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张叶]小段子


天未明,只有远程的地平线带出一抹灰白。

燃了一夜的蜡烛已到尽头,仅剩垂危的火苗在烛台剩下的最后一段蠋尾上挣扎,底下烛泪涔涔,像在悼念着那些追不回的时间。

男子默默伫立在祭坛中央已过了许久,稍一动作都带动着圣袍衣摆与地板摩擦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响。

他的目光停留在彼端,被捆缚在中央十字架上的那人身上。

约莫一个半人高的十字架,那人双手被左右拉开吊挂在上头,像是当初圣子将血肉奉献出去时般的姿态

那名男子低垂着头像是在熟睡着,但他知道那人并没有真正睡着。在这神圣的领域内,只怕每一秒对那人来讲都是彻骨的疼痛。

教会之敌,人类之敌,曾经的同袍已堕落深渊,曾经的荣光再也不复存在。

千万人所信仰的神之言语被那人所背弃,而对其他人而言是祝福是喜乐的神之光芒,带给他的却是无穷的痛楚。

他慢慢走近那人,被捕获当时的如黑夜般闇色盔甲已被褪去,仅留下一层连保暖都办不到的薄薄里衣在身上。仔细看会发现那人身上肌肉一直紧绷着,渗着汗水的皮肤上是十字架烙印上去的种种痕迹。

无从抵抗,就像是被献祭的祭品一般,那人被捆绑于神前。

「叶修……」从进来以后,张新杰第一次开了口,声音比平时来得更加低哑暗沉。

「……你是来净化我的吗?大主教冕下。」被叫出名字,那人缓缓地抬起了头,那双清亮的目光不掺一丝混浊,甚至比一些人还要来得更为坦荡,让张新杰甚至有种这人其实并没有堕落的错觉。

「神愿意拯救所有人,而你,愿意接受我的净化吗?」张新杰的手指落在对方皮肤上,细细摩挲。

「不。」不意外的回答,让室内回归了沉默。

「叶修,你从来都没有变过。」指腹下的皮肤粗糙而干涩,冰冷且疏离,流淌在下的不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憎恶。

那人身上无时无刻有着血的气味。

过去为了神与信仰而战,如今他又是为了什么而战?



评论(7)

热度(75)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