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桃灼 01


烟花三月,温暖地域放眼所及已是满目的桃红。

青年一人坐在桃花林中,一身白衣如雪,在这片绽放的桃花间反而衬出他满身风华。在他眼前展开的棋盘上除了落下厮杀的黑白棋子外,还有无意间飘落的桃花瓣落在关键位置上,仿如天意要让这盘棋成为一盘解不开的死棋。

执黑子的手指久久未落,似在犹豫又像是不忍什么,他微皱起眉,叹了口气。

青年温文儒雅的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传承百年书香世家才能培养出的翩翩公子,带着一种化不开的浓厚书卷气。只是熟悉这名青年的人,都不会小觑这看似毫无杀伤力的文弱青年。就算他一向以温和有礼的态度待人,也无人敢挑战他在处理事物时的辣腕。

玉面白狐,这是江湖人赠给他的称号。

他机智聪慧,狡诈如狐,带着这几年新兴的蓝雨堂稳稳伫立在纷争不绝的江湖中。但如果说白狐是对他睿智的赞扬,他私下还有另一更响亮的浑名在江湖儿女的口耳间传颂,其名为——玉面修罗.喻文州。

既是江湖儿女,一生总归脱不了快意恩仇四字。那些成名者多是由他人血肉奠基出的名声,而喻文州这名声倒也并非无妄之灾欲加之罪。当初蓝雨堂初起,明明只是有几个堂口的后生晚辈在几大势力多加打压下却始终屹立不摇,最后硬生生拼杀出了一条血路。该舍该得尽在喻文州筹握之中,杀伐决断让混迹江湖多年的老人们都感惊心。自那之后,再无人可阻蓝雨堂兴起之势。

当然会得这结果除却喻文州本身才智外,也得力于长伴他左右的那名高明剑客。

人称会心一剑.黄少天。他倒也当得起这名,一手凌厉剑法本就高明,更让人忌惮的是这人一向神出鬼没,总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就着了他道。几次蓝雨堂危机,最终都因这人而得以逆转情势。

茶馆说书人最爱拿此当材料,口沫横飞地描述黄少天这人如何在十数名敌人中凶猛杀出,又是如何用一剑挑前人闯出一片名堂,虽不知内容真假但倒是让许多女子芳心暗许。

可说蓝雨是由喻文州的智计跟黄少天的武力撑起了半边天,当然除这二人外,蓝雨堂几名叫得出名的也都是一等一好手,加上嘉世、霸图、微草等这几年崛起的新势力,隐隐有跟老势力形成抗衡局面。此消彼长,在江湖上也让一些老人悲叹起这后浪推前浪的世代交替速度。

这阵子因为嘉世传出的风波尚未定,原本还算平静的江湖倒是有种风雨欲来的气氛。


「……叶秋,既是故人来访,何不出来相见?」将手中黑子放回,喻文州摇摇头不再心烦盘上棋子走势,淡笑着让目光朝桃花林深处一撇,那处虽无人但以他耳力自是可听出那人隐隐地呼吸声。想来也是对方不曾隐藏自己行迹,才会任由他一语道破。

「呵呵,文州好心情。」话落,就见一人从树干间缓缓漫步走出,最终停在喻文州面前用以当棋盘的石桌前。「桃花林里桃花酒,倒是情趣。」

似是不经意瞧了瞧盘面,手指挑起散落在桌面旁上的白子,随意地朝关键处一放,破掉之前两方僵持的局势。

「三年酿的桃花酒,正是最适合这时节。只是……你还可敢与我对饮一番?」喻文州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只微微抬头望着那人。

此人与喻文州年岁相近,只是皮肤略带一种不自然的青白,倒像是重伤未愈的血色,而那身淡青衣裳更加剧了这印象。细看衣摆上还沾染着不少泥尘,模样显得颇为狼狈。但这人却似乎不以为意,一派悠哉。

相貌不差,但最引人注意的是一双熠熠星眸,还有举止间自然散发出的一股傲气。不过以此人身份,没有傲气才令人讶异。

「文州这番情意,怎可不受。」那名青年勾起了嘴角,坦然饮下喻文州递过去的小杯中液体。

酒液中带着桃花的清香芳甜,入口温醇,的确是好酒。只是这味,怕是属于女儿家常饮的类型,少了些男儿喜好的烈意。

被称为叶秋的青年挑眉,对此颇感意外。

「真是为我准备的?」念头只在他脑里转一圈后,自然就脱口而出。知道他不擅酒的人不多,恰巧对面这人就是其中之一。这淡酒既有酒味却又不至影响神智,倒是有心了。

「自然。」喻文州摇晃着手上酒杯,唇边是一贯温和的笑意。

浓厚桃花香气与清冽酒香混在一起,令人有种未饮先醉的感觉。

「……味是好,只是混杂在里面的东西不好。」叹了口气,叶秋刻意似地摇摇头。

桃花酒虽甜,但压不住隐藏在酒中的些微苦味,就算再不善药理,也知道是被下了什么东西在内。

「不过是普通软筋散,自是比不过药王谷的上等密药。」就算被一语点破,喻文州面上也丝毫没有紧张之情,倒像两人真是在闲话家常一般。

「你就不怕我在药力发作前反扑,拿你性命要挟?」叶秋似笑非笑地盯着这面皮厚如铁的青年,话语虽带威胁,但语气却更像是朋友间的调侃。以他内力,就算现在伤未愈但普通软筋散要起作用至少要一盏茶的时间,足够他制住场面。但对方却依旧纹风不动坐在那儿,看不出有打算退缩一分。

「呵呵,当然怕。」嘴上虽这么说,喻文州眼里却没有一丝恐惧。

两人就这样隔着一张石桌对视着,彷佛黑子白子两端的执棋者。

风吹起,卷起一地桃花瓣。

「……叶修。」风中听到喻文州唤出这名字,叶秋微楞了下,竟就这样被他捉住右手,握在手心当中,「我想你了。」

叶秋……不,叶修不应声,只怔怔瞧着那只扣住自己右手的手。

这名,实在是太久没听过人唤过了,他听着都有些恍惚。

罢了罢了……就当是被这满山遍野的桃花迷了眼,陪对方做场旖旎的梦吧。


=====


本来没打算续写,小夥伴说卡肉没友情就……

评论(1)

热度(8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