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all叶]你的耳朵露出来了(韩叶篇進行中)

如果有一天,你穿到一个跟自己原来世界相似的平行世界,是会干脆认命?还是时时不忘自己本来的世界?

如果……世界很大,有无数的如果可能性,只是很可惜叶修没有选择机会,而是被逼着自己亲身体会了一把这略坑爹的苦逼感。

他辛苦打完挑战赛后,从那段几乎可以说是昏迷般的沉睡里醒来,他的世界就变了个样。虽然表面上世界还是那个世界,而且这个世界的自己也是刚打完挑战赛获得了重回联盟的资格,至少大部分的记忆都通用并没有发生什么惊悚的神转折。什么穿越者该有的福利金手指更是没有没有没有(因为很重要所以要讲三次),常规赛都进行一半了兴欣的战绩才好不容易勉强稳定下来。

总之呢,穿越后的叶修荣耀照打,烟照抽,说实话跟过去生活似乎没什么两样。

只有一点,他觉得他大概一辈子都无法习惯。

 
 
 

「叶修,你要去哪?」手上收拾着东西的陈果眼尖地发现自家战队队长正打算偷溜的身影,会有这种疑问也不能怪她,实在是因为叶修每次一偷溜通常就不回来了。

他们现在可不是踩着H市的土地,而是过往嘉世死敌,跟叶修最不对盘的霸图地盘上。只要叶修往外一站,保证把仇恨吸引得妥妥的,绝对不会出现OT那种。

看到叶修进场时那种「欢迎盛况」,陈果现在正烦恼要怎么找出群众薄弱处好进行突破出场,这也是他们比赛完了还留在赛场的理由。

「没事,我就是先出去买包烟在外面等你们。」被捉包的叶修挺直腰杆,露出万分诚恳的表情说。

「你上次也是这么讲,结果第二天早上却是麻烦蓝雨队长给送回来的。」陈果上下打量着叶修,试图看出叶修心里的打算。

「老大你也觉得外面太挤?我们一起打出去!杀他个片甲不留!」不过听叶修这一开口,旁边的包子却摩拳擦掌露出跃跃欲试的表情,似乎只要老大一点头,他就替大伙开路一路暴揍出去。

「不用不用。」叶修觉得自己太阳穴上血管突突地跳,真给包子这么做,兴欣的脸还要不要了。

「老大别客气!」包子笑得面上一片灿烂,让人马上能理解他的真心。

真不是在客气啊,这个内馅填满麻烦的包子。

比起其它人,苏沐橙似乎猜到些什么,所以什么话都不讲,只是眨着眼站在旁笑得纯良。偶尔还跟站在她旁边的唐柔妹子叽叽喳喳地不知道是在讲什么。

最后好不容易摆脱陈果的追问,拒绝魏深说也帮他带包烟的提议,还顺便刺激了在旁边兴致昂然的方锐几句话后,叶修才从休息室里顺利脱身,这时他已经有种比之前打比赛还要更疲倦的疲累感。

他悄声走过亮着灯的走廊,神经无时无刻不在戒备着。也幸好是霸图主场,好歹还算是熟悉,所以想找条比较没人的路没花多少力气。

不过叶修动作可一点也称不上从容,甚至带了点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感觉,像是深怕被什么人发现一样。

很遗憾,今天的荣耀……不,命运女神并没有站在他那边,因为就在他即将投奔自由前,他听到了熟悉的嗓音。

「叶修,你要去哪?」男子浑厚的嗓音问出的句子虽然跟刚刚陈果一模一样,但是这次在叶修身上打出了会心一击,着实让他当场僵直了几秒。紧接着,叶修却是当成没听到一样,加快了脚步往目的地侧门赶。以他一宅男的体能状况,走路可以走出跑百米的速度,可见是用了全力。

「叶修!」后面传来的声音隐隐带着怒气,不过似乎是吼得越大声叶修脚步越快。

不过最后他还是被迫停了下来。

叶修苦着一张脸转头,正对上那张冒着黑气的脸。

「哎哟,老韩,疼疼疼,别扯我耳朵啊。君子动口不动手没听过啊?」不知啥时叶修头顶上冒出两只长长的兔子耳朵,现在柔软的尾端部份正被韩文清用一只手扯住。

「闭嘴。」大概是对叶修刚刚那摆明了是想逃离的举动不满,韩文清明显语气不善,不过抓着那两耳朵的力道却收敛了一些。只是毕竟那柔软的耳朵挺脆弱的,经历刚刚那一捉,显得蔫蔫地低垂下来,耳尖部份还在微微颤抖。韩文清手指像是想安抚那看着蔫萎着的长耳朵,所以在柔细的皮毛上细细来回摩挲。

「别摸别摸!哥交配期还没到呢!」只不过他的体贴叶修肯定没接收到,因为叶修他脑子里这时就只有吾命休已四个大字。

「哼,兔子整年都能发情。」韩文清手指摸到内侧皮肤都红得充血后,才总算是放开了那对兔耳朵。

「那是别的兔子不是我。」叶修目光硬是不肯面对韩文清的头,嘴上倒是讲得强硬。

但就算他逃避,现实也还是血淋淋地存在着。

韩文清头上现在多了两个圆鼓鼓黑漆漆的耳朵,虽然一下子分辨不出是哪种动物的耳朵,却很明显是跟叶修一样绝对不会是人类该长的玩意。

或许刚穿来的时候叶修还有好奇心跟兴趣去逗弄,可是在经历过鲜血写下的教训后,他看到这耳朵只想有多远就离多远。

因为这世界人类冒出动物耳朵时,代表这人现在正处于发情期,可以进行交配行为。不,正确来讲,是这人处在非常想与人交配、做爱、性交——随便你用哪个词汇形容,反正就那意思没错——的时期。

这时候去碰对方耳朵,兴趣根本等同「性趣」啊!赤裸裸的求爱啊!!

在第一次吃了这闷亏后,叶修捧着动物百科几乎把所有动物的发情期间都查了一遍。至于这么做有没有效……虽然他关于动物的知识多了不少,可是似乎对他自己人身安全并没有任何成效出现。

还是太大意了,叶修在心中这样想。

比赛中察觉到不对劲时,就该等结束后马上溜走的,而不是给对方留下逮到自己的机会。

当然,很显然现在这么想已经晚了。

叶修觉得是不是神觉得他这二十多年的人生活得太过于肆意了,所以才给了他这么一个考验来刺激他的心脏。不过这考验说起来还算是有良心,至少虽然这世界有些不对劲,好歹也还算是熟悉的世界对吧?
不过要他真心讲一句话,可能就只有这句才能表达出他对上天的感激之情:你特么的玩我呢!?
认真来说,叶修个性不是个容易冲动跟生气的人,会让他出现这种情绪实在是因为他穿过来不过快半年,已经受到了无数次的惊喜(惊吓)。他虽然没想过要一生只与荣耀女神结婚,不过也不表示需要上天帮他做媒当红娘。还不只神马买一送一的优惠,这媒婆还一次买卖就给了叶修忘不掉的大奖。
要是现在有机会能让他问这世界原本的叶修,他真想问问对方到底哪儿招来这么多麻烦的。
这可不是双脚一踏霸气侧露地畅怀大笑一句哥也有后宫了!就可以释怀的事。
到这还是先来介绍下这个世界好了。
其实呢,世界还是那个世界,只是人类种族构成稍微给他乱了一点罢了。嗯,稍微的。
世界上的人类除了男女两大性别,还要细分成草食类与肉食类。对,这部份就是靠耳朵区别。
不管人类起源是猴子还是什么,基本上因为人类基因已经混种得太混乱了,所以每个人都得等到第一次发情期——也就是法律上被承认为成人时——显露出动物耳朵时才会知道自己到底是归在哪一边。要说草食跟肉食在能力上有差别,其实也不是很明显,大致上来讲草食性格都偏温和,肉食性格上比较具有侵略性。不过这就跟什么血型星座一样,真正还是要看个人情况。至少在叶修知道他弟竟然是犬科时,他深刻感受到了这世界的不靠谱。同样的基因到底怎么生出一个草食一个肉食的?
而且也不是说草食类就完全不能吃肉,只是相对蔬果来讲,肠胃对肉类的吸收能力较弱而已——过去倒是真有肉食类的人只吃肉,最后被送进医院的悲惨纪录。
大概是因为职业性质,荣耀圈里登记在案的选手的肉食跟草食比例大约是2:1。不过只要牵扯到运动竞技类,也大都是这种比例,所以并不特别。
有叶修这种属于草食得不能再草食的大神,也有看起来像草食实际上却是肉食的选手。
如果只是这样叶修可能还没什么感觉,反正多个动物耳朵对他玩荣耀打比赛没有丝毫影响。至于他为什么会觉得坑爹呢……是这世界的人类对于配偶观念实在是太乱太没节操了。
因为实际上大家都披着人类的皮,又不是真正是动物型态进行交配,所以肉食配草食,肉食配肉食,草食配草食,都是大丈夫萌大奶。只是因为有发情期的关系,所以大多数的人还是会找个发情期一致的对象,也好配合生育。而且这世界不管是男女生子男男生子女女生子都可以用医学解决,性别更不是问题!再加上社会气氛使然,大家对性这件事都很坦荡,毕竟发情期一来矜持什么的根本就是放屁。甚至只要你愿意,来个大被同眠也不是梦!
至于叶修,嗯,兔子是全年可以发情的动物,所以不管是哪种动物的发情期都可以完全配合上。
可以说是非常性福的动物。
也因为如此,叶修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自己在职业圈里到底有多少个床伴。——实际上他也不太想搞清楚就是了。
比起这个让人不愿意面对的现实,身体上多出以前没有的部位都是小意思。
想当初叶修第一次在镜子里看到自己头上冒出两只长长的,没被皮毛覆盖部份露出漂亮健康的粉红色皮肤的兔耳朵时,他很冷静地,用手去扯了扯那跟随着他心情直直竖起的耳朵。
之后的结果就别再提了。他第一次知道兔子的耳朵是不能乱扯的。
然后他后知后觉发现像是配套一样出现在他脊椎尾端屁股上方,像是团软毛球一般的兔尾巴时,他淡定了……反正耳朵都有了,尾巴算得了什么。
只是那天他烟消耗的特别快。



「我说老韩……」被带到霸图队长的房间后,叶修显得有些别扭,头上的耳朵蔫软着向后垂着。「咱们能打个商量,哥用手帮你啊?」
如果还是原来的世界,他这时肯定没有任何感觉,大剌剌地该干啥就干啥。可是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啊!他有切身之危啊!
把一只没有太大战斗力的兔子放到一只肉食且饥渴的黑熊面前,肯定会被料理得很惨啊!剥皮去骨啊!!明天不会只剩一张兔子皮被送回兴欣去吧!?
其实呢,他现在要能把耳朵收起来,可能还有拒绝的机会,不过可惜在韩文清发情期的费洛蒙刺激下,让本来就不擅长收耳朵的叶修更是完全无法违抗本能,照自己意愿让头上那对兔耳消失。
当只兔子真不好,叶修再次感慨了下自己穿来的这身体缺点。
「不行。」韩文清眼睛瞇了起来,狠狠在叶修的嘴唇上咬了一口。发情期的肉食兽类本来性子就比较暴躁,更何况刚刚叶修才试图从他面前逃跑过,这让他的狩猎本能完全被激发。他现在只想压着眼前这人,狠狠地贯穿他,让对方头上那对柔软的耳朵因为他的进攻而颤抖,让这似敌似友的老对手发出甜美的哭声。
就像过往无数次时一般。
「我就说说。」看着韩文清那双清楚写满欲望的眼睛,叶修干笑了几声。「别用那种噬血的眼神盯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想吃了我呢。」
「的确是要吃了你,哪有那么多废话。」对叶修一而再再而三的拖延,韩文清语气里带着明显的不耐烦。「脱衣服。」
卧擦!这货真的是韩文清吗?!
叶修一下子愣住。
原本蔫着的长耳朵也跟着竖起,耳尖还像受惊似地一动也不动,完全表现出叶修现在震惊的心情。



TBC.

评论(13)

热度(189)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