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喻叶]桃灼 03

 

此时日头已完全没入地表,一时间触目所及之处竟都漆黑一片。喻文州手指随意在叶修身上游走,在敏感处肆意点火。两人都是练武之人,在黑暗中也多少能视物,何况月亮很快地便爬升至天顶,倒也没造成多少困扰。

月明星稀,微风拂过枝枒响起沙沙的响声,白银似的月光越过树影洒落在两人身上,暗处还能听到此起彼落的虫鸣。

喻文州此时已将叶修整个人压制在池子边上,细细啃咬着这人的颈项。还浸在温泉里的身体显得比过往时更来得温暖,而皮肤下跳动的脉搏因喻文州的举动隐约增快了几分。

叶修身上的肌肉不厚但胜在匀称,现下虽无反抗之力,但喻文州却不曾忘却这身体/内潜藏的强悍。可正因如此,更显出现在这柔弱无力的模样有多难得。

手指时轻时重地搓揉着胸前充血硬起的乳粒,湿热的舌头顺着皮肤下滑,流连在裸露的脖子与锁骨之上。牙齿在上面留下印记,又再往上攀爬而去,直到叶修耳畔。舌尖在耳廓间打转,那种濡湿的声响取代了原本还能听见的虫鸣鸟叫。

叶修的呼吸也粗重起来,喻文州每个行为都将疼痛与快/感的度掌握得很好,刺激着早已被撩拨起的欲火。要不是身体仍是不听使唤,叶修都想翻身压过去了,毕竟这么被动实在不符合他的个性。

跟喻文州之间的交欢一向像是调情,像是挑逗,也像是彼此抗衡。

似乎他们第一次发生关系时也是这样,叶修记得那时一时不察着了他人的道时,药性发作后他昏沉的脑子里是想上了喻文州的,不过结果……啧啧,那真是说多了都是泪。从那次之后,叶修深切觉得喻文州不亏他的狐狸之名,平常笑得一脸温和坑起人来却丝毫不手软。不过不是这种个性,怕也无法扛起蓝雨堂这个重责来。

不知是热水泡的,还是被欲火勾的,叶修觉得自己连骨头都像是要烧了起来,可喻文州却迟迟不肯继续,只持续在他颈间辗转徘徊。不用看都能想到那处的惨况,怕是得两三日不得见人了。

「文州你……光这样能满足吗?」在喻文州稍离开他时,叶修意有所指地让目光瞧着对方下/身。

「不急。」重重咬了对方右胸前突起的乳/尖一口,听到抽气声才淡淡地回。

「我这不是怕你憋坏了,伤身吗……唔……」话才刚出口,另一边乳粒也被手指狠狠捏了一把,叶修这才乖乖噤口。

刚被教训过的那粒柔嫩小豆被掐得通红,就算之后放缓了力道仍是在微微刺痛着,而且之后喻文州又像是想从那挤出什么似地一次次用两指夹住拉高,再松开。没一会,胸膛那处就红了一大片。

叶修皱起了眉,低低喘着气,两腿间那不争气的东西竟在这种刺激下巍颤颤地起了身。

喻文州却没管那处,只是低头含/住红肿着的肉粒,在嘴里用舌尖来回拨弄着,有时还抵在上头往下压,彷佛想把那粒突起给挤进肉里去。

疼痛缓解下来,但那种骚痒感却越发勃发。

胸上两粒突起被舌头手指不停亵玩着,动作间带起哗啦的水声不住传进耳内,就像在提醒他们现在身处何处。

叶修头枕在池畔平坦的石头上,一双明目已染上薄薄的水气,无处可泄的情欲生生在体/内燃起了火,烧得血液都滚烫着,一点也感受不到夜晚的凉意。

「叶修……」热气吹拂在他耳旁,瞬间引起皮肤一阵战栗,「想要我怎么做?」

嗤了一声,叶修也不应答,竟就这样闭起眼。

喻文州看对方这模样倒也不恼,伸手至水下握住叶修那根上下搓动起来,偶尔用指尖压着顶端凹陷处打转。

「喻文州!」猛地窜上的快/感让叶修睁开眼,声音里却隐约带着难耐的喘息。

「嗯,我在。」凑上前去吻了吻叶修泛红的脸颊,明知道叶修咬牙切齿是为什么什么,却避开回了个毫无关系的答案。

手指在柱身上不住摩挲揉弄,到顶头时还刻意收缩掌心夹紧了伞端部份。

「呼啊……嗯……」叶修就算咬紧下唇,呼吸却还是明显急促了起来,偶尔泄出的声音里更是甜腻了几分。

用舌尖舔了舔叶修唇瓣,喻文州手指灵活地在根部囊袋上来回按压,加上之前刺激让那处渐渐饱满起来。捏着那两粒浑圆的囊袋,收在手掌中让它们互相推挤滚动。

「叶修……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什么……」模仿着性/交时动作,湿热的舌尖在耳廓里抽/动,温和清亮的声音却带着几许蛊惑。

指甲抠弄着铃口,已经隐隐有蜜/液从那处溢出融在水里。

「我说……文州你这又是下药…又一再拖延,该不会是不行了吧?」叶修哼哼唧唧着,从喉咙里断断续续挤出嘲讽的话。

「我要真不行的话,你待如何?」听到这种话普通男人都会觉得受到侮辱,但喻文州却只是笑笑反问,手上动作从未停下,几乎把叶修逼到高/潮。

虽然手脚虚软,但肌肉却不由自主地抽搐着。后方隐密的小/穴更是不住收缩,像在渴望着什么。

「等…药效过去……自然…由我好好……伺候你……」快/感不断涌上,叶修眼角发红,无法掩饰自己气息不稳的事实。

他听到喻文州压低的轻笑,只觉得眼前一晃,就这样被翻身换了个姿势。

喻文州从后面将叶修双手从温泉里捞起放在石块上,让他头可以枕在自己手臂上。或许是因为本就是围绕在温泉泉畔的石头,而且身体早就泡暖了,所以也不觉得冷。

「趴好。」边说,喻文州越过叶修身体,从他们两人之前脱落在边上的衣物里翻找着什么。

叶修被快/感弄得发热的脑袋终于得以冷静片刻,只顾着喘气,也没去注意喻文州的举动,直到那羞人的东西出现在眼前时才微微一愣。

那是块剔透的玉石,温润滋泽,一看就知道是上好的质地。只是那外表却是男/根之型,甚至柱体上还做出一粒粒明显突起,明显是拿来取乐用的淫具。


=====


进正题,努力找回更新速度。


评论(2)

热度(77)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