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多人】插曲

荣耀联盟这几年业绩蒸蒸日上而且前景良好,除去一些烦心事,冯主席可说是过得滋润极了。
不过这也有部份是因为选手们的奋战才能吸引观众。
所以今年联盟大笔一挥,找了个机会犒赏今年入选全明星的选手。
说是犒赏也不是什么大手笔的豪华旅行,美其名为了选手的健康着想,所以统一带去一家有名的按摩院享受一下按摩的乐趣。
被游览车送去按摩院后,因为还没到预约时间,所以二十几名的选手三三两两地分散在大厅各处聊着天。
而且这又不算是什么正式的公开场合还得注意对外形象,所以心情上都很放松。
集合时间一到,所有人都很自觉地让工作人员领着去大包厢里,那是个可以同时容纳约26名客人的大包厢,左右两边各13个座位。
因为是座位数超过人数,所以位置是随便选手选择的,不过想当然尔,大家都是找比较熟识的人。毕竟压一次脚底花个30分钟,要是旁边有人可以说话总是好打发时间。
少数两个妹子自己就先挑到角落的位置去叽叽喳喳不知道在聊什么还笑得很开心,不过那气场让周遭男选手都不敢接近,那块地方就变成了妹子席。


「叶修你说你等会会不会哭出来啊?」黄少天左右看看,兴致勃勃地问。他左手边是叶修,右手边是自家队长。
「呵。」那个被问的人,只回了他一个字。
「我说你不要太铁齿啊!听说生活不规律的人压起来挺痛的啊!」
「说得好像你生活作息就正常了一样。」叶修普普通通一句话,倒是点出这群职业选手们几乎都不怎么正常的日常作息。
「那是,肯定比你这个还去网游跟工会抢野图BOSS的人正常多了。身为一代大神欺压广大网游一般玩家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这话黄少天讲得可顺溜了。
「我怎么记得之前我们兴欣抢BOSS的时候还能看到你小号啊?」叶修根本不正面回答黄少天的话。
「错觉!那是你错觉!」黄少天心虚地看了看隔壁闭目养神的喻文州。「我才没什么小号呢!又不是你小号满地跑!」
「那之前那个流……」
「哇!叶修你这个不厚道的!」想到当初被对方忽悠着陪他们练等被追杀下副本,简直是黑历史啊黑历史!「不说了不说了!晚点我们来打一场!这次一定要把你打趴了跪在地上喊我一声哥!」
「结果反了吧?」叶修不理会继续哇哇大叫的右手边,福至心灵地往左边一看,就看到轮回的队长正看着他跟黄少天。「小周,怎么了吗?」
「没有。」那名个性腼腆的青年,脸颊微微泛红。
人正真好哪……看着那名青年俊秀的脸,叶修心中浮起一种看破红尘世事的感慨。
而周泽楷再过去那个轮回的副队长代替自家不怎么会说话的队长,笑着点头朝叶修致意。再下一个人,那位年轻选手头已经撇到另一边去了。
啧啧啧,进了轮回这小鬼个性还是没怎么变。叶修心中稍稍感叹了下,刚好按摩师们已经都进了房间就定位,所以他注意力也收了回来。
按摩师傅做好事前准备,握住叶修赤裸的脚后朝脚底板某处一压,就听到他鼻腔发出重重的一声闷哼。
「客人您这一定是常熬夜吧?熬夜不好,伤肾的。」按摩师傅一边压一边讲,手上推压的力道可没半点放松。
就看到叶修放在躺椅扶手上的两只手臂青筋都快要冒起来,额头上大粒大粒的汗水渗出,脸色瞬间红得像是下水烫过的虾子。
明显叶修就一副不想发出哀号,可是又忍得辛苦的模样。
「哈哈哈哈哈叶修你肾不好不行啊!男人肾不好不幸福的!」旁边黄少天耳尖听到帮叶修按脚底的师傅这样说,忍不住就大笑着开口,可是下一秒换他悲剧了。
帮黄少天按压的是名老师傅,也没先打声招呼就直接动手,让黄少天一下子没忍住,直接一声惨叫就这样脱口而出。
幸好师傅们都差不多同一时间动手,所以黄少天这声惨叫混在一群男人的粗喘中不怎么显眼。
要不是怕一开口就会发出同样的惨叫,叶修几乎都要笑出来。
他尽力想要调整自己呼吸,可不管怎样呼吸都还是比平常要来得急促跟粗重。
不过还真疼。不管师傅的手指推压到哪都在疼,而且是那种让人无法轻易忘怀简直是心灵创伤等级的疼法,脚趾都忍不住缩了起来。
挪大的空间里,传来男人们此起彼落的哀鸣、惨叫、痛呼、恳求,这种哀鸿遍野的惨况要是说这里是人间炼狱一定都肯定还有人会深信不疑。
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叶修不禁开始怀疑起联盟跟冯主席的目的。
不过比起他的右手边那哼哼唧唧就连叫疼的声音都不同一般人频率的剑圣大人,叶修左手边就安静多了。
安静到他忍不住扭头去确认那名青年是不是还活着。
周泽楷一张俊脸红通通地,额头上也冒着汗水,呼吸声虽然重了点但至少还保持在和缓的节奏上。
发现叶修在盯着他看,青年还朝着叶修方向露出一个笑容。
本来周泽楷就长得好看,现在这眼角还隐约闪着泪光,脸颊红得像是涂上一层胭脂的模样更是让人心脏都要漏了几拍。
这要是拍下来抛到网上去肯定会受到一部分女性的欢迎。
叶修想着然后下一秒又被脚底板传来的疼痛给刺激到泪腺,他觉得自己眼泪都快忍不住往下掉了。
这样不行,得找点什么来分散下对疼痛的注意力。
叶修开始环顾四周,眼光很自然落在他正对面那方向。也刚好,他对面那边坐的就是他那十年宿敌,霸图队长韩文清。
那老对手平常就观众目光来讲就已经十分具有霸气,现在脸色更是深沈如墨十分狰狞,走夜路看到这种人怕是不只奉上钱包而是会忍不住跪着求大爷饶命,看得叶修都忍不住同情起正在帮他压脚的师傅了。
不过那位师傅虽然背影在窣窣发抖,但还是非常具有职业道德的继续着他的工作。
因为那个位置传来的气势实在太强,叶修又往韩文清的左手边看去,然后瞬间心里不平衡了。
那位作息时间准确得可以当闹钟的霸图副队长,在按摩师傅尽责的工作下,脸上不仅没有任何一丝痛苦的神色,相反地还显得十分轻松……甚至可以用享受两个字来形容。
这人比人哪,果然是会气死人的。
不过叶修还是稍微反省了一下自己的作息,毕竟想要长长久久做自己喜欢的事,一个健康的身体还是很有必要性。
那,一天减少半包……不,还是三根烟好了。
要是兴欣的老板娘在,听到叶修这心中话恐怕会忍不住想这量有什么差别吗?不过对个老烟枪来讲,一天减一根烟都已经是莫大的牺牲了,所以这已经是个痛苦的抉择。
为了找心里平衡,叶修又转个头看了看右手边的黄少天,果然对方还是被压得哇哇惨叫。光是能看到黄少天讲不出话来的模样这点,值了。
「卧操!叶修你那同情的眼神是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脑袋里想什么啊!」黄少天瞪着叶修露出一副咬牙切齿深仇大恨的模样,被粉丝看到八成明天网上就开始疯传黄少天跟叶修私下互相看不顺眼,还可以给各大杂志制造话题呢。
「呵呵,还有力气喊,看来蓝雨平常体能锻炼方式不错嘛。」对黄少天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叶修倒是一点都不在意,目光上下打量了下黄少天因为疼痛额头上渗出一层光亮的汗液。「不过还是省点力气免得等会叫不出来吧。」
「卧操卧操卧操!叶修你敢不敢再不要脸一点!有本事来真人PK啊!敢不敢敢不敢?!」不过叶修表现得越是云淡风轻,越是能激起仇恨这点不管在什么事上都通用。
「少天。」不过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放出下一波文字泡,就被他旁边传出的声音给打萎了。喻文州虽然皱着眉,看起来也是在忍耐着疼痛,就连说话声音听起来都带比平时要多了些许压抑的感觉,可是在处事上还是十分冷静。
整体上来说,喻文州看起来倒是比黄少天轻松一点,至少还有力气露出笑脸,不知道是因为对疼痛忍耐力强还是真的没那么痛。
「文州啊,你不觉得很有趣吗?」越过黄少天,叶修径自朝另外那名熟人搭话。
「有趣?」对叶修的话,喻文州有点疑惑,一下子想不出这句话到底是指哪个方面。
「你看呢,明明是同个队的,老韩跟张新杰的反应完全不同。」叶修指着对面那脸色越来越沉,几乎可以在室内生出乌云来的那块地方,对喻文州讲。刚好这时候他脚底又被压到一个极痛的地方,忍不住脚往里面缩了缩。「就连张新杰旁边的王大眼都还没老韩反应大呢!果然还是年纪有差。」
看着对面,喻文州若有所思。
叶修话中提到的微草队长也算是能忍的,闭着眼睛靠在躺椅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比起他,反而是坐在他旁边的微草新生代的高英杰表现比较大些。就看到高英杰涨红着脸死死咬着下唇,有时候还偷偷看着自家队长。看到王杰希面无表情的脸,那明年轻选手也努力装出自己没什么感觉的表情。
「你说是不是因为老韩脸长成那样,所以师傅吓得下手不小心就重了点?」不知道是不是师傅按到什么地方,叶修看着韩文清那张脸瞬间扭曲了下,然后那正在帮他指压的师傅身形更瑟缩了些,简直缩得像是恨不得想让人找不到他存在一样。
普通情况不是应该反过来吗?喻文州对叶修的猜测无言了。
「不过现在这状况还真是难受。」叶修目光收回,看看四周感慨了下。
黄少天跟喻文州脑袋上同时冒出了个问号。
因为从开始按摩已经过了十分钟左右,房间里的选手们大都已经渐渐接受这种强度的指压,相对来讲疼痛感也渐渐有减轻的感觉。
还是疼,只是已经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所以刚刚那种此起彼落的哀鸣已经不怎么会听到,换成房间里处处是男性粗重的呼吸声。
既然差不多习惯了,那叶修这家伙到底是在难受什么?
「一群大老爷们糙汉子的喘息声实在不怎么动听。」叶修转过头,朝着他左手边那名青年开口问。「小周你也觉得吧?」
对叶修这时候还有心情想这个,作为认识这么多年的老对手,蓝雨正副队长也忍不住无言了。
而那名作为被讯问对象的轮回队长,比起最初脸上的红晕和缓了不少,只是笑笑并没有回答。
不过反正叶修问的时候就没指望对方回答,所以倒是不会出现什么话题冷场的问题。
「客人,刚刚开始还是适应期,接下去我力道要回复正常了。」正在帮叶修压脚的师傅笑咪咪地抬起头,用着很平淡温和的语气开口,就好像他说的话根本没什么大不了一样。
什么?
叶修还来不及反应,接下去从脚底板窜升来的痛让他有种想要拍地板丢毛巾直接宣告弃权了。
现在那真是钻心刺骨地疼哪!!比起来刚刚那种渐缓的痛楚还是小儿科了!!
按摩师傅压在穴道上的力道又准又重又狠,简直让人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跟对方前世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现在才会遭到这种报应!
师傅你真的不是受到联盟指使刻意来欺压人民的吗?叶修眼圈红了,脸色从红转成青白再转回红,红白青三色交替甚是好看。
他觉得要是现在,就连他这种战五渣都能单手捏爆一粒橘子。重点是,他现在真的很想捏爆什么东西来平衡下自己。
师傅的手指推着揉着压着敲着,有时候还拉着叶修的脚踝转动,反正各式各样的手法全施展在叶修脚上,但不管哪种手法对叶修来讲都像是拷问。
叶修咬紧牙关,扭着头朝自己右手边看去,这次黄少天忍住了没发出惨叫,不过看对方那红得像是灌了一瓶烈酒下去的脸色,更可能是连惨叫的力气都发不出来。
该庆幸一下这群职业选手虽然脑子里不知道已经发出多少咒骂,至少嘴巴还挺干净,也有可能是因为连惨叫都来不及没人有力气去诅咒。
房间里一片汉子们的鬼哭狼嚎,怨气深得感觉都能具象化了。
这已经不是单纯地狱两字可以形容,是炼狱啊!!
其实冯主席你看我们这群职业选手不爽很久了对不对?所以才想出这种方法整人的对不对?
叶修脑子里都已经出现这种阴谋论了,不过至少受这种罪的不只他一人。
这种时候人果然还是有劣根性的,叶修不由得对这点感慨了下。
他转头看看隔壁那名青年,脸上的红都已经红到耳朵,而且叶修几乎有错觉觉得那名少话的青年头上有一对焉掉的狗耳朵。
「小周啊……忍不住你可以叫出来的,会感觉比较好。」实在看不下去对方忍得辛苦的模样,叶修断断续续把安慰的话讲出口。至于这种话听起来为什么就某方面来讲感觉这么奇怪,叶修拒绝去深想。
周泽楷转过来看了眼叶修,眼睛里泪眼汪汪的,就像两粒晶莹的玻璃珠一样。
青年张了张口,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像其它糙老爷们一样发出惨叫,只小声说了句很疼。
「前辈,你就别逗队长了。」听着叶修跟周泽楷的对话,本来在旁边的江波涛颤着声音苦笑说。不过他看起来情况也不比自家队长好,满脸通红看不出平常的圆滑从容。
「我这是诚心的建议啊。」师傅手指瞬间压到剧痛的一点,让叶修抓着扶手的手指前端都因为用力过猛泛着青白色。
「叶修你这家伙开口也没人认为你是真心诚意的啊,这是人品问题你懂不懂!」黄少天喘了口大气,悍然从旁边插嘴。
「呵。」叶修回头瞄了眼黄少天,就回了他一个字。
周泽楷看着那两人忍不住笑了,江波涛也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不过这种插科打浑倒是让他们这块本来紧绷的气氛放松不少。
心情放松下来叶修觉得脚上的疼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叶修终于有点心情继续观察其它那些熟识的人。
比起来其它地方可真是惨不忍睹,刚刚那群男人就已经叫得极其惨烈,现在更是像杀猪一样的嚎,活像这里不是按摩院而是屠宰场一样。
叶修开始觉得担心,深怕有路人好心报警说这里出现凶杀案。
丢人哪。
虽然他心理想的好像不干己事一样,可是他的身体已经很诚实地出卖了他。
他根本瘫死在躺椅上无法动弹,师傅压重一点就看到叶修身体抽动一下,不然还真可以去COS植物人了。
难怪准备的椅子还是躺椅,说穿了根本无法坐着让人压啊!
叶修眼睛瞄着远处挂在墙上的时钟,默念着还有几分才能解脱。
在师傅终于停下手,拿毛巾帮叶修擦着脚,叶修觉得自己背上都湿透了。
「客人,瞧您这身体状况不怎么健康,下次可以考虑我们这儿的全身按摩,包管用的。」师傅笑笑地,手里熟练地做着收工的工作。
听到这话,叶修脸都快黑了。
光是脚底按摩就痛成这样,换成全身按摩那不是要命了!!!
一直等到师傅们陆陆续续离开房间,四周的选手们包括叶修自己大都还东倒西歪地瘫软在躺椅上,简直像是被BOSS横扫蹂躏过后的开荒团。
脚底板还隐隐痛着,不过没有刚刚那种疼得眼泪都要掉出来的感觉。相反地,不知道是不是心理错觉,倒觉得身体比平常轻松了些。
叶修深呼吸了几口大气,才把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给收回去。
就算是对身体好,但再也没有下次了。
能蹂躏哥的,唯有荣耀。


END.

评论(3)

热度(10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