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花漾圣诞老人(上)

※文名是乱取的,不要笑。
※梗来自於筑波樱的「よろしく・マスター」
※既然挑在本日更新,聪明的人就不要问作者现充是什麽。
※最初是CWT41时用来交换糖果饼乾的无料小报,本来预定扩写成更完整的一篇後今天一口气公开,但是!拖延症它!打败了我!!
※希望字数能控制在上下两回吧……

※最重要的事,本篇没肉。没肉!没有肉!不会有肉!重要的事说三遍。




你相信,这世上会有所谓命中注定这种事吗?


作为新时代的大好青年,叶修对这词,说实话是不信的多,还不如人定胜天这四字来得顺耳。

只是有时候由不得他。

叶修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第五赛季,轮回出了个实力不错的天才新人这件事在赛季刚开始没多久已经传开了。虽然对方也进了职业选手群,却是个话少的,除了刚进群打了招呼後,几乎也不怎麽浮水,所以一开始叶修对周泽楷的印象是薄弱的。

但在嘉世与轮回在赛季中对上後,叶修也承认对方的确是个好苗子。

虽然个人风格还不明显,但有天份,判断力反应力都够快,操作上失误也少,再磨一磨技术纯熟了,在职业联盟里少说也在中上程度。至於未来能成长到什麽地步,就看对方自己了。都到了第五赛季了,前面也有出过所谓的天才,却大都夭折在称王的道路上。

对一个新晋选手,叶修脑中仅仅只稍微晃过上述的念头後便撇开了注意力,至少现在的周泽楷只能分走他少量的关心。但在团队赛结束後最後双方队员握手时,发生一件出乎意料外的事。

依照惯例,握手的顺序是照队长排列一个一个人来的,周泽楷虽然是轮回十分重视的新进选手,但毕竟才刚入队,位置是放在中间靠後。而在叶修与周泽楷的手刚接触瞬间,甚至以时间来讲还没到一秒,叶修感觉到自己手腕上突兀地多了个什麽。

「咦?」叶修低头一瞧,不知何时自己手上竟缠上了一条咖啡色的皮带,而皮带的另一端……叶修轻轻一扯,还站在他眼前的周泽楷脚步一跄,身体像是不由自主地朝向叶修倒来。

面对一个重物突兀地倒过来的压力,叶修反射性脚就往後退,却还是被扑倒在地。

他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模样颇为狼狈,周泽楷用来撑住身体的双手刚好就穿过叶修腋下两侧,这让他们之间脸的距离变得十分接近。

近在眼前的周泽楷脸上一双眼睛闪闪发亮,闪得让叶修差点晃了神,下一秒就听到他对着叶修喊了声:「主人!」

後来叶修十分庆幸周泽楷这句话喊的声音不大,不然给旁边慌张地过来扶他们的两队选手听到,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大的风波。

不只是嘉世的选手,就连联盟的工作人员都有些慌张地围了过来。藉由队友伸来的手,叶修从地上站起,这时周泽楷也在他的队友帮忙下站起身。两人都没受伤,刚刚发生的事件也只被其他人当作是一个意外。

叶修稍微整理着自己衣着,拍掉裤子上的灰尘,想到听到的那个词句,应该只是听错了吧?

可是自己手上依旧存在的皮带,还有皮带连结着的……周泽楷颈间的项圈,彷佛都在提醒叶修有什麽事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控。

他看向绑住自己的皮带,神色有些晦暗。

「怎麽了?手受伤了吗?」旁边人看叶修的反应,慌张地凑过来问。对职业选手来讲,手就是另一条命,更何况叶修还是嘉世的当家选手。

「……没事。」叶修试着转动手腕,似乎是因为这样子的行为会拉扯到皮带,所以周泽楷不停地转过头窥视他,露出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不过除了周泽楷有反应外,在场所有人都无视了绑在叶修手腕上的皮带。

那张还介在青年与少年间的年轻脸庞上带着满面的笑,表现出来的惊喜不像是作假。

所以这也不是什麽整人游戏了?叶修若有所思地跟着其他人准备离场,奇妙的是他手上的皮带也跟着毫无止境的不断延长,一点也没有出现要断掉的迹象。

叶修越走越慢,渐渐与嘉世其他选手拉开了距离。或许是因为叶修像这样离开去找地方抽菸的前例太多,所以并未引起注意。

没过多久,如叶修预料般,周泽楷从後头追了过来。

本来就是想搞清楚这是怎麽回事,所以叶修乾脆停下脚步等着对方追上。

在叶修注视下,周泽楷似乎有点不安,在好几次试图说话却又咽下後,才终於开了口。

「我是你的……」像是在害羞,周泽楷脸颊微微泛红,手脚因为紧张有些扭捏不知该怎麽放才好,「驯鹿。」在说出来後,彷佛是松了口气,他对着叶修的眼眸里再次露出叶修看过的光彩,那双明亮的眼睛在笑起来时会不自觉地弯起来,衬得整张脸都彷佛在发光,「圣诞老人。」

「……」一定有什麽不对,叶修无言。

轮回的新人这画风怎麽看都不对劲啊,而且这几年来自己每年圣诞节都在忙荣耀的活动呢,怎麽可能会是穿着红衣戴着红帽从烟囱潜入陌生人家中的奇怪份子呢。

「你说你是……驯鹿?」叶修上下打量着周泽楷,要不是手上那根皮带的存在,叶修都想诚恳地对周泽楷说:今天份的药吃了没?

「嗯。」在听到叶修叫他驯鹿时,周泽楷脸上红晕似乎又加深了些。虽然仍是有些小别扭,但站直了身体任叶修打量。

「那变个驯鹿给我看看。」叶修发誓他真的只是有口无心,就像听到路边小吃摊推销自家东西好吃时顺口要个试吃一样,并不是认真想要一个说服自己的证据。

大变活人什麽的,一点都不科学!!

事实证明,周泽楷就算变成了驯鹿也是头漂亮的驯鹿。

它有着如夏天伸展的树木枝干般健康的长角,滑顺光亮的皮毛以及矫健的四肢。与人类相较,驯鹿的眼睛似乎更大了些,颜色像是一汪青潭,深邃却又清澈无比。

那头驯鹿低下头温驯地蹭着叶修绑着皮带--还是该说是缰绳的手,头上两只耳朵机灵地竖起,在被叶修手指碰到时还会小幅度抽动。

这日子无法过了,叶修木然地抚摸着驯鹿的头,乾净蓬松的皮毛蹭得他手心发痒。


「所以你的意思是说,我是你的主人?」叶修觉得他需要冷静一下,这世界瞬间变得太过奇幻,他有些接受不能。「然後我是圣诞老人?」

回复到人型的周泽楷一双眼睛湿漉漉地盯着叶修看,看起来就像只拼命摇着尾巴求抚摸求表扬的小狗……哦,不对,是小鹿。跟鹿型相同的清澈,却让叶修感到了心累。

周泽楷点头,因为兴奋显得红润的脸颊配上一双欲语还羞的眼眸,这要放在外面足以秒杀大片女性粉丝。

这孩子长得也太好看了一点,整整一个祸害啊……叶修决不承认自己这思考是为了逃避现实。

「唯一的……」像是怕叶修误会似地,周泽楷有些慌张地开了口,「我的。」又停了一秒後,再次强调,「专属。」

既然都看过对方变成驯鹿的过程了,叶修也无法自欺欺人说一切只是幻觉。

叶修头有些痛,对自己的未来突然感到不安起来。



评论(7)

热度(20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