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王叶]闇夜狩猎 01

自古以来,夜晚都是神秘的。

虽然现代有着各种便利的发明,不再像古时候日头一落就什么也不能做,但却无法抑止人类天性对黑暗的惧怕。

也或许是人们本能知道那黑暗里有他们所无法理解的未知存在。


一名男子嘴里叼着烟,手里拿着一把破旧的伞站立在路旁。

除了手中那把伞外,男子外貌看起来非常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会觉得那伞突兀也是因为今天是个大晴天,入夜后也没有半滴雨滋润大地。

或许只是一个喜好有备无患的人,所以从男子身边经过的人群只是偶尔朝他看了几眼,却没有再多余的关心了。

远方可以看见新建好的水泥丛林此起彼落,代表着文明的进步,也像是象征了与古老年代诀别的墓标。

在那些像是保卫着人类生活轨迹而亮起的灯光之上,黑夜已经吞食了所有。

男子手上的伞端轻敲着路面。

咚、咚、咚。

传出了有点钝的声响,却带着固定频率的节奏。

「……总算找到了。」半晌过后,一直停在路边像是在等人的男子瞇起了眼,小声吐出这句,然后迈步离开了他原本站立的位置。

没有人注意到这名男子在经过一处不知道为什么就算路灯照着还是感觉特别黑的区域后,就消失在影子中再也没有出现过。

人群依旧来来往往,彷佛他从来也没有来过这个地方一样。


浓厚的血腥味让叶修皱起了眉,血味重到像是黏腻地巴着他的皮肤。

「每次都来这招,哥的鼻子受不了啊。」吐掉嘴里已经快烧到尾的烟,他仔细环视周遭。

手里那把伞的伞端依然保持着那奇妙的韵律敲打着地面,但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好像声音被什么给吞没了似的。

「有点麻烦。」叶修看着那像是由黑色泥土却又肯定不是泥土铺成的道路,反而笑了。「要动手吗?」

虽然他说出的话像是在询问谁,但因为他身边没人所以只能当作是他在自言自语。

只是存在于叶修周遭的空间在他问话时,似乎小小地产生了扭曲。就像是日头太盛时眼睛因热气会产生的错觉,几乎察觉不了。

持续敲打的动作停了一秒,他举起手上那把不起眼的伞笔直朝着路的那一端,突然手腕像是失去抬起伞的力气抖动了下,但令人讶异的是伞并没有因此落地,反而迅速地变成了另一种型态。

虽然外表有些不伦不类,但勉强看得出像是一把机关枪的形状。

就像是要证实它不只是看起来,而是的确是把机关枪,下一秒就看到火花从枪口处喷射而出,在远程炸出一连串火光。

被惊扰到的黑暗开始出现了浓淡,翻滚纠缠着,像是一个个正在互相吞噬的漩涡。

叶修手上那把机关枪虽然还是不停地给那些漩涡制造麻烦,但却无法完全阻止它们的融合。直到剩下最后一个时,叶修停下了射击,将机关枪再次转换回原本的伞状。

那个漩涡……不,现在已经不能用漩涡形容,因为那更像是一个黑洞。虽然是乌黑一片,可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那些黑暗像是水在流动似地缓缓移动着,中央则是一团黏稠到像是沥青般的浓黑。

叶修目光一直没有离开那处,绷紧的肌肉也显示出他随时都处在防备下。

突然有东西从那团黏液中窜出,早已做好准备的叶修马上迅速退后,却速度仍是比不过对方。

就在那像巨大蛇头一样异形差一些就凑到叶修脸前时,牠的动作突兀地静止了。

因为离得太近,叶修还能感觉到那颗头里喷出带着猩热的气息,那气味难闻到要是普通人肯定早已将前天吃过的饭都吐出来,但叶修却一点反应也没有。

「不错,在这种地方竟然还能成长到C级。」对这出现的奇妙停顿,叶修却表现出像是一点也不意外的态度。「已经有灵智了吧?」

不知何时,伞端……不,现在已经像是长矛的尖锐处已经刺进了蛇头下的七吋之处。

「那你有看过牠吗?」话一落,叶修肩头突然出现一只黑猫,绿色的猫眼居高临下地藐视着那只已动弹不得的敌人。

制住那只异形,除了叶修自己的攻击,也没少掉牠的功劳。

毕竟界兽最擅长的就是空间束缚,不然叶修刚刚那几乎算是搏命的一击也没那么容易就命中——虽然就算他没成功,也有其它手段可以躲避再继续下一波攻击。不过他奉行能少些麻烦就少些麻烦,所以在利用起那只猫的能力时一点也不手软。

「或是……」看着那只异形明显没有反应,叶修有些苦恼,「有没有见过一个长着大小眼的男人?」

「做正事。」突然一句话打断叶修的问题,竟然从那只猫的口中吐出人类的语言。



评论

热度(50)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