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桃灼 02

 

很少人知道那片桃花林深处的隐蔽位置有一处天然形成的温泉池子,不大,却也勉强能容纳个三四人。温泉池面上弥漫着一层水雾,空气间还有种淡淡的硫磺气味。

叶修因为之前喝下的软筋散的关系,整个人手脚无力只能软软地倚靠在喻文州身上。自被对方抱到这里后,他一直垂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也没去注意已经开始解起他衣物的那双手。松开衣领后,喻文州的手探入里面,竟就这样开始玩弄起胸膛上那两粒乳粒,拇指与食指并用左右来回搓揉着,时而用指甲搔刮着乳尖凹陷之处。不一会,那两粒浅褐色的小豆就开始发硬挺起。

对这放肆的举动,叶修只轻哼了一声,倒是听不出是不满还是舒服。

「叶修……」搂着叶修身体,喻文州从后面含弄着叶修耳垂,声音比平常来得低沉。

他认识叶修时,叶秋这名已经是江湖上有名的新起之秀,而那时的他,才刚挑起了蓝雨堂的担子不久。他俩只是在一次任务中偶遇,他用的是假名,对方用的则是叶修这名。两名年轻人意外的一见如故志趣相投,一路上更是相处的轻松愉快。所以就算在之后得知叶修真正身份时,喻文州也只有一种原来如此的感慨,却没有被欺骗的恶感。

想来,那时候他就已经中了对方的毒了吧。

只是喻文州曾以为他们就只有那一次的缘份,他们肩上都有着自己的责任,随着蓝雨堂兴起,喻文州更是整日处理堂内各种事物难以抽出身。所以当叶修自己只身跑来见他时,喻文州甚至错愕了一会。看着那人笑着问说不欢迎他吗?喻文州察觉到自己心跳得慌,只是表面上情绪不显,跟着笑着回他怎么会呢。

几乎没有什么隔阂,他们迅速找回彼此间那种熟稔的感觉。自那次后,叶修一年之中总有几回会特意绕来见喻文州,一起煮酒烹茶,观棋论剑。黄少天总爱说叶修那是种治不好的放浪癖,干正事的人哪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可以在江湖上到处乱晃。对此叶修并没有反驳,喻文州也没有追问。

明面上蓝雨跟嘉世算是同盟,私底下却也在互相竞争。所以他们有默契忽略掉了所有尴尬的因子,维持着这份友情。

直到那场意外让他们捅破了那层薄薄的窗户纸。

喻文州没有后悔,而叶修没有拒绝,他们的关系就这样暧昧地确定了下来。喻文州非常清楚他这方天地是困不住这人的,所以从不刻意强求叶修应允什么,任由这人在自己身边去去留留。只是要他就这样放了手,他却又是不甘的。

而这人,现在正在自己怀里。

喻文州拿起旁边温热好的桃花酒灌进口中,低头将这口酒液哺进了怀中的叶修嘴里。温热后的桃花酒更显甘醇,还带着浓浓的香气。喻文州的舌头在叶修嘴里搅动纠缠,未能吞下的酒液就这样从叶修嘴角溢出。

桃花酒性虽不烈,但喝多了依旧会令人酒醉,叶修那双眼睛就因此显得有些迷蒙。他面上一片酡红,在拉扯间上半身衣物已被褪得差不多,露出底下大片的白皙皮肤。

舌头退出后喻文州并不急着离开,反而将自己的唇抵在对方唇瓣细细厮磨着。彼此的气息交缠,吻落在唇上,轻柔得像是落下的雪花。

三月天里的天气虽然暖和许多,但日头一落仍是有相当寒意。喻文州察觉到叶修身子在微微发颤,干脆三两下将彼此身上的衣物都脱落在地,抱着他直接进了旁边温泉内。

或许是动作太大,一时间水花四溅,喻文州刚入水就感到热气烫着皮肤,驱走了空气中的寒气。

他听见叶修喉咙里发出压抑着的喘息,也感觉到在热水里对方身体渐渐放松下来。池水并不深,以他们两人身高坐下后还露出半个肩头在外面,却也足以让身体暖和起来。他们就这样泡在温泉里,看着水池里有些被风带来的桃花花瓣漂浮着在上,闻着空气中那散不去的浓郁桃花香。

等两人身体都泡暖了,喻文州才开始仔细地用手清洗着怀中人的身体,还顺着肌理按压着叶修的肩膀、手腕,叶修身体本就还无法动弹,只能任由他动作。喻文州按压的力道把握得恰到好处,这温泉水温也十分宜人,只是这受制于人的状态让叶修有些难受。

身体热得不行,叶修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裸露出的白皙肌肤下透着薄红,湿漉漉的青丝就这样随着水波飘荡着。

喻文州将叶修身体翻过来正对自己,伸手捞过放在池畔的酒壶,又再次将酒液哺进叶修微张的嘴里。叶修还来不及反应,香醇的酒液已经顺着喉咙入了体内。这次喻文州不急着动作,用舌头勾住叶修柔软的舌与其纠缠起来。喻文州深入敌阵试图攻城略地,叶修也不肯退让,两人就这样在嘴里互相撩播挑逗,试图压制对方的攻势好掌握主动权。

喻文州边吻着,边用手指捏了捏叶修胸前硬起的乳粒,却没停留多久就往水面下探去。叶修双腿间那根肉茎还没起反应,绵软乖巧地被握在喻文州掌间。撸动了几下后,喻文州却没有继续,反而又开始之前那种单纯的按压,试图让叶修双腿的肌肉松懈下来。

这吻一直到两人都快喘不过气时才停,叶修两片薄唇都被吻得有些肿胀,艳红如血。他试图平缓加促的呼吸时,喻文州又顺着脸颊往下吻去,还含住叶修喉结狠狠吸吮几下后才放开。

「文州,你啥时学了那些浪荡子的手段来轻薄人了?」叶修虽然全身无力,却也不是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至少耍耍嘴皮子这事他还是办得到的。

「这是轻薄吗?」喻文州笑了笑,用舌头舔掉叶修下颚上溢出的酒液,手指有意无意地撩拨着这人光滑的背脊。

「你觉得呢。」叶修咬了咬牙,无视那浮起的酥痒感觉。可是似乎越是想漠视,那感觉就越是清晰。

这种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自然懂得欲望升腾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灭掉的。

而且本来就有这种觉悟,也不需要多余的矫揉造作。

 

===== 

 

 一卡卡N天,差点想删文当作没这回事了……

总之,进入温泉副本(?

评论

热度(57)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