,全身上下所有的神经全都集中到了甬道内,只有肉棒操弄着内壁的感觉。
要是平常叶修前面那根性器可能不需要怎么慰藉就已经射了,可是现在却肿胀成深红色,不停在腹部上抖动。
这种被强制无法射精的感觉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喻文州手稍微揉捏了下根部那浑圆的囊袋,叶修的内壁就开始剧烈地收缩。
口涎从叶修张着的嘴角流下,可是叶修却没办法闭上嘴,因为不这样他觉得他一定会被操到窒息。
他脸胀得通红,额头上冒出的汗滴跟泪水混在一起,根本分不出彼此。
看着叶修的表情,喻文州也知道他已经到极限了,再继续下去已经超出他跟黄少天原本预定的惩罚范围内。
他轻柔地辗转吻着叶修的唇,吸住唇齿间那柔软的舌头,手则往下握住那激烈脉动着的肉茎。
手指灵巧地按在扣住顶端的那个小道具上似乎在找着什么,这时候半失去理智的叶修似乎已经察觉自己将得到解放,不停扭着臀将肉茎往喻文州手中送。
“乖点。”叶修的动作让喻文州很难找到那个机关,他苦笑着拍了叶修那白嫩的臀肉几下,才又重新进行自己的动作。
这次叶修很安静地让喻文州按下侧边上那个开关,本来紧扣在性器顶端的道具就这样失去了依附力,回到原本的形状后滚到地板上。
喻文州在肠道内抽插着的肉茎,这时狠狠地从前列腺上擦撞过去,就听到叶修发出沙哑的呜咽声,从顶端小孔中喷洒出一股又一股的热液。
白浊的精液加上前列腺液全部都喷在叶修的肚子上,弄得那块部份黏腻不堪。
忍耐着内壁剧烈收缩着时产生的阻力,喻文州又狠狠抽插了十几下后,才将自己的精液射进甬道的深处。而且就算射了之后也还是没有停下肉茎抽送的速度,一直到已经再也吐不出任何一滴液体为止,他才喘着停了下来。
大量的精液被肉茎堵在肠道内,叶修却没有抗议的力气,只是闭着眼不停深呼吸。
喻文州将叶修还紧攀着自己脖子的手解开,放在唇边吻了吻后放在叶修靠着的椅子扶手,然后拔出自己那疲软的性器,却只换来对方哼的一声。
一场性交过后,叶修却像是生了场大病似地元气大失,瘫软在椅子上完全无法动弹。
心脏还是跳动得很激烈,一点也慢不下来。
叶修想着要是现在去护理部检查,他八成会以体质不佳为理由飞快地被踢出军部。
“叶修,你想回中央的话就回去,我跟少天都不介意。”喻文州用手指温柔地拨弄梳理着叶修汗湿的头发,看着旁边听到这话生气地转过头去的黄少天苦笑了一下,”我知道……王杰希一直相信你会回去的。”
随着喻文州的话,叶修也想起现在驻地就在中央的那名上将的脸……嗯,久久不见那对大小眼,还真是有点让人怀念。
不过,真的要回去吗?
对这个问题,叶修自己也有点茫然,所以他只是嗯了声,并没有真正回答喻文州的话。
喻文州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有些事,只能交给命运来决定了。
时间一到,就算再不愿意,该发生的还是会发生。
就像杯里满溢到极限的水,总有一天会突破表面张力流出一样。
叶修在心中叹了口气,停止了思考。




END.


=====


算是試閱?

關於印調可以參考這篇:http://allyexiuh.lofter.com/post/27239c_94f706

评论

热度(42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