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all叶]你的耳朵露出来了(韩叶篇02)


你算个啥东西凭甚么叫我脱就得脱哥就是不脱。如果可能的话,叶修非常希望自己说出这句话然后赶紧掉头潇洒的离开房间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惜理想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

就算是处在震惊状态下,叶修还是瞧见了韩文清那越来越黑的脸色,为了自己明天能有完好的衣服并且可以自己用两脚走出去,叶修实践了大丈夫能屈能伸的精神,默默拉下外套的拉炼。不过本来嘛,兴欣制服说穿了不是什么复杂的造型衣服也没几件,不就是普通在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外套+T恤组合,最多加上底下那条裤子,却硬是给叶修脱了快十分钟才脱干净。

也亏得发情期中的韩文清还能忍耐着他的拖沓不亲自上场去动手,只是在短发上那两个不断抽动的耳朵很明显反应出他的烦躁。

全身上下脱得只剩下一条内裤的叶修,露出隐藏在衣服下的白净皮肤,头上两只长长的兔耳现在委靡地垂在头的两侧,像是畏寒似地直打颤。

房间里空调并不是很强,不过叶修站在原地还是觉得有些冷。

韩文清其实早在叶修弯下腰脱裤子时就已经快按耐不住,却又压抑着自己不上去动手。这时期的肉食类都特别暴躁冲动,很容易被激怒,攻击性也强,他并不想出现一丝失控去伤到叶修。

叶修裸露出的整个背部都落在韩文清眼里,黑色的发丝掩盖下的洁白后颈,下面的肩胛骨……他目光沿着那美好漂亮的弧线下滑,停在臀缝上方腰椎处那像团白云似地松软尾巴上。

很少露出的尾巴,大概是因为紧张所以在韩文清眼前左右摇摆晃动着。

摇啊晃啊,简直是招人赶紧上去狠狠给他搓捏一把。

「老韩你就乖乖待在那儿,等会看哥怎么把你料理得服服贴贴啊。」踢开缠在脚上的宽松长裤,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叶修抱着破罐子摔破的心态,倒是敞开了放垃圾话。

嗯,如果他耳朵能竖起来而不是垂伏着的话,可能会更有说服力一点。

「我等着。」嘴上这么讲,却一把将眼前那白白的身体拉进自己怀中,一口咬住对方头上脆弱的兔耳耳根处。

叶修耳朵上的白毛特别细软,像是一层柔软的绒毛,薄薄地透出底下淡粉红色的皮肤。在韩文清毫无预警咬上去时,叶修耳朵就因受惊竖起,只是这更方便了韩文清动作。他这又舔又咬,不一会就把根部那圈白毛整个都染上他的唾液,显得特别晶亮。

舌头上沾上了白毛,可是韩文轻一点也不介意。

「老韩…你等……唔……」叶修还想说什么,可是发出的声音都像在示弱一样打着颤。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兔子的耳朵因为布满神经与血管,所以是非常脆弱……并且敏感的。尤其是耳朵跟头皮连接那块,简直是叶修死穴。只要攻击那处虽不会令他直接变成泪眼汪汪或是身娇体软易推倒,却也着实使不出太大力气。

可说是制住耳朵得叶修!

而韩文清的确就是这么干的。相识相斗了十年,他早明白浪费时间跟这人斗嘴根本毫无意义,直接身体力行才是最好的手段。

韩文清上面啃咬着耳朵,一只手却已经强硬地按住叶修的腰,让他们彼此的身体紧密地贴合在一起。发情期时的本能让他不停嗅着叶修身上的气味,直到闻到熟悉的气味才稍微让他冷静一点。

叶修的气味。

那种淡淡若有似无的青草香气可以抚慰他因为发情期而暴躁的神经,同时却也让他喉咙感受到更深的饥渴,恨不得将眼前这人直接拆吃入腹。

他清楚知道这是能缓解自己饥渴的唯一。

按在叶修腰际上的手掌位置非常的微妙,刚好就在叶修那小尾巴下面又还没真正触摸到底下那两瓣臀肉,可是只要韩文清想往下探索,再往下一点就是隐藏在臀缝间那隐密的入口。因此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什么原因不停摇晃着的尾巴毛,就这样一直扫在韩文清皮肤上。

兔子敏感的耳朵被咬着,身为人类敏感的腰间又完全落在对方禁锢下,外加上清清楚楚感受到某个硬梆梆的玩意抵着自己大腿肉,叶修有种想暴动的冲动。虽然他不得不承认在这样高强度刺激下,他自己身体都产生了某种特殊热潮。

就算哥是只兔子,也是只能打的兔子!

大概是耳朵被制的反逆心理,叶修无视自己薄弱的战斗力,竟然头脑发昏地张嘴朝韩文清咬去。只是对皮糙肉硬的熊类而言,这种连攻击的边都没摸上,顶多就属于……床上的情趣吧?

皮上传来的痛觉,让韩文清眼睛瞇了起来,一手将叶修捞起直接就往自己床上扔去。

霸图给战队队员的福利还是相当不错的,至少韩文清房间里的床铺睡起来是相当舒服。床垫不软不硬带着洽好的弹性,铺着的洁白床单干干净净地还带着点被阳光晒过后的味道。

一等叶修被压制到床上,韩文清就毫不客气地开始在叶修的脖子上耕种出一个又一个草莓,用力地在喉结上深深反复吸吮,力道之猛简直像是想整个吃进自己肚子内。

「韩……呜……老韩……」双手都被压制着,叶修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摆放在盘上的大餐,任由对方享用。

两只兔耳朵耳尖部份因为充血的关系,看起来比刚刚要再更红了几分,就连叶修身体上的白皙皮肤下也都开始泛起淡淡的粉红。

「叶修……」韩文清在像发狂似地啃咬一阵子之后,终于满足地停了下来。

叶修的脖子状况现在十分凄惨,红红紫紫的痕迹一路遍布到锁骨之上,白皙的皮肤让这些红痕更是清晰显眼,照这惨况到明天早上还不知道能不能消掉大半。而且随着叶修大口喘气,头上耳朵也一抽一抽地抖动,这让韩文清又觉得牙齿开始发痒。


TBC.

评论(7)

热度(152)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