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周叶]小段子

睡得迷迷糊糊的脑子并没有办法分辨出自己现在的状况。

叶修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海上漂浮的小船,时沉时浮随着波浪在摇晃,海水并不凉甚至还带着一丝暖意,所以身体也跟着感到暖洋洋的。

头重,身体也重……昨晚似乎是喝了酒就倒了,所以现在是在做梦吧?嗯,是梦……

或许是因为宿醉的关系他懒懒地不想动弹,意识也还没有完全清醒,就算是迟钝的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也视若无睹。

「前辈……」

有什么声音低低在耳边响起,属于他人的气息喷洒在脖子皮肤上有点痒,就像有蚂蚁在皮肤上轻轻囓咬着。

那是叶修很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令他安心,所以神智就更放心地在朦胧的境界上悠游着,不急于清醒。

不过好像耳朵里还听见谁发出的啜泣声……那声音里带着颤,还有掩饰不了的甜味……是谁呢……

猛地一阵快意从体内窜升起来,那如涨潮海水般的汹涌快 感淹没了叶修,他反射性地想把脚并拢却卡在一个温暖的物体上无法如愿。

「前辈……够深吗?」

胸前的乳/ 粒被指尖打着圈玩弄摩擦着,那处不停生出又热又疼的快感,让叶修的思考能力更加陷入混浊。

身体好热,就像是发高烧似地烧着火。

「啊……深……太深……」其实他并不清楚对方问了什么,而自己又回答了什么,只是喃喃地吐出了对方想要的答案。

敏 感的黏/膜被拓开,毫不犹豫地接纳了另一个人的体温。

「舒服吗?」伴随着话语,那深埋在体内的东西,竟又再前进了几分。顶在深处的软肉上戳刺,磨得难受。

那种因为侵入浮现的窒息感令叶修腰间痉挛着,但同时跟快乐一并存在的酥麻感又麻痹了他的神经,一下一下地,那肉/刃捣弄着紧缩的甬/道。

叶修虽然意识并不清楚,却至少还懂得张大着嘴呼吸着,当每次肉/刃插开窄窒的甬/道时都让他爽得不住跟着对方摇摆身体。

但他知道,这并不是最舒服的时候,他还记得过去被对方操得最后时,那种魂儿都飞掉时的感受。

「……不够……还……」唾液从张开的嘴角溢出,叶修根本发不出什么大声音,只是用着软绵绵的语调像梦呓一样反复说着同样的话。

「嗯。」湿热的软肉舔掉了叶修嘴角的液体,然后在他的唇瓣上来回描绘着唇形。



评论(2)

热度(111)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