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葉亭

世界並不美麗。但也因此美麗無比。
─The world is not beautiful. Therefore, it is.─

[all叶]你的耳朵露出来了(周叶篇02)

青年头顶上那两耳朵十分精神,配上他主人那双水汪汪的清澈眸子,简直就像是在对叶修表示一种「求称赞」「求表扬」「求虎摸」的态度。
真是看着就让人想上去摸个两把……才有鬼。
叶修呵呵笑了两声,扭过头当做没看到周泽楷露出的耳朵。
「小周啊,你也看到了,就是间普通房间没什么特别的。」叶修面上不动声色地把室友丢在地上的脏袜子加上一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布团踢进对方床底。「你要没什么其它事,我送你出去吧?」
「前辈……」听到叶修的话,周泽楷脸上表情显得有些委屈。
虽然以前的前辈有时候也挺冷淡的,不过像现在这样完全无视自己示爱的表现 还真不常见。
他头上耳朵有些奄奄地垂了下去,就像是那种被主人无视的家犬,有些可怜兮兮地。上次轮回与兴欣比赛时,他虽然也察觉到前辈对他的态度跟以前好像有些不一样,可是那时候赛季才刚开始,兴欣又是以新队的姿态出现在赛季中,所以他也没机会去问什么。然后他马上又想到是不是自己表示还不够明显,所以前辈忽略了他的真诚。
周泽楷低下头皱着眉思索了下,抬起头眨着眼睛,悄悄走到叶修身后,将那个人的身体完全搂到自己怀中。
嗯,前辈的气味。
下巴在叶修的肩膀蹭过来蹭过去,周泽楷满足地呼吸着叶修身上的味道。
至于叶修呢,被抱住当下他差点原地弹跳起来。不过就算兔子的跳跃力很强,但被压制得死死的时候也是没有用的。
「小、小周,有话好说,你先放开我!」叶修声音感觉就像是紧绷的弦,显示出他现在精神有点紧张。
他确定他没从周泽楷身上闻到发情期肉食类的气味,那表示对方应该只是想藉由这种亲昵动作来表示亲爱之情吧?
如果只是这样叶修倒不是不能接受,反正长了对狗耳朵,就当成跟一只大狗在玩也是可以的。而且他也不是讨厌这个后辈,只是对于这世界的节操没什么信任感而已。
「前辈、前辈……」皮肤彼此磨蹭的感觉非常舒服,周泽楷根本舍不得放手。
现在并不是他的发情期,所以并没有那种急切想要发泄欲望的冲动。像现在这样抱着对方身体,也可以稍微满足一些周泽楷对叶修的渴望,他并不想这么快离开这个让他眷恋的味道。
周泽楷瞧瞧叶修头上,对于没看到那熟悉的兔耳朵感到有些不满足。
他很喜欢叶修那对长耳朵,又软又敏感,尤其是舔着耳朵根时,叶修都会发出让他非常兴奋的甜甜呻吟。
不管是肉食还草食,对他们来讲露出耳朵都是只有在对着喜欢的人才能做的事。就算是最容易失控的发情期,在自己不喜欢的人面前还是不会露出来的。
对周泽楷来说,叶修是他最想用耳朵一直对着的对象。
所以……真的真的,很想看到叶修的耳朵。
周泽楷眨了眨眼,一出手将叶修从地上横抱了起来,放到了一旁的单人床上。
「欸?!小周!」身体突然失重的感觉让叶修慌张地攀住了那名青年身体,就这么一个失误,等他想挽回已经来不及了。
叶修躺在床上,怔怔看着压在他身上的周泽楷。
那名青年能成为轮回的战术中心,就表示他善于捕捉时机,这种时候怎么会轻易放过。所以叶修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脸越来越靠近、越来越靠近,然后嘴唇上感到了重量与热度。
周泽楷的吻很轻,有点像是小动物彼此磨蹭显示亲昵时的那种接触。唇瓣与唇瓣摩擦着,有点痒,又带着另外一个人的温暖。
叶修能感觉到对方呼吸喷在自己脸上的感觉,而且开始用湿热的舌头在他嘴唇上舔来舔去,把他上下两片唇瓣都舔得湿漉漉的,这让他背上汗毛都竖了起来。
抿起的嘴唇才稍微露一个缝,对方灵活的舌头就得寸进尺地探进了嘴里,舔舐着里面每一处黏膜,甚至卷走了不少分泌出的唾液。
「唔……唔唔……」叶修觉得自己被吻得呼吸都不顺了,整个鼻腔里都是周泽楷的气味,而且这吻的长度简直是在挑战他的肺活量,一会功夫就憋得他是泪眼汪汪。
这也不是他愿意的,不过谁要是能闭气个三分钟以上还可以保持正常,叶修觉得他需要去拜师一下。
怎么每个人都喜欢把他吻得快断气,这兴趣不好,得改。
虽然枪王的行动力值得钦佩,不过叶修现在更在意的一点,抵在他大腿肉上那个变得硬梆梆的东西……该不会是枪王的小♂枪♂王吧?
他眼角余光撇到对方屁股上那晃得欢的小尾巴,简直可以预测到自己之后的惨况。
再次他在这世界里用身体学习到了真理,不是发情期的肉食类,也是需要贴上危险请勿接近的标签。就算对方看起来有多可爱无害,那也是个吃.肉.的。
还有,掉了的贞操……不对,节操就不要妄想还能捡回来。
「停!小周你停…呜……」趁一个空档,叶修赶紧张嘴吸气回血,他从来不知道能呼吸到新鲜空气是如此需要感恩戴德的一件事。至少在下一秒他嘴又被堵上时,他已经开始觉得看见自己血条刷刷往下掉了。
不过就在他被压在床上这样吻过来又那样吻过去时,还是敏锐地听到了逐渐接近这房间的脚步声。
叶修心中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用了超出他0.5鹅的战斗力飞快地把周泽楷一把拖上床,掏起旁边的被子把周泽楷的身体整个盖住——如果不去注意那露在被子外的脚的话,他的确做到了欲盖弥彰的效果。
就在叶修大口喘气的时候,他房门被人推开。
本来就没打算让周泽楷在里面待很久,所以当初叶修门关得很随意,上锁什么更是没有的事。
进来的那人是魏琛,走进来后虽然看了叶修几眼,倒是没对叶修现在的狼狈模样说什么。就这样走到床头柜那边,打开抽屉翻找起来。
叶修呵呵干笑了两声,难得觉得心虚不已。
不管怎么说,在叶修认知里把情人带到宿舍里乱搞,不是什么多光荣的事。




TBC.

=====

赶更新,接下去要出门几天没时间碰电脑更不用说更文了。
这次文里某个丧失梗是某位丧失的小夥伴之前点的,拖了好久才找这次机会写出来。

评论(7)

热度(168)

©銀葉亭 | Powered by LOFTER